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轰出】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03

前章指路:第一章第二章

配对:轰焦冻/绿谷出久

TAG:ABO、军校、怦然心动


他不知道和绿谷遇见是不是命中注定,可他相信,那确实是一个奇迹。


绿谷没有问“谈话进行得怎么样?”也没有问“你母亲还好吗?”之类的话,轰并未在病房圌待很长时间,绿谷坐在外面安静等待了不到一个小时后,对方就出来了。那是所有看见的人都会明白他们拥有血缘关系的长相。轰的母亲出乎意料的年轻,并没传言中那种糟糕的状态,事实上,她看起来很好,非常平常,他是说,就像一个普通人。

谣言这种东西,从第一个人嘴里说出来到最后一个传播的人口中,几乎是完全不一样的。传播恶意这种东西一向令他感到齿冷。

他们之间围绕着的那股氛围,非常舒心,绿谷下意识间便低头露出了一个微笑,他本来也坚信今天是没有白来的。轰的目光移向他,他才慌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想着是不是要问声好或者鞠躬之类的。然而轰对那个人说了,说“下次见”还说了“我给你买了绿叶乐队的唱片”。

融洽到令绿谷觉得自己开口去打扰都是一种罪恶,所以他只是站在远处,一言不发地等待着。偶尔,他能感受到那道注视的目光落到了自己的身上,他猜测,或许他们正在谈论他。意识到这点总会令他开始感到紧张。可那种注视——很温柔,这是他能想到的最恰当的形容词。

在两人离开医院后,绿谷没有问,因为太多余了。他能感觉到同行之人的心境变化,少了沉闷的压抑感,和刻意表现出来的严肃。思及此,他抬头看了眼身边的人,后者察觉到他的目光后,两人四目对视。

不知怎的,绿谷莫名感到有点儿尴尬,但依然忍不住说出了心里话:“轰现在看起来很开心。”

轰焦冻的脸部表情很平静,是非常放松的那一种,虽然并没有露出微笑,然而脸部的肌肉舒缓令他看起来有股惬意的温柔。

其实他和他的母亲,是很相似的那一类人。

轰看着他,轻轻地说了一声“嗯”。


如果争强好胜,不能保证是否会忘记初衷,不论父亲是为了想成为第一才做了英雄,还是相反,他都不想要这些想法成为自己的累赘。而且,绿谷令他意识到,这让他在这之前的坚持看起来特别的傻,更像是在跟自己过不去,

“之前的事情——”轰开口道。

“轰君不会又是想要道歉吧。”绿谷及时地制止他,“为什么吃惊?你现在的脸上就很明白地写着心事呢。”绿谷说。

“绿谷很敏感。”轰只好道。

能说吗?有时候他觉得这仿佛就是他的本能,感知到别人的情绪,读取到对方真正的心意,虽然这种说法听起来特别梦幻,但这确实就是他的强项,所以欧尔麦特曾经说过,他或许是最适合成为英雄的那一类人。可是他从不认为英雄,是看什么人合不合适,因为只有能不能成为,这才是最关键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进入军校能够受到最专业的教育和训练,如果足够优秀,在毕业后就能进入到最好的军队,或许也能帮助到更多人。有能力的人,才能最高程度地去享受自圌由,所以他想要成为那一种人。

“我……”

“是句赞美,所以安心收下吧。”轰说道。

“我觉得我们每个人出生后,其实都在打补丁。”可能是觉得自己这突然冒出来的话太奇怪了,绿谷连忙摆摆手,露出一个有些腼腆的笑容,试图努力地说得更清楚,“就是,每一个阶段都会遇到什么事情让自己更成长,这不就是相当于游戏补丁一样吗?我们都在变得越来越完整,也会变得越来越合格的。”

他的本意是,不必把过去的错误都归咎到自己的身上,每个人都会比过去变得更好更优秀。这是他想正确表达的事情,然而面对轰焦冻,他却觉得未必需要说得如此直接,他肯定都能懂的。

轰听完缓缓地微笑了一下,应该是为绿谷这个比喻而笑的,但是对方努力安慰他的样子也令他想要露出笑容。他很少拥有朋友,也并不清楚拥有亲密的朋友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但是他现在有些明白,那种感觉应该和现在这些,很接近了。

“是啊,”轰听完却是转头对着他说,他的语气很认真,不容忽视,“所以这些话对你同样适用吗?”

绿谷愣了一下,轰却像只是随口说出的话般,并不再看他。

他和轰都是聪明人,能从这句话中听出它的真意,但是它太一针见血,以至于令他哑口无言。轰并没有追问他,或是再说出任何令他不适的话题。

他们只是沉默了。

——你曾想过在你看穿别人时,自己可能也会被看穿吗?


每天的生活都很规律,也极度有序地在进行。雄鹰军校今年实行改革,如模拟战场都进行了更新,每人忙碌得根本没有时间抱怨。只是有天,一向和平的雄英军校发生了轰动,一个Omega在训练场发圌情了,干扰了Alpha以至于差点发生了暴圌动。进入这所军校的大多数人,常常会忘记不同性别分化带来的差别和影响,因为军校管理森严,在这里的Alpha和Omega每个月都要定期检查与做心里评估的测试,一旦出现异常是会作出特殊处理的。

所以这个事件发生后,在院内还产生着不小的余波。

Omega在发圌情期发出的信息素会吸引着周遭的Alpha,两者之间彼此吸引,彼此牵制。军校顾忌这方面,Omega通常会和Omega或者Beta合作更多,避免与Alpha过多接触,因为自制力再强的Omega,也会无法避免地被Alpha强势的信息素侵袭。作为最高文明的人类,还是不能避免地投降于这种原始的本能,不得不说也是一种讽刺。

绿谷在第二性特征还没分化的时候一直认定了自己就是一个Beta,普通、平庸,也非常符合自己的人设。明明妈妈是个Omega,爸爸也是个不错的Alpha,然而到他身上却始终没存在过什么闪光点。

“所以绿谷要特别注意哦!”御茶子在课间说起此事时非常耐心地提了这个重点。

“啊、我一直都有注意的……”绿谷有点尴尬,毕竟由一个女孩子对自己提醒这些事,感觉还真有些微妙。

爆豪胜己听闻他们的话,不耐烦地发出一声冷哼,绿谷抬头看他,理所当然地被怒瞪了一下。他并不是个迟钝的人,对于别人的好意与恶意都非常敏感,然而对于小胜对他的排斥,一直很困惑。毕竟在当年,他把他当成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好朋友,那个位置直到现在依然很特殊。

“绿谷有在听我说吗?”御茶子捧着脸道。

“有的,不用担心,这个月检查的结果都是良好,很普通,不反常,没事的。”绿谷连忙说。虽然发圌情期一直被宣传得有些可怕,然而他保护措施做得不错,这方面倒是没什么值得担心的。

与其说这个,还不如顾忌眼下。


就在这些八卦的余波还没结束时,他们忽然就被召集了起来,非常紧急,似乎是有了突发状况,而且现在他们被召集在了军校正门,想来也不可能是课程的训练。

“你们都清楚昨晚发生的事情了吗?”相泽消太问道。

“就是那声爆炸吗?”八百万百说。

“有什么不对吗?”上鸣电气后知后觉。

“昨晚城市的几处福利院中心都受到了不法之徒的攻击,时间都在凌晨,所以发生得相当措手不及。他们不是普通的恐怖袭圌击者,全都是拥有个性的罪犯。更不巧的是,这两天大部分的驻守在这里的英雄因为每年的测评考核,恰好都不在。所以警方请求了我们的帮助。”相泽消太慢吞吞地说,“但是不要太得意忘形,这次我们是作为警方的辅助,希望有人不要过于莽撞。”

这件的恐怖袭圌击,有不少的人员伤亡,所以很受重视。因为受袭圌击的地方有几处,这次他们被分成了小队的形式。

轰焦冻被任为A组的队长。这是理所应当的选择,没有人有异圌议,但绿谷却觉得他最近和轰组合的机率有些过高了。

虽然他们比普通人有更多的自保能力,经受的也是专业的训练,每周有不同的实战课程,但这和平时的模拟训练还是毫不相同的。现实不可能允许按下暂停键,也不可能撤销危险,所以这次和警方合作,一旦有任何动向他们都不能单独出手,有情况直接跟上头汇报。

相泽消太在临出发之前只说了一句话:保持警惕,注意安全。


受袭圌击的都是市中心内的福利院,这些地方人员都很充足,饱和到甚至都塞不下其余的孩子。不止是出现人员伤亡,有些孩子不知所踪,下落不明。虽然事发过后已经通知了各路的英雄,但他们赶回来也需要时间。所有的人都已经被撤离了,建筑被破损的程度不大,但是依然可以想象得出当时事件发生时的惨烈程度。更诡异的是,他们是悄悄潜入了,离开之后才开始破坏,这确实匪夷所思。按理说,袭圌击者明明只要悄然离开,更是个好选择。

绿谷跳上一面残墙上,日光从破坏的建筑中照射,给废墟渡上了一道金子的光芒。其余的人员都在帮忙清理场地。为了预防,现在城市中余下的福利院都在受警方保护,人员也在渐渐撤离。

目前为止,没有一个犯罪者被捉住,所以事情毫无头绪,唯一能够知道的,他们袭圌击福利院,劫走他们认为有需要的孩子。

“轰君不觉得奇怪吗?”绿谷对着便携的通讯工具与轰焦冻交流,后者正从警方那边了解到目前所有的资料。

“嗯?”

“虽然可能有些想太多了。但是,轰还记得上次军校被袭圌击的事件吗?”

“嗯,虽然入侵军校后立刻就被院长及各位老师击退,但是这件事情引起的轰动在校内还是讨论了很长一段时间……”轰突然改了口,“你想说什么?”

“我只是觉得,这未免太过巧合,距离上次发生的事件不足一个月,现在就发生了这种袭圌击,而且不觉得手法有些类似吗?”绿谷说,他看着远处,梅雨酱和其他人正在帮助警方挪开石柱。他跳下地面,正想着过去要面对面与轰君交流的时候,耳机里传来了紧急通报的滴滴声。发送信号的地方离这里不到一公里远,很近,非常近,发送信号的地点——是一个流浪人员收容所。

A组人员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朝发出信号的地方赶去。轰在途中完成了与相泽消太的交流,他们是离地点最近的一群人,警圌察的行动力在这时候与他们相比还是更逊一筹,所以由他们先到达,减少伤亡程度。感谢他们今天的分组,人员的分配是可能在面对这种情况时,最优的一组。绿谷在这些日子的训练,个性使用的熟练度高了不少,他是第一个到达的人。

这家收容所占地面积不小,因为没有想到会攻击福利院以外的地方,并没有警方进行看护。等他们全部到达之时,硝烟的味道已经非常尖锐了,火光与烟雾在建筑的上方蔓延着。轰焦冻很紧张,肾上激素令他觉得自己的胃部一直被高高地提着。冷静,做一名合格的队长,面对此类的恐怖袭圌击事件,首先最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

“常暗君和蛙吹梅雨,迅速协助人员疏散与撤离,之后等警方达到后配合工作。”

“丽日同学清扫建筑里的障碍物。”轰说,“一旦遇上袭圌击者,立即请求集合,不可正面迎战,尽量拖延时间或撤离。”

“绿谷……”轰冲进大楼,追寻着爆破声而去,他说,“请协助我。”

他们往着同一个方向奔驰而去,绿谷进入得最早,所以现在进入得最深。这种收容所最初建立时就有些粗糙,恐怕是因为流浪人员过多,所以征服只能紧急修建的一个地方。后来容纳的人数越来越多,虽然有多次修葺过,但仍是少不了简陋感。所以它没有过多复杂的设计,绿谷第一个到达时就在外面跑了一圈。除了地方有些大,跑一跑基本就熟练了,因为每层的设计都相差无几。

“轰君。”绿谷边跑边说,“这里的院长告诉我,他们最先劫持的一个孩子,是刚送来不久的拥有个性的Beta。”

“拥有个性?”轰皱眉。

这个城市像流浪儿,只要拥有个性的小孩,便会由政圌府监管,以便培养成精英,所以拥有个性的流浪儿是不可能出现在收容所的。

“那个孩子上个星期才萌发了个性,所以政圌府还没来得及安排。”

话说到此处,两人都有些明白了。

“绿谷,小心墙。”轰刚说完,便使用了最大力度的冰墙直接击穿了顶楼上方,砸出了一个洞。

两人一跃而上,袭圌击者的影子在前方出现了。

“你使用个性的方式相当野蛮,甚至没有思考。”这是相泽消太的原话,“如果你愿意尝试学习你父亲使用个性的方法,你会登上一个台阶。”

轰想起相泽消太的评价,不禁咬紧牙。而绿谷擦过他的身侧朝那人飞驰而去,可one·for ·all的力量没能朝人身上丢去,就砸到了地板上。

——消失了。

怪不得对方的潜入实行得如此轻而易举,目前所有受袭圌击的地方,安保系统,全部都被破坏。对方的个性是隐形。

“轰同学,不妙。”常暗的声音从通讯仪传来,“大楼的角度不对。”

一道尖锐的破裂声在此时响起来,不是错觉,脚上的地面在慢慢地圌震动,几乎是立刻,几声爆破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石块从他们的脚下,上方不断地坠落。这栋大楼正在慢慢地塌陷。

“目前所有的人都作好了撤离,所以你们还是快点出现比较好。”蛙吹梅雨补充道。

然而就在他们要动的时候,身边掠起了一股风。他们看不见对方,只能凭着自觉招架。反正不论那种攻击,如果对方没有武器,只能近身肉搏。在出手之前,他们都做着防御动作,在风劲迎面而来时,轰往后躲避,抬起腿作了一个飞踢,踢中实物的感觉还真是非常不赖。绿谷配合着他的动作,在他的后方协助着。然后一道伤口出现在了轰的腹部,剧痛瞬间就侵袭了他的神经,他使用个性燃烧起烈火,因为顾忌着绿谷的方向,没有最大程度的让它们蔓延。

“轰君。”绿谷配合着他闪避开来,却在刹那间缩小眼瞳。

“气味。”他说完立即朝前方追了过去。

这并不是轰想要的初衷,首先安全撤离人员,然后尽最大的努力与敌方周旋好等待相泽消太和警方赶来,其余通通不在考虑范围内。他挪动一步,血就从腹部源源不断地涌圌出。

“喂,绿谷——”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能闻得到他身上的气味。”绿谷的回答气喘吁吁,,很快传入耳边的,就是肉搏的声音。轰追寻着破坏的声响追过去,每踏出一步都能感觉到地面在摇晃,无数的灰尘在空气中散落。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为什么要莽撞地追过去,你知道袭圌击者一共几个人吗?这样冒险的方式我之前就说过绝对不允许!”轰怒吼着,却只听到耳机传来断断续续的电流声,绿谷的声音断断续续。

绿谷的个性的破坏能力非常强,但不知道他是否因为摇摇欲坠的大楼在有意的控制,并没有听到声音,而且周遭的声响同时也干扰了轰的听觉,更令他感到畏惧的是,他不知道绿谷是否已经离他太远了。他往深处追去,跳跃到下一层。

好运。

打斗的声音逐渐清晰了,如果个性只是透明,所以排除有破坏力更强的威胁,他相信绿谷的能力,但是敌方目前的人数未知,这点他仍心有余悸。现在比起敌方,他对此更生气的是绿谷出久冲动的一意孤行,这种做法只会将自己与同伴的安全陷入危险的境地。

塌落的声音非常明显,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轰焦冻朝着地方奔去,绿谷的声音却丝丝咧咧地传过来。

“轰君——别过来。”

这种时候怎么可能听他的?然而就在他加速移动时,建筑撕裂与崩塌的声响立即从上空传来,这栋建筑在受到炮火的袭圌击后,现在在以最快的速度在塌陷。轰焦冻扬手,冰道从地板沿着柱子爬上攀岩,不到片刻就迅速地支撑住了他附近这块的区域。

“轰君!”耳机里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目标是否成功击败?”

“只差——”

“绿谷,现在立刻进行撤离。”轰粗圌鲁地打断。他能感觉到冰道在渐渐地被撕裂,他再多一秒都不能够再争取了。

“明白。”绿谷回答。

在断裂的声响发出时,轰立刻往最近的出口奔去。所有和他一起的东西都在坠落,在他跃出窗户时,身后的建筑和他以同样的速度在下落,破碎声震耳欲聋。轰在落地后,看着尘土飞扬的废墟才发现自己的手都在轻圌颤。断壁残垣间,并没有那个墨绿色的影子走出来。他调整呼吸,用力地吸气,胃部犹如被人攥紧了,每一次呼吸用尽力气。

丽日御茶子的身影在移开了不少的碎石,过了好一会儿,一道影子才摇摇晃晃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地上还躺着另外一个全然陌生的人。

轰面无表情地看着从废墟中踉跄走向他的人,对方狼狈极了,身体多处伤口都在流圌血。


绿谷知道明明有很多种解释,身上的剧痛开始变得麻木,然而每移动一步仍是不断冒冷汗。梅雨酱非常贴心地给他搭把手,将他带到安全的地带。绿谷总是能够轻易说服别人,饭田就曾说过他有一副好口才,所以现今他应当能够找到一个解释以及说服他刚才那么做的理由,事实上在朝轰焦冻走去时,他的脑海确实不负众望闪现过许多完美的解释。可是,当他看着站在前方迎接他的人,看到那个人注视着他的眼神时——每走近一步却觉得手脚发软,脑子极度缺氧,所有伶俐的话全都堵塞在喉咙。

“为什么不听指挥!”轰站在他不远处,说出的话非常冷淡。

绿谷出久愣了一下,他想要微笑,表示现在自己很好,哪怕是缓和一下凝固的气氛也好,可他只刚弯起嘴角,轰的下一句便接踵而来。

“你是不是认为以后在行动中没有队长也很好?!”

“不是……”绿谷震惊地看着他。

明明他才是发难的那个人,所以他应当有一张愤怒、 最好雷嗔电怒的脸,他应当更严厉,告诉绿谷出久刚才的行为有多幼稚,多不可原谅!

但是绿谷抬头却只看到站在他眼前的人,紧紧地抿着唇,脸色苍白,之后没有再多说一个字便甩掉他离开了。


那既不是虚拟的游戏,也不是模拟战场,是真实的,这就是现实,永远有突发状况,他不可能永远得到A。一个人差点在他眼前死去,无能为力的受挫感几近将他淹没,他甚至没有完美的自控力不去发脾气。

可他知道又不仅只于此。

就像是,突然间那不知名的情感触角仿佛已迫不及待露面,轰直到离开绿谷的视线后才骤然停下,捏紧了拳头。

他记得刚才每分每秒心跳加速,脑袋空白的过程,甚至是现在握紧拳头还是能感觉到指尖在发抖。

他害怕。

——他真的是,怕死了!

tbc.

服了这里的和谐程度

  152 10
评论(10)
热度(152)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