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标题串烧

*有点猫病的文,佐助X鸣人


头顶上空的黑色滚云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夏日的晨光从白云层堆泄露,阳光正好。总之,可以证明那场三天两夜的暴风雨是被彻底榨干了。

热。

汗水不断分泌,后背的衣服干巴巴地黏在皮肤上,让人情绪焦躁,末日般的天气。宇智波佐助有些脱力从体育馆出来,一只手把湿哒哒的头发全拨上头顶,另外一只低垂着捏一个信封,十分钟前这东西丢在他了体育课脱掉的外套里。他撕开了它,内容非常的短。

展信佳:

如果你打开了它先别急着吃惊,容我感叹,你终于看到我了。这并不是我的第一次,事实上我给你写过的信千封未寄。我喜欢你,做过些许蠢事,还曾想追踪你回家。别生气,我就只是想了想,如果我真的做了就可太失礼了。

昨日台风严重,今天天气看起来不错,天空真蓝。

你一定在好奇我是谁?那么你猜?

 

献给深不可测的佐助大人。

一位陌生人的来信

by:小苹果。

 

宇智波佐助黑着脸看完这一封莫名其妙的信。

哦?有趣,这的确比那些文艺到令人牙酸的告白有吸引力。他回到教室,站在门口扫一眼叽叽喳喳的人群,春野樱撞上他的视线神情有些鬼祟,不知怎的,他就是捕捉到了那点隐藏的心虚,于是擅自地就把对方当成了第一知情人。太明显了,他还在心底补充。

很快地,在下午,他就再次收到了那封神秘的来信,就放在他的抽屉里,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展信佳:

从今天开始,我要每天都给你写一封信,游戏可不会那么轻易game over。 如果真的造成了你的困扰你必须得要告诉我,我是不会因此停手的。今天我们课上说到了“因果律的自修正性”,你对它感兴趣吗?如果,我是讲如果,你对我给你写信这事感觉有意思,我们长期往来。

我们能交上朋友吗?

 

他看起来像那么缺朋友吗?宇智波佐助把信扔进桌肚,不予置评。

第二天早晨,宇智波佐助已做好准备,果然,当他拿着水杯回来时,第三封信就放在了他的作业本上,这回对方用了信纸,白色纸张上印了两只蓝色,看起来非常温柔的金鱼。

展信佳:

我从没见过蓝色的金鱼。

看到这一句,宇智波佐助轻轻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紧接着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哼,你见过蓝色的金鱼吗?

好像的确没有。

深夜被一个梦魇压住,下半夜几乎没睡好。你肯定在取笑我,对吧?你是个性格恶劣的家伙。你知道大家都怎么说的吗?“我的男神是啥是gay”这个话题,在我们学校的BBS相当HOT!这个真的超好笑,这可并不是有嘲笑或侮辱你的什么意味,别绷着脸好吗。你的名字一直被大家暗地里说很伪直呢。

如果你在纸上看了一点污渍,因为昨晚我吃了意粉,茄汁沟忌廉搭配美味!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明日见。

 

这绝对不是个女孩,宇智波佐助看完了今天的这封信可以确认。没有哪个女孩子会这么挑衅他。每日娱乐节目,也算尽兴。他露出一个冷笑,把那封信收了起来。

鼬的朋友有一个刺青男,他记不住他的名字。那人的后背和手臂纹满了刺青,尽管手臂的大部分基本已经洗掉,模糊的印记却还在。他们现在正开车驱向郊外,难得的周末,天空显得很高远,打开车窗仿佛一股清新气息迎面而来。刺青男正听着广播电台里昨日深夜赛事的实况转播,几分钟后电台自动插播了音乐,If i asked you now,will you be my prince,will you lay dowm your armour.......

鼬不多话,靠在靠背上翻着不知道多少年前就落在这车里的《赎罪》。

佐助有些无聊透顶,他本就不该跟着来什么钓鱼场,在他看来刺青男总有些千奇百怪的坏朋友,重点,对他而言,他参与进来并没有太多能聊上的话题,他为什么要来?

他打开那封今天还没来得及看的信。

展信佳:

你一定在考试时得了高分是吗?你这混蛋一定没深刻理解过学霸和学渣之间的差别。我实在撑不下去了,于是挪用了一点点做题的时间写给你。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音乐,我能推荐我喜欢的歌单给你吗?请允许我这样做吧。

 

《Was möchtest du?》

《Two Men in Love》

宇智波佐助看到这里挑挑眉,我正在听。广播里几乎是深情到缠绵的男低音飘出来...

Who I am, it's who I am, it's who I am, it's who I am
    I'm in love
    I'm in love
    I'm in love
    I'm in love

......

《Hall of Fame》

《Sink or Swim》

《Summertime Sadness 》

《Whiskey Lullaby》

《I Survived》

《meantime》

最有趣的是,我从雅虎网站上看到了一篇来自天朝非常火的翻译厕所读物《我觉得我的室友喜欢我》,你可能不会去看?宇智波佐助真是个严肃的代名词。

最后还是强烈希望你去听《Dvier》,你一定不看漫画是吗?真可惜,你错过了很多乐趣知道吗?

 

 

 

你知道吗?你一定,你这混蛋……

这个家伙其实是借着告白的名字来教训他的吧?不好意思,我不看漫画,你跟我聊音乐,为什么不跟我聊聊电影呢?因为你不喜欢对吗?仗着自己一点爱好就来坪击别人,很了不起吧?既然学习这么苦手那么一落千丈就先好好努力吧,吊车尾的。

他默默地对着整封信吐槽完毕,立刻觉得心情爽了。

乡下地方空气清新,风景美。比较惊悚的是刺青男停车后就搬出了一套摄影器材,那些镜头一看就价格不菲。出人意料,他居然是个摄影师。

他们进了一个本地农庄,鼬去准备自带的鱼具和饵,这里很安静,呆着挺惬意。宇智波佐助抱着手臂一副面瘫模样面无表情地看着墙上挂的画。

《蝴蝶与梦》《灯花空老》两幅作品色彩斑斓,挂在这么一个简陋的农庄倒是挺特别的,也许是主人的品位不错。

星斗横幽馆,夜无眠,灯花空老......

一边这么想着,他瞥了眼埋头看书正看得专注而认真的女孩子,这里所能看到的只有一个干净的侧脸。还没来得及继续,主角就快速地打破了他的幻象。只见女孩又翻过一页,手指间挡住的粗糙封面七个大字——《霸道总裁爱上我》

宇智波佐助立刻一副被噎到了的样子,只能默默转身走了出去。

刺青男已经忙得差不多了。

“你要拍什么?”

“天空。”刺青男头也没回。

宇智波佐助抬了抬头。

棉絮状的白云很分散,天空蓝得像块琉璃。

“很有意思吗?有什么特别?”他懒懒地看着那人半蹲着身子,动作慢慢地在单反脚架前调镜头。

“你看不到的天空就没什么特别。”刺青男补上一句,“鱼眼镜头可以。”

宇智波佐助没啥表情,对对对,鱼眼世界,但能停止继续文绉绉吗。

“你要来试试吗?”刺青男转头问他,这个人像永远没神经,既感受不到别人的恶意也理解不了别人的拒绝,从第一天他登堂入室大大方方地进入他家开始。宇智波佐助厌烦与这样的人打交道,主要到底还是不擅长。很多时候他拒绝起来的样子相当别扭,沉默总是最好的武器。

那段时间那人与鼬如影随形,佐助严重怀疑鼬莫名其妙地去研究什么天文学,幕后黑手的都是他。

他没兴趣去看什么,无数人说他坏脾气,善变,性格乱七八糟,但这又有什么?他从来不去在意那些。他沿着小河流上的独木桥走到另一头,有些无所谓,反正他被传言的人生就是一部暗黑童话,他看得到真正的自己。

时间抓不住,就这么不紧不慢不知不觉,已一去半夏,他手头上的信已经有了厚厚一沓,而他从来没回过。

展信佳:

 

有生之年有可能得到你的回信吗。

算了,我原谅你了。

那今天我们来说什么好?我自己尽量把话题往你喜欢的方向上靠拢了。你玩网游吗?那单机?OK ,牺牲我,娱乐你。我昨晚玩了一款叫《杀阵》的单机游戏,天朝制作。你知道里面最有趣的是什么吗?许许多多的人质,还得跟敌人打暗战,杀死一个BOSS就能得到一枚鹰勋章。对,我死了好多回才通关。每次我死的时候音效就会跑出来“啊”“啊”“啊”

宇智波佐助终于忍不住笑出了一声,蠢货,逗破苍穹。

给我回信吧,只一两个词也亦可。我已经怀疑站在我这边的都是瞄不准的丘比特了。

你怎么能一点表示都没有!

我批准了的啊。

给我回信吧。

下次见。

宇智波佐助匆匆看完,依旧没有什么回信的表示。你批准我就得回吗,吊车尾的逻辑,主动权在谁手里没想明白?他无声地吐槽。一头立刻忙起刚才手头上停下的事,不一会儿嘴里又一边高冷地哼哼,算你有觉悟,牺牲你,娱乐我......

 

展信佳:

你看过《八百万次死亡》吗?一定没看过对不对?千万别去看,相信我,那是一部死的安眠曲,我睡着了。我知道你喜欢电影,毕竟你存在课桌抽屉里的电影票根那么多。

我看了《时间旅行者》,也许你看过,那我不谈这个。《荒岛惊魂》太邪门了,赞扬我吧,我才没有不敢看恐怖片。老实说一开始总觉得女主真是爱画地为牢,毕竟人鬼殊途不归嘛,但结局,你懂。其实我还挺期待有场床戏的,别用那种眼光看着我,青春期少年谁不爱看,不服来战!(性冷淡除外)

 

宇智波佐助躺在床上把信看完,他从没特意去猜测过给他写信的人是谁,他不关心,只觉得有趣能打发时间。他翻一个身,脑子突然冒出句特别文艺的词“三秋桂子十里梦”,这注定就是一个悲剧的故事。

那首Two Men in Love倒是被他时常循环地听了起来,虽然夸人他不擅长,但这首确实不错,耳机响起了熟悉的旋律,他闭上眼睛。

When I see the edge ,I can never hide See me running, running, running, running, running running, running, running, running, running ......

秋乏令他产生无尽倦意,睡睡多好,起码那里面总不会突然闪出一个他想象出的被标签为“白痴”或“吊车尾”的脸。

当凉飕飕的风开始在空气中窜行,宇智波佐助从校长室出来弄完了保送名额的相关手续。从今天开始,只要收拾好东西就可以不用来上课了。他回到教学楼,那些信依然还在不断地出现,他拿走今天的那一封。


展信佳:

我有点不好,嗯,我跟你说说吧。等我把沙漏重新倒过来,我要一次性讲完它。昨天周末,家里来了一位不说话的访客,反正从进门后他就没出过声。她好像和我家老头有些渊源,看着挺厉害的。我呆在客厅想听些什么但很快就被老头赶上了楼。什么节奏,这跟《三十九号半》那部小说情节很像对吗?这事还是得推后再说,我觉得它可能会有新进展,我会随时告诉你听的。

最后,我能给你打电话吗?

03-1010-0723

我的。

 

事情发展到至今,宇智波佐助这时才发觉......这真是个危险游戏,他快被对方带跑了不是吗?尽管他不想承认,情势变更,他好像真的有些入戏了。

傍晚过后他就一直猫在客厅的软沙发里,偶尔看看电视,再分分心看看手上的书。鼬上下了两次楼没看见那位平时少言的弟弟变动过姿势。

宇智波佐助有些猜不透和一点点的不淡定,他为什么非得去在意这个?他打来?我就非得去接?他下定决心准备从沙发起来,电话铃声响起的那一秒,他还是起身,瘫着一张脸接了起来。宇智波美琴狐疑地,习惯性地,转头去找他的大儿子,祈望能从他那里找到答案,而鼬只是一知半解地对她摇摇头。

“喂,佐助吗?”那边的声音传过来。

宇智波佐助终于在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后舒服地缓了一口气,果然是个雄性。为什么天才总找不到重点?可能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答案了。

“咳,你在听吗?”对方在那头有些尴尬的样子。

“嗯。”他高冷地从鼻子哼出一声。

话筒里果然传出了一阵笑意,典型的给点阳光就灿烂。嗯,果然是蹬鼻子就上脸的类型。

“佐助你在干什么啊?”

我现在还能在干什么?

“晚餐的鳗鱼饭挺好吃的呵呵。”

呵呵

......


他再也没收过信,取之而来的是每三天的一个电话。他们能说的话越来越多,更多的时候他只是扮演一个倾听者,很少哼声。

之后的某天,他们一起看了《美国队长》,严格来说并不是一起,只是同一天在不同的时间各自去看了那场电影,晚上回来后他就接到了电话,那头的人侃侃而谈,谈Bucky的那段耍得漂亮的(刺刀),谈Bucky对弱时的Steve类似独占欲的友谊,他们之间的那个要约与承诺,一切似爱而非的露骨暧昧,还有Steve有了血清变成队长后对妹子们垂手可得的爱。谈起拍摄美队1里的冬天看起来冷得剔骨,吐槽演员吐槽台词,宇智波佐助花了十万二分的耐心听对方扯淡,连他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在不在半途扣下电话。

我只是不想让他太伤心。

每天半个钟头就当给他的恩赐好了,他不无自大地想。可能他从没想过为什么非要浪费半个小时和他的电话暗恋者聊天?

宇智波佐助开始变得很忙,忙出国念书的一系列事。今天他从十字路口走回来的时候,远远在对面马路看到一个怀抱花束的男人,西装革履站在楼下吸引不了回头率。一个女孩走出来,劈头盖脸演起了偶像剧,我最讨厌你的十件事!自大,自私,自以为是,傲慢,沉默,冷淡,坏脾气,果断,绝情,不告而别!

这一切的闹剧,止于一个拥抱。

宇智波佐助眼皮跳跳,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没有不透风的墙,没有不走漏风声的消息。

当电话过了九点半还未响起之时,宇智波佐助与心中的小人斗争了半天,终于播下了那个熟烂于心的号码。他没想妥协,但,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如果对方不主动找他,如果断了这个联系,他能找到那人的方法几乎为零。他们并不是朋友,到底,还不过只算是比较聊得来的两个陌生人。

那就来见面吧。

他会很得意吧。

那头接起电话,他没来得及把喉咙里的话吐出,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就先冒了出来,“喂,你找谁?”

他有些失落地握着电话沉默,那边的人很快反应过来,“你要找鸣人吗,他不在家。”

没有人会像那个人那样对他有耐性,他赶在那面的人挂机前道,“能否麻烦帮忙转告他,我们明天在木叶车站见个面。”

“可,鸣人已经收拾东西去京都了。”

“京都?”

“他没告诉你吗?” 

 有吗? 当然没有! 

宇智波佐助中午后就到达了木叶车站,他从没见过那位“鸣人”,不仅如此还对对方的一切一无所知,这是一个豪赌,如果真的有缘,见面时他认为自己一定能从茫茫人海中与他相遇。

而另一头,漩涡鸣人手忙脚乱地还在喘粗气,一副正忐忑不安的模样坐在火车上,手里捏着最后一张车票。

还来得及吧,,我等了你那么久,你就等等我一次,不吃亏啊。

从上车后他就有些复杂地盯着车窗飞驰的景色。

他是来和我说再见,这个独白好像早已在心间回响了千万遍,他早已做好准备。

他得说,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宇智波佐助见面,最开始的信件不是力求一个结果,何况才彼时少年,不稳定性太高了,他对自己都没把握,何况连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还不太明白。距离遥远不是问题,无法对自己肯定才是最大的忐忑。当初写信的冲动,只是觉得这么折磨自己的人,却安安心心地过得滋润,却半点不知道世界上有他的存在。

很吃亏。

列车到达木叶车站已接近黄昏,人流量未减少半分,噪杂到令人有些无法忍受。漩涡鸣人走在人群里巴望着四周,没有人,没有那个巴望了快三年的身影,没有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看了看表,脸色难看得一米之内无人敢靠近。他终于站了起来,面如锅底地朝车站的出口走出去,直到现在他才肯定这是个愚蠢的决定,而他却做了,简直难以置信。

漩涡鸣人被挤得几个踉跄,车站转了一大圈,好不容易隔着黑乎乎的人头终于在那边看见了想找的人,他想开口呼喊那人的名字,而宇智波佐助却只像千万路人,冷淡扫他一眼,便走路带风地朝着人流方向消失离去。

 

他没认出他来。

也并没有人失约。

 

宇智波佐助第二天早上要去机场的时候,鼬从茶几上递给他一份快递。他特别嫌弃地从头到尾订了包裹一分钟。什么东西,补偿吗?最后的礼物?昨天早干嘛去了,知不知道我昨天等了你多久。他任性地想把这东西扔进垃圾桶,昨天愚蠢的等待令他此刻回想起来还有点失控。他站在门口好久,到底还是拆开了那个包裹。

一张祝福卡片,一张没有角度没有构图的照片。

展信佳:

一路平安。

鼬借助身高优势看到了对方手中的东西,一张背景人群拥嚷的木叶车站,一个男孩笑得有点过分灿烂的笑脸。

 

 

 

 

 

 

啊?这什么啊,小鬼头们把笔记翻到最后一页,想看到后续,故事却就此戛然而止。结束语还特别令人鸡皮疙瘩的文艺。

就让青春长笑当哭,且歌且行,彼此珍重,后会无期。

一窝蜂的熊孩子更闹了,带头的小鬼把笔记放回原本的位置。

 

记,漩涡鸣人的灵异事件薄。

 

 

 

Fin.

1.有生之年
2.彼时少年
3.一去半夏
4.你看不到的天空
5.三秋桂子十里梦
6.梦魇
7.危险游戏
8.独占欲
9.杀阵
10.Bayonet(刺刀)
11.南柯
12.殊途不归
13.画地为牢
14.知情人
15.时间旅行者
16.GAME OVER
17.蝴蝶与梦
18.赎罪
19.讨厌你的十件事
20.长笑当哭
21.我的男神是啥是gay
22.床戏
23.不服来战
24.登堂入室
25.温柔的金鱼
26.不说话的访客
27.摄影师
28.怀抱花束的男人
29.一位陌生人的来信
30.他们看了《美国队长》
31.深夜赛事
32.热
33.昨日台风
34.最后一张车票
35.三十九号半
36.他来跟我说再见
37.刺青
38.茄汁沟忌廉
39.鱼眼世界
40.秋乏
41.要约与承诺
42.Was möchtest du?(你想要什么?)
43.Two Men in Love
44.Hall of Fame
45.Sink or Swim
46.八百万次死亡
47.灯花空老
48.千信未寄
49.情势变更
50.因果律自修正性
51.瞄不准的丘比特
52.学霸与学渣
53.献给深不可测的佐助大人
54.梦境与现实
55.荒岛惊魂
56.唾手可得的爱
57.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58.仿佛清新气息
59.似爱而非
60.剔骨
61.霸道总裁爱上我
62.善变
63.Summertime Sadness
64.Diver
65.I Survived
66.电话暗恋者
67.暗黑童话
68.漩涡鸣人之灵异事件簿 
69.小苹果
70.幕后黑手
71.末日
72.永眠梦境
73.你猜
74.陷阱
75.如影随行,
76.暗战,
77.安魂曲,
78.meantime,
79.追踪,
80.三天两夜,
81.坏朋友,
82.亦可
83.鹰殒
84.人质
85. Whiskey Lullaby
86.独木桥
87.夏日晨光
88.最后的礼物
89.后会无期
90.沙漏
91.苍穹
92.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28 3
评论(3)
热度(28)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