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冬盾] 他们走过的世界

你所知的,一切都将泯灭于时间的长河。

 

Bucky x Steve

 

“Hey!等等Steve,别把他们的玩笑放在心上。你知道我能邀请你。”Bucky从后面追来,即使是大汗淋漓也不能有损他的帅气,说不准这种运动过后的荷尔蒙散发更能令女孩儿疯狂。

Steve为他说的有点茫然。

“什么?”他还在为刚才的剧烈运动而喘气,瘦小的他甚至能令那位健壮的体育老师体贴地被允许不跑步。

Bucky耸了一下肩,“别在意Joson.”

Steve想起刚才那场足球赛上的嘲笑,撇了一下嘴,“他们说的没错,事实上你不要每次都帮我和他们斗嘴,你知道他们并不能影响我。”

“我知道,但……”Bucky沉默了一下,“嘿,你总在口不对心。”这年头除了性冷淡谁会真的不想和女孩联谊?他把手臂整个穿过了对方的脖子,热汗令他们整个都湿黏黏。

Steve承受着那个压着他的沉重手臂,显得有些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无数从足球场上散开的同伴走在了他们的前头,Bucky像往常一样收到许多道别。一些女孩则走在他们不远的周围,王子只要一个眼神,女孩们能一阵阵嘻笑地尖叫。

“周五晚上的学校舞会,只要你开口。”Bucky 在他身边真诚地看着他的双眼。

“没人要邀请我。”

“我在邀请你。”

“不是这样的,Bucky。我知道你的好意,但你并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舞会什么的,没有人会希望我去。而我就在家,还能帮帮忙,各方面的。”Steve擦掉额头的汗,阳光晒得他整个人都要红了,看起来有些怪异的特别,不是指坏的方面。

Bucky有点吃惊于他的话,他不喜欢Steve在那方面总是表现得这么丧气,就像他现在这个失落的表情他都不能说服自己不皱眉。相识多年他比谁都要清楚这个人的坚韧和意志的强大,他不就是被这么吸引的吗?于是他拍了拍他的后背。

“你要回去帮Rogers太太倒垃圾什么的吗?”Bucky笑得轻松好让自己不显得那么一本正经,他停顿了会才继续:“Steve,我希望你能去……”

察觉到好友望过来的目光,他继续:“你知道我不想被那些火辣的姑娘们灌得不知道要爬上谁的床。听着Steve我需要你,嗯?所以那天晚上你得来。”

Steve听到这里忍不住笑出声,“那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吗?”

“你知道我在希望什么。”Bucky知道他已经答应了,他搂了搂紧那单薄的肩膀好一会儿,之后才放开了Steve可怜的脖子,懒懒地几步上前把有人踢出场的足球给踢回去。夕阳光软软地打在身上,Steve突然觉得那些热汗也并没那么难受了。

Bucky刚认识Steve那会儿Steve并没有现在这样能说话,因为被排挤而独来独往,要不他一个人能坐在图书馆一整天,或者在校园的某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画画,总得来说孤僻又性格古怪,反正当时Steve Rogers是课后娱乐的话题人物之一。这并不光荣,而他从没听闻过Steve去理会那些和对此作什么报复的回应,他有自己的世界,如果你愤怒地继续张牙舞爪只会显得自己更愚蠢。

他庆幸能遇到Steve,即使刚开始帮助他打倒混混时被揍肿的眼角令他被父亲在书房罚站了一晚上。

和Steve交好后他打架的次数似乎就有些幅度地上涨了,那些挑衅和没家教的家伙们总是不胜枚举,而他总是英雄。Steve最令他头痛的一点就是对于应战毫不犹豫地从不会逃跑,即使白天鼻青脸肿来上学被某些人指指点点。

“他们有他们的看法,我不会去妥协,勇敢的人是不会逃跑的,说不定我下次就能赢了,Buck……”Steve习以为常地同他这样讲话,仿佛被揍得难看的人并不是他。

“你这个混球。”最重要的是Bucky每次面对着那样的Steve都毫无办法。

他只能尽量减少那种事情的发生,或者挡在他面前。当他第一次把他那个瘦小又病殃殃的朋友夹在怀里庆祝胜利,他诡异地感受到拳头带给他的满足,被人信赖的感觉真的挺不赖的。而蛮力原来也并不是和父亲说的那么一无是处。

“你怎么了Bucky,你走神了,不舒服吗?”Steve停下手中的笔关心地看着他。“要是你感觉累了,我们可以停止。”

“不不……我只是在想舞会的时候你应该穿什么?我从没看见你穿过正装。”Bucky随口扯了一个谎,看见Steve放下笔像是要结束之后才从窗户旁离开,他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脸,人体模特这种活果然并不轻松,如果不是Steve他想他不会再允许别人请求他干这个。

画架里的他才刚刚成了型。

“正装?”Steve显然也才想到了这个问题,他皱了一下眉又立刻地表现轻松,“所以我不需要去了?”

“Steve我想你并不知道上帝都会怎么惩罚不守信的人,为了补救……”Bucky来到他面前,然后抓住他的胳膊在沙发间的空闲里转了一圈。“我们可以今天就去定做。”

“别这样,太夸张了。”Steve丧气地摇摇头拒绝,即使他穿起来也不好看,他已经听过太多对于自己身材的嘲笑了,即使尽量忽视但他也还是会受伤的。

“为什么不!你不想Julie了?那姑娘不错,你可以穿着它去跟她约舞。”

“Julie?她是不错,uhm……我是说,你懂的Bucky。”Steve耸了一下肩,他不敢去妄想什么女孩儿。

“好了,伙计!”Bucky捏了捏他的肩膀,露出一个安抚的笑。

“正装交给我。”

就如那些姑娘看不上Steve,Bucky也看不上不喜欢Steve的小姐们。也许是他们相处的时间太长,除了Steve身体不好有些瘦弱他完全不能够明白为什么会有人不喜欢他的好友。

Steve有头好看的金发有好看的蓝眼睛,充满正义感,善良,会美术,也许所有人都看不到Steve的闪光点,但他就是这样认为,这个人也许有一天将会站在什么的顶端,收获鲜花与掌声。

无论发生什么,Steve总有Bucky的帮助。不管是打架的保护,生病的照顾,各种方面上的维护,他们总是亲密无间。但这并不是代表Bucky并不需要Steve,实际上,他一天看不见Steve就觉得自己不行。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像个孩子,明明他比Steve年长一岁却总是在对方一脸正直的长言长语里学到很多。就像对方的画那样,即使他看不懂,他也认为有一天它们应当被放进美术馆。

只要看见Steve他就觉得有力量。

如果问及旁人对于James Buchanan Barnes与Steve Rogers这对神奇的组合为什么能走到一起,ABCDE可能会都会不可置否地告诉你,“习惯它吧。”或者“真见鬼,别问我这么难的问题。”

他们好得能一条裤子两人穿,一个姑娘两人泡,更有大多数认为他们的性福估计还会彼此满足也说不准。

好了,停止这肮脏的思想吧。他们的关系真的再纯洁不过了,根本就没有互撸互助的这种情节,起码目前还没有。

Rogers太太要上夜班,有人今晚又将要孤独一人了。Bucky走上楼梯,那个温暖的小屋正发着光。他把手上拿的东西收紧,敲了两声门,就听见Steve的脚步声来了。

“Bucky.”Steve毫不惊奇地转身让他进去。

“你有吃了什么吗?”Bucky跨进去后问了第一句。

“别操心。”Steve回应他一个微笑。

这次其实Bucky从服装店带回来了Steve的正装。屋子虽很小,但日光灯的光线却相当充足。

他们两家距离不近不远,Bucky偶尔逗留太晚的话会留在这里过夜,也有和姑娘们玩乐得太晚不好回家而来这里,不过次数很少。Steve多数被他吵醒后都有些难以入眠,即使在睡梦中他也能感觉到对方失眠地翻身。

而在这里不管是厨房的橱柜,大厅的桌子,卧室都能看到一些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万分感恩的是,听Rogers太太的口头描述,Steve的身体状况已经比小时候强壮太多了。

“要热巧克力吗?”Steve走进厨房前问。

“多一点糖。”Bucky说。

他把手上包装好的盒子放在旧沙发,维修过无数次的那台黑白电视机依旧顽强地在发出声音。

过了一会儿,Steve走了出来,把两个一样的杯子放在沙发前桌子上,他们脚下的毛毯粗糙却干净。

“给。”Bucky喝了一口热巧克力,把那个盒子塞到Steve怀里。

“唔...这什么?”

“魔法。”Bucky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

试装将近了十分钟后……

“Steve?”

“……Bucky我觉得我不会打算把它穿出去的。”Steve的声音从不大的卧室里传出来,从语气上来就能够判断此时主人的表情一定尴尬万分。

“别别扭了,如果你不出来,我就要进去了。”Bucky把将要送进嘴的柑橘又停了一停。

“你是魔鬼吗?”Steve半天从里面忍笑飘来一句。

Bucky立刻笑,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觉得有时候折磨这个老友是真的有点乐趣的。

门被打开,Steve用手整理着白色外套的领子一脸不太适应地站在门口处,他看见Bucky的眼神,质疑地不敢再前进任何一步。

“我说过不合适,像个小丑对吗?”Steve停在那,浑身不自在的模样。

“不。”Bucky站起走近过去,他呼了一口气,“放松好吗Steve,我觉得不错,显得你更白,它很衬你。”Bucky伸出手摸了一下那勾勒出了明显曲线的腰部。“瞧,还这么性感。”他把双手都放了上去。

Steve被他耍流氓的表情逗笑,重重地给了他胸口一拳,Bucky装模作样地顺势倒在他身上,不放什么重量的。

“你击中了我的心,我死了。”Bucky说。

“死人不会说话。”Steve带着明显的笑意。

“我没有在讲话。”

“够了。”Steve大笑着不费力气地推开他。

周五当晚的舞会老实说挺成功。

Bucky搂着两个漂亮姑娘时不时地还要分心照看Steve,直到他被灌了几杯酒头脑发晕地推开那两个妞儿发现好友早已经不在身边了。他绕圈把人一遍遍看过去,Steve正坐在某个桌子的角落里同某个姑娘笑谈聊天。

“不错的发展。”他松开自己的领带,找了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静坐。他看见Steve发出了邀请,接着静静地看完了Steve的第一场舞。他们看起来相处得很好,所以他觉得自己始终作好不对劲就冲进去解救的想法有些滑稽可笑。Bucky瞥了眼不远处那对欲火焚身的情侣,搞不懂为什么自己非得这么可怜,他本该跟姑娘们正打得火热才对。时间也许过得有点长,因为直到Steve辗辗转转地找过来,他几乎已经快要睡着了。

“结束了吗?”Bucky抬着头看着头上的阴影。

Steve的心情显然不错,他笑了笑,“Lisa 讲她喜欢美术。”

听见这个Bucky有些愣住随后喷笑了出来,“你就跟她说了这个?”

Steve很正直地点头,“她懂得很多。”

Bucky非常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怎么就会认为Steve在女人面前能够像他似的伶牙俐齿呢?

“你该跟她再谈些别的。”

“其他的我并不擅长。”Steve的声音在他上方响起。估计是灯光犯的错,Bucky仰头的时候总觉得Steve的嘴唇湿润得可怕,也许他刚刚喝了果酒,他想着。不由自主伸手把对方的手臂拉了下来,Steve只能跟着弯腰凑近。

“你喝酒了吗?”他有些责怪。

“只是一点点。”Steve解释。

等他们这个动作结束后Bucky才发现这个举动和距离有些危险,太近了。

该说些什么的。

他嗫嚅着嘴唇感觉从喉咙里出来的气息有点烫。Bucky觉得他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他总拇指压过Steve的唇,片刻的柔软的触感令他大脑短路。

“我总想问你,它怎么这么红?”

Steve不知道Bucky要搞什么把戏,只是几秒钟的脸热就那只捣乱的手打了下去,“别闹了,Bucky.”

Bucky被他打得回过了神,朝他伸出手,Steve把他拉起来一步一步往家的方向。

过了不久……

“Bucky你能自己走吗?”

“能。”

他几乎全靠在那个瘦小的身子上,听见Steve的叹气声,被激怒地似地直起身子往前走了好几步,一点也不偏也不摇晃。然后他回过头去朝Steve狡黠地一笑,样子一点也不醉。

“我被你耍了。”Steve摊开手也笑,有点无力的模样。

“Steve!”Bucky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大声喊他的名字,以至于令他也不得不板直身子严肃起来。

“什么?”

“我还是会呆在美国的。”Bucky讲。

Steve有些愣住而后明白他在指不久以后到来的毕业季,他有些不解,Bucky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但就像Bucky无数次支持他的那样,他也会毫无条件地支持他。

于是他点了点头也一五一十地讲,“我也是的。”

Bucky像是对这个答案很了然,他走了回去,搂住Steve的胳膊,两个人重新走回家。

而舞会还没有结束,据说当晚精彩万分,成就数对佳人。

Bucky从没后悔过坚持自己的决定,即使为了那个他与家人闹了一个大得有些严重的矛盾。

青春总是无悔。

 

人有时并不能了解真正的自己,所以自我需要不断地被修正。

Steve想当个士兵,为政府为美国贡献力量。而画家在他看来成就不了什么,尽管他当时已经成为了美术系的大学生。当时的希特勒已经开始登上历史的舞台,只是蓬勃的野心还未显露于世足以令世界颤抖。

Bucky希望Steve当个画家,美术老师或者园长和教师什么之类的,他觉得对方一定会胜任这个,但他并没有去对Steve的发言说什么打击和丧气的话。如果每个人都看见Steve将这些话时的眼里的星光,谁肯定不希望它熄灭。

学校总是个和平的地方,过得足够单纯而简单,他们终日能够做的是上上课,偶尔玩乐,和姑娘小伙交流感情。

某年的一个春天,他们相约一起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近来Rogers太太的身体状况不是很令人满意,但Bucky希望Steve能够稍微地缓解一些紧绷的情绪。

“这是什么。”Steve翻了翻简陋的电影票,“喜剧片?”他笑了一下。

Bucky拿着可乐递了一杯过去,“是这样。”

“你喜欢这个吗?”Steve问。

“试试才会知道。”Bucky无所谓地耸了下肩,对现在的他来说只要故事能使人捧腹大笑就足够了。

“这周还有去什么别的地方吗?”Bucky问,尽管他知道Steve多数除了学校就只呆在家。

“前天学校让去看了一个画展。”

“你去了吗?”

“当然,要求性的,我们有一群人。”Steve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摇了摇头。

Bucky笑笑。

Steve把电影票在空中晃晃。

“谢了,Bucky.”

Steve理解Bucky的好意,让自己看起来显得更期待。

放映厅充斥着令人不太舒服的味,他们进去得有点晚,四周刚开场暂时还静不下去的嘈杂。寻着昏暗的光找到座位,幕布缓缓浮现出的黑白画面,当《Waikiki Wedding》播放到某个镜头,周围响起一阵有趣的笑声,Bucky转过头去看Steve,那人在昏暗的灯光里扶着下巴扬起了一个短小的微笑。

Bucky觉得有些温暖与安慰,他可能尚时还分不清有时对Steve过分关心的心情,但,有一天他总会明白的,他想。

毕竟时光那样长。

 

他们都不知道在更短的未来几年即将有一场战火将由波兰开始蔓延至整个欧洲。

而当时的布鲁克林还在保持原样,一切都隐藏在蠢蠢欲动的和平,他们还有大把的青春挥霍,知道命运到来的那一年,在他们彼此的生命里都抹上了重重的一笔。

 

 

fin.

在冬盾OOC的大道上走得很笔直啊。

  34 15
评论(15)
热度(34)
  1. 梦里梦外都沉醉秃杉 转载了此文字
    很喜欢这样的竹马文,每一次都觉得很感动,想要替他们珍惜这些时光。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