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无意义的片段们


①漩涡鸣人崩溃地趴在自己的工作台上,掉在桌上和地板的稿纸乱得不忍直视。漫画的更新遇到了瓶颈,他实在是快要崩溃了,想不到开头只是一篇为满足自己快感的热血少年梦想漫画能让他憋屈到这种地步。

宇智波佐助冲了两杯咖啡,从客厅悠悠地晃进来,把给他的那一杯放在台上的一角。

“要不是当初你把两位男性主角画得这么暧昧,也不至于能发展成今天这样。”他冷眼旁观,面瘫的一张脸让正发狂的人看得想死。

“这怎么能怪我,明明S和大N的关系再正常不过了,他们可是兄弟!兄弟!”漩涡鸣人说到愤怒之处还忍不住握拳。

“哦?”宇智波佐助意味深长地撇了他一眼,接着弯腰凑下去:“就像我们当初一样?”

 

 ②漩涡鸣人看着后视镜慢慢倒,这车是他拿到驾照后第一次开,有点紧张。在他即将顺利滑出去时,车屁股却蹭到了后面要离开的车。他愚蠢地不知道先该怎么办,还没让他想明白,下一刻,车屁股一阵猛烈地被撞击。他被吓得一身冷汗,回过神来简直火冒心头,蹭地打开车门,就要找那神经病理论。

而车主则是放下车窗,露出一张面无表情的冷脸,不耐烦地瞥他一眼,张开嘴唇嚣张地吐出了两个字:让开。

 

③“佐助?”漩涡鸣人挣扎着看着眼前的人。

“你太碍事了,鸣人。”宇智波佐助睥睨着他,满意地看着重吾的杰作,非常牢靠的查克拉锁链。“嗯?又要对我说教了吗?”一只手突然用力地攥住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暧昧地贴住他耳边慢慢地讲,“我要把他们一个一个全都杀掉。”

“什...么...”

宇智波佐助站起来,把草稚剑钉在地上,膨胀的恨意令他几乎怒极反笑,“哈?血债血偿。”


④“你还不明白吗?”宇智波佐助在远处看着那个跟店主套完近乎,又打听他行踪后就匆忙离去的青年,脸上有明显的倦意。他已经两天没睡了,这失眠令他眼袋涨肿,血丝张牙舞爪得自己看着都有些滑稽,但他拒绝去承认些什么。

即使是离开的时候,他也没有向任何人道过别。就为了这屁点情谊,过些年就能淡忘的交情,值得吗?

他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去,手中捏紧了列车的票。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什么人能令他动摇。

他仿佛是说给自己听。

 

 

⑤“……但我有时候会想,如果当初没有放弃,也许现在可能就不需要打电话了,我不需要去打听才能知道你的一切,睁开眼睛就能看见你,你离得我不远,我做错事你会过来骂我……”他哽咽了一下,“但,想到你也许恨我,我就知道这种美梦太自私了。”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说的都是真的,即使是你并不相信的那些,它们也……”

“转过身来。”

“?”

“你再哭得这么声情并茂我就不抱你了。”

 



⑥“校刊....?”鸣人拿着手机讲话,怀疑地瞥了眼他的书包,“唔...有什么有趣的新闻吗?”

“什么?相信我,那只是意外,Sa-ku-ra-酱。”听着女孩越来越明显的笑意,他开始发疯地绕圈,谁知道这只能令对方得寸进尺。

“我们为什么不停止这个话题呢?!”他无力地坐回床,听到了什么立刻又暴跳如雷地跳起来,“不!!!我才没有去回味宇智波的嘴唇!”

玖辛奈贴心地关上了房间的门。


 

⑦自从四战结束,佐助见到了四代火影,也回了村。

他盯着漩涡鸣人的脸,忧郁地拢了拢他的新发型:“木叶村的村草还是我吧?”



  ⑧“为什么崩坏的都是我。”

“因为佐助你的可塑性比较高嘛。”

“你居然懂这个词。”

“搞定了,你看。”鸣人把镜子推到他面前。

“这是什么。”他指着镜子里的妖怪。

“哦,王子殿下,您真美,能满足我一个愿望吗?”

“你发什么疯。”

“现在只差这个了。”说着,鸣人拿出来了一双高跟鞋。“看谁他妈还敢再说你美美美。”



  32 2
评论(2)
热度(32)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