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轰出】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02

前章指路:第一章

 

配对:轰焦冻/绿谷出久

TAG:ABO、军校、怦然心动???

分级:NC-17,先走心再走肾

 

  

本章摘要:但是他现在感觉到了,灵魂的某处地方在颤抖,他从心底里抗拒这股情感,然而感性又促使他在情不自禁地期待,他明白,或是他已预感到,或许这就是他的重生——即将脱离从出生时就伴随的深渊。

 

 

人生下来就是为了要吃苦的,安德瓦时常如此说。可他并不认为必须吃苦才是一种美德。安德瓦的教育方式非常粗暴,轰焦冻过去的人生中都在告诫自己,可以选择千万种生活方式,但唯独那一种,不要有。

军校的生活节奏非常快,忙碌而疲劳的课程及训练确实非常有助于人忘却烦恼。

轰焦冻拉开保险栓,握稳枪把,片刻等待,瞄准镜中如约出现了目标的身影。装上消音器的狙击枪只发出非常轻微的短促声,扣下扳机,出膛的子弹便飞速划破空气,几秒钟后稳稳当当地送进对方的额头。

这个位置视野开拓,风向绝佳,是个埋伏的好地方。

但是一旦得手,很容易就会被发现方位,轰焦冻得手后立刻收拾东西准备转移地点。轻轻吹拂的微风送来一阵硝烟的气息,感谢Alpha傲人的嗅力,他知道在他的附近已藏身一名同类,那是爆豪胜己的气味。在这场考试中,他最不想遇上的就是此人,至少别在刚开始时就遇上,一旦撞上,就得花费时间来一段周旋,只会增加顺利通过这场考试的难度。他不动声色地跃下楼去,扬起右手使出个性铺冰缓冲地滑到地面,然后迅速地朝反方向跑去。

这块活动的区域并不大,转个身都有可能和对手遇上。相泽消太似乎十分喜欢看学生彼此为敌的戏码,击杀虚拟敌人的最高者是赢家,然而他们想要赢得胜利,必须需要干掉同为竞争的对手。可以自由组队,当然必须小心自己的结伴同伙,毕竟这次考试并没有不能对搭档出手的规定。

轰所在的精英班级二十人有12名Alpha,4名Beta,4名Omega。现在考试才过去了十分钟,却已经有五个人退出了比赛。

“轰君,接受组队吗?”通讯工具忽然传出了饭田天哉的声音,轰焦冻沉默了一秒钟,拒绝了。一对一时,他清楚自己有多大的胜算,而结伴反而会增加危险系数,这实在有些得不偿失。

爆豪胜己战斗的方式非常粗暴也非常直接,无疑也是最暴露自己方位的打法,不需要他出手,迟早也会吸引到其他人的。轰闪身冲进另一栋大楼,空旷的场地中忽然飘下黏糊糊的蓝色球,他连忙闪避开。峰田实并不是那种足够独当一面的个性,对方的性格多半也不会主动出击,敢于出手,肯定是意味着——

轰焦冻下意识地顺着身体,甩出最大程度的冰道。

“哇啊啊,我靠,这种个性简直是犯规啊。”峰田实在上方开始惊慌失措地大喊大叫。

“最大电流!”上鸣电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轰立刻跳跃,移动着自己的位置。

“骗你的。”上鸣电气说,“怎么会一上场就来这个啊,喂,我说峰田?!”

峰田实非常清楚自己的实力,如果单靠自己,是无法赢得比赛的,虽然上鸣同学看起来不大灵光,但是就近组队,也没得选。他飞速地摘除自己脑袋上的葡萄球,虽然这种程度的战斗力弱得经常被人忽略,但是一旦被缠上也是个大麻烦,没人会任由这些粘球往自己身上贴。他们都在用彼此的个性逼迫轰焦冻往预定的角落而去。

轰焦冻微微蹙眉,释放了一道冰墙,他瞥了眼峰田实的位置,距离足够,上鸣电气忌惮他的个性也并不敢冒险靠近。他开始快速地奔跑起来,一边在自己的周围落下冰墙,立刻隔绝了他们两个人的视野。

“哇啊!”峰田实看着朝自己飞驰而来的冰道,立即转身贴墙而走。轰释放出最大的冰冻了技能,将峰田实严严实实包裹在内,瞬间冷空气便在这栋大楼内盘旋。

“这也太倒霉了吧!”上鸣电气在自己的周围释放出电流,然而轰轻松用冰做掩护就能贴身靠近。

这不是两个合适组队的人,送上门的轰焦冻也不吝啬收下。

他们击中的目标现在都会归到轰焦冻的名下,他的名字一下子就跃上了榜单。看到这个提示轰忽然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于轻率,因为现在,他大概也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目标。

 

这个地图的活动区域之所有狭窄,是因为大部分的地方都是海域,没错,这是一个码头。今天天气非常不错,靠近海边就能闻到咸湿的海风从远方吹来。轰焦冻没有一刻停下来,他需要不停地移动自己的位置,确保没有留下痕迹。

然而——

一道非常熟悉的气味在他冲向拐角时迎面而来,他几乎与绿谷出久迎面撞了个满怀。眼前的人显然也吓了一跳,不知道是被什么追赶,大致也是跑了有一段时间,此刻气喘吁吁。

“轰,轰君?”绿谷吃惊地看着他。

“绿谷。”他倒是过分平静。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动。按道理,他们没有组队,不是队友,现在应该是敌人见面直接开打的状态才对。绿谷在榜单的排名并不低,他行事一贯低调,而且善于分析,所以从考试开始就一直在不动声色地解决了不少的目标。

“八百万和切岛在后方。”绿谷回过神来后,便很快说道。所以他跑得这么狼狈不是没有理由的。

“他们在组队吗?”轰问道。

“是的。”

“你介意——”轰沉吟着说。

绿谷愣了一下,冲他微笑道:“成交。”

 

“轰君知道现在大家的大概方位吗?”绿谷边走边问。

“爆豪和饭田的位置大致知道。”轰说。

绿谷听罢便掏出自己的笔记本,非常快速地画下了一副简易地图,再逐渐标下现在还在比赛中的大家的位置。

轰在绿谷做这件事时只是轻轻了瞥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绿谷却仍然十分敏感地感受到了那道目光。

“怎么了吗?”

“你记性很好。”

“嗯……”一声不大好意思的干笑,“还好吧,只是在这里跑了几圈大概就记得住了,而且根据大家的个性,多少也能猜出来他们会选择到什么位置出手。”绿谷说到此处忽然停下看了看他,“虽然这么说会有些不好,但是轰君,我现在有个更好的主意。”

轰焦冻看向他。

“跟我来吧。”而绿谷只是神秘地冲他笑笑,示意让他跟着走。

“根据大家现在的实力,留到最后的大约有三组,八百万和切岛,常暗踏阴,小胜,”绿谷在前方带路,“所以我想,让他们先分出胜负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他说完后又补充道,“现在,我们反而可以去捉更重要的目标,轰君觉得呢?”

“不错。”轰静静地说。

“你会不会觉得这很作弊?”

“是有些讨巧。”轰慢悠悠地说,“可是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反正这场考试已经有很多无耻的规则了。”

 

轰之前就觉得,和绿谷出久合作非常和谐,更重要的是工作效率极高。近处的目标绿谷解决,远一些的由轰进行狙击,他们自由地在迷宫般的小道中穿行,轰不得不佩服绿谷的记忆力,只是走过一遍,他便记住了这块区域大大小小的道路,简直是个储存库。

他们随身携带的通讯工具不断地在提示人数减少,爆炸声越来越近。绿谷出久没有意外地盯着屏幕中最后剩余的人,不禁称赞道:“不愧是小胜。”

“需要——”绿谷刚开口。

轰焦冻就接了话:“不。”

再怎么避让,终究还是得遇上的。

轰知道,绿谷有一本特别的笔记本,上面记录了所有人的个性,优点与缺点,甚至是关于他自己的资料也分外详细。在刚才,他们很少的谈话中他问过这个,绿谷如是答:

“因为如果轻易地就小看某一个人,肯定是会吃亏的。而且记录对于我来说,能够让我理清思维,保持冷静,也便于分析,虽然小胜曾经取笑过我这个习惯,我倒是理解啦,毕竟对于你们来说,这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轰当时听完并没有对此发表意见。

现在爆豪胜己从远处怒气冲冲地朝他们奔来,他却忍不住突然开了口。

“你一直都是这样吗?”轰淡淡地说,他说这话时甚至带着一种困惑的冷漠感。绿谷出久都没能反应过来,他这话是想表达什么,虽然轰暂时也并不需要他的回答。爆豪胜己在雄英军校中是他曾最想要交手的人,他或许能够理解爆豪和绿谷之间的矛盾,这两个人在很多方面可以说是南辕北辙了。

“A计划?”轰铺出冰道,非常果断地阻止了对方的进攻。

绿谷做出了俯冲的姿势,坚定地看着来人,微笑着重复了遍:“A计划。”

 

这是绿谷出久在所有的考试中唯一得了A的一场。相泽老师在结束后问他感觉怎么样,绿谷发现自己说不出来,胜利的滋味很轻松,但又不仅仅于此。或许说,这是他在过去的人生中一直在梦寐以求的时刻。不是战胜了小胜,而是与同伴一起并肩作战得到了胜利的满足感,并肩作战,他喜欢这个词。

曾经他觉得这世界再没有比他更倒霉的小孩了,幸运之神从未祝福过他。和欧尔麦特的相遇是个奇迹,所以他很珍惜,然而每次想到此处也有一缕沉重悄无声息地潜入他的心房。他无比清楚地明白,这种战斗,是有一次就会少一次的事情。这就是代价,等价交换从来都是很公平的。

可是——大汗淋漓的感觉很棒,笑声在胸腔前震动的声音也很棒,是他说不出的那一种好。绿谷朝前走去,打开水龙头洗去脸上的汗渍。冰凉的水冲刷着他的脸颊,惬意到使他忍不住想呻吟。随后,是一股很浅很浅的香味钻入他的鼻腔,酥麻得他牙齿都开始发酸发软了。他不禁转过头去,看到轰焦冻就在距离他一米多远的位置。

那种气味,非常好闻。

绿谷在进校不到一天就听说了轰焦冻的全部消息,这年代,特别是有名的超级英雄,有什么新闻都会放上屏幕和报纸大谈特谈,英雄并不单仅仅是为大众平民服务的英雄,逐渐也在成为一种消费。

上次在模拟战场中他和轰说过了些非常大言不惭的话,所以昨天对方来道歉时他其实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不应该只有片面的认知就随意去批判别人,他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何况在这之前他们连朋友都还算不上。绿谷把头埋进水流中去,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还应该对轰多说些什么,因为上次受伤后,那个大名鼎鼎的安德瓦是去看望过他的,还说了些令他感到难以理解的话题。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会虐待自己。”一道声音忽然在他耳边乍起。

绿谷抬起头去,水沿着湿漉漉的头发和额头滑下他的脸颊。

“轰,轰君!”

“复查的事情——”

“啊,明天。”绿谷说,“其实已经没有大碍了……。”

轰只是看着他,“那约好了,绿谷。”

他说这话时脸色非常平静且不容拒绝,绿谷只好静静目送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

 

隔天去医院的路上,轰和绿谷非常默契地保持着沉默,不是绿谷不想说点什么,而是轰保持着非常安静的状态,令他实在不好开口去说些什么。而且,他总觉得今天的轰焦冻和其他时候,都不一样。

“就是这样,这个手掌,要留疤了。”医生这么说。绿谷出久伸开手掌,仔细地看了看,他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多严重的问题,他不是女孩,不会对这种事情那么过分在意。对他而言,这不过只是一个意外的伤疤。而轰就站在门外等他,听到医生这么说时,只是静静地垂下眼睛,这令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绿谷感到内心有些难以平静。

他不知道轰今天是要来见什么人,因为他们来的路上没有交流,但是轰看起来非常安静,一种特别宁静的,沉默的温柔。

今天的复查也不一定要来的,如果不是轰同学的坚持,绿谷想过就将它抛之脑后。他们走在医院的走廊上,这是一栋比较特殊的病房,绿谷起初并不是想跟着一起来,但是轰没有拒绝,他只是默许了同行。

他们路过了很多间病房,绿谷走着走着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摆,他觉得他正在窥探到一个秘密,关于轰焦冻的,或许影响至深的一个秘密。

 

在过去,轰曾经有来过这个地方。远远地在楼下看过,他没有上来探望的勇气。在他十三岁又再一次悄悄过来时,在楼下撞见过安德瓦,这个发现令他吃惊,同时也令他感到勃然大怒。他当时愤怒的样子肯定很好笑,也肯定很无力。

他只记得他跑过去,对着他的父亲咄咄逼问,积攒多年的仇恨就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他一边说话,一边簌簌发抖,说话的声音支离破碎,而安德瓦只是看着他,那种安静的目光几乎令他发疯。

等到他发泄结束,安德瓦才开口说了话。时至今日,他想到那些话语,其实早已经没有愤怒的感觉了,这数次令他感到沮丧不已,而此外,当他细细地咀嚼时,即使再也不乐意也不得不承认,至少他有说对了那一点。

“我想要让你明白一件事情,人生并不是每一件事都能如你所愿。你不想我成为你的父亲,但你确实是,你就是我的儿子,这个事实永远也不会改变。你可以不尊重我,但是——”安德瓦看着说,“你必须承认,你现在站着的人生起点比谁都要高。”安德瓦当时说完便转身离去,“这就是我给予你的,你永远不能否认这一点。”

安德瓦希望他能享受这些特权。

大概没有人能理解得了他和他父亲之间的战争,过去在他们中间有他的母亲,他们可以把控那种岌岌可危的和平。自从母亲被对方强制与他隔离后,所有的矛盾和冲突骤然就爆发了。

“——因为没有人教过他,他也是第一次做父亲。”

当轰焦冻曾经听着姐姐说出这句话时,感到极度的不可思议,他转过身去震惊地发出稚嫩的,又理所应当的责问:“为什么?你竟然能够原谅他吗?”

而他姐姐耸耸肩,用那种仿佛自己也不能理解的语气告诉他:“说不清,亲情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

他的童年缺少温暖,缺乏爱,但是姐姐在尽力弥补,他没有受伤害,受苦的都是别人,就像母亲一直在承担的东西一样。

轰原本一直不明白,在母亲亲自给他留下那个伤疤时——是曾想要杀死他吗?

她是不是——曾对他充满恨意。

她和他父亲,他们的结合合法,他的诞生合法,但这段婚姻从来没有给过母亲幸福,父亲苛刻、自私、冷漠。轰也曾想过,他的出生是不是被母亲当成过自己的污点。

这些想法并不是自暴自弃时才冒出来的,他在整理这些思绪的时候从来非常清醒,他甚至不介意将它们当作事实。

他的脚步就停在门边,那个他曾最爱,最亲密的人就隔着这层薄薄的木板,然而他却忽然间像丧失掉了所有的勇气。

他带来了郁金香,店员为他挑的最好的一束,这些新鲜的花朵甚至隐约还能闻得到芳香。他今天过来,想说很多东西,说“很抱歉”、说“我一直很想念您”、说“想清楚了自己想要走的未来”,他真的不想再停滞不前了,可是他现在站在这里,竟手脚无措,一步也不能再上前。

 

之前就说过,绿谷出久去雄英的第一天,听说过关于所有轰焦冻的传闻。其中有一件非常匪夷所思,同时也令人感到非常遗憾。现在,他亲眼看到了对方的踌躇,他想,或许那个悲伤的猜想已经被证实了。

他为什么喜欢欧尔麦特呢?虽然他是最厉害的那一位英雄,但他并不是那么浅薄,绿谷爱他,是因为他帮助他看清楚自己。

绿谷现在也想告诉轰君,他想让他明白,人们终其一生能够拥有的东西很少,追逐的过程就是人生中迸发出的火花,有些热烈、有些耀眼、有些充满光辉,但这些的前提是,那必须是他真正梦想的东西,是由他的意志作出的选择。

和安德瓦那唯一一次的见面令他更加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想,他也明白,应该告诉轰君这些事情的人,不该是他,应该是一位更合适的人才正确。

 

“轰君,我就在这里等你哦。”绿谷的声音适时地从他的背后传过来。轰焦冻侧过脸去看他,被注视着的男孩就坐在他不远处的椅子上,冲他保持微笑。

有那么一刹那,轰在想的是,原来竟有那么一回事,人,是真的能够给人带来勇气的。

轰莫名感觉到一股充沛的、富含激情的情绪涌上心头,在他拉开门的那一瞬间,手指不禁轻轻地发抖,但是他知道,这是必须,也是必将会迎来的时刻。

他该对这件事情,做一次真正的和解了。

 

    

tbc.

  179 15
评论(15)
热度(179)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