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花邪]when love comes 02

吴邪还是带点宿醉的后遗症,要不是闹钟响了百八十回小花砸开他的门,他不一定能醒得过来。

霍秀秀估计一直在等他的回复,但这几天没见着人就决定亲自上来逮。霍秀秀长得好看,不是指一般的好看,系花不是吹出来的,人家还是个大家闺秀,追小花可能是她人生以来做过最出格的一件事了。

说怎么就那么寸吧,一大早吴邪就在楼道口被她堵了个正着。他心里咯噔一下,犹如万千头草泥马狂奔而过,一时也没有想好该怎么组织语言,只好眼巴巴先上前有些尴尬陪笑。其实他真的对霍秀秀的印象不错,好看的妹子就加分不少。

这事,即使是怂,迟早都是得说清楚的,他明白,但抵不了心里紧张,平时能侃的嘴居然也抠不出几个词来。这时候就足够彰显出胖子这个人物的重要性了,要有胖子这个死不要脸的活一下气氛就没那么多尴尬了。吴邪回忆起小花昨晚那脸色,心里一寒。说到底,事实就是他不能代表小花去接受,就只能委婉地如实去开口,简略地提了提。

“解雨臣跟你交代的吗?”

“秀秀……你追着他跑,他未必就能看得见你。”

霍秀秀静静地听,也没表现什么特别的过激反应。

“吴邪,你好直接,如果我是别人,可能会哭。”霍秀秀说。

吴邪胃部一紧,猛地退了一步苦哈哈地投降:“姑奶奶,求放过。”

可能是他刻意讨好的动作太夸张,霍秀秀也没再说什么继续为难他。

“其实我也早猜到是这样了。”霍秀秀沉默一会儿,“不甘心罢了。”她倒是没哭,只是心情低落很明显,也不比哭好看多少了。吴邪看着有些不忍心,这实在不是什么好滋味,他也找不出什么话来安慰。

“谢谢你了,吴邪。”

霍秀秀对他露出了一苦笑,静静的就走了。

去拒绝,不管是什么,怎么都显得有些残忍和不自在。本来,这种事情当事人当面说开比什么都管用,就这么一会子功夫他虚汗都下来了。吴邪心情着实有些有些复杂,想想又忍不住要骂娘,这状态到底谁失恋呢!说起来,也是挺失败的,他活这么大,别说女朋友了,连妹子的手都没摸过。姑娘呢,是好看的,要应付起来,他倒还真是不如胖子。

吴邪想了想还是决定走到角落给小花打个电话……总之最后电话就是没打成。他一摸口袋,别说手机,连个屁都没有。要不说人怎么喝凉水都塞牙缝,报应来得太快。他仔细地回了回想,这段路也没多远,他这一路上从公寓里直接出来也没机会去干什么,难不成买了几个包子……

吴邪顿时就悟了。可不是只有买包子那时候被偷了吗?就说那哥们怎么一个劲地往他身上蹭,他还以为自己长多帅阿猫阿狗都喜欢扒拉他,当时整个人都还有些懵也没多注意。

这下好了!吴邪骂骂咧咧地一阵肉疼,钱包还在。他是不缺钱可也不是多富裕,跟解雨臣那样的是没得比的。他爸是大学教授,虽然在家被当成个二世祖样供着,生活费倒是真的没打多,他平时也不是花钱会节省的主。银行卡几千块还是有的,手机也必须是得买的。生活费么,坑坑他家三叔就是了。

下午上了两节课,能逃的最后就逃了。还没走出校大门热得短T领口都要湿了,吴邪苦不堪言地用手抹抹脸,周围的姑娘都撑着伞,他一大老爷们走着是爷们了,晒得跟个傻逼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运气好,在大门竟然遇上了潘子,打了声招呼麻溜地就钻进车子搭了个顺风车。

好说之前那机子也跟了他一年,用得顺手,吴邪到了三星专卖店被柜台的妹子好言好语地忽悠,心一狠,刷卡买了只note4。拽着新手机出门之后,他都有些恍惚,这本来不是想凑合凑合就行的吗?手机这方面其实他都不怎么挑的,诺基亚开头都用了好多年呢,耐摔实惠,这年头小偷也不偷这个。

去营业厅补办了卡,吴邪在万达下面溜达,手边就有一家港味冷饮店,也不挑了,点了杯柠檬茶整个人就摊在椅子上,吹空调躲紫外线。坐了没两分钟,他悠哉悠哉地掏出还没撕开保护膜的手机拔通了电话。

“喂。”

“哟,小天真~”这荡漾的。

“你哪呢,待会帮忙占个座。”

“天真同学,这种芝麻事能别来烦你胖哥哥吗,不去还能扣学分不成?还以为你这么久不主动联络是寂寞难耐想起了胖爷的好。”

“好,没你身边的云彩好吧,怎么回事,几天不见就成了?”吴邪吸几口柠檬茶,毛孔都舒服地敞着呼吸。

“!”

“方向错了,你背后呢。”吴邪放下手机,胖子跟云彩在外面说了一会话,两人就分开了,胖子悻悻地挺着一身肥膘进来,嚷着嗓子就叫了一杯冰水。

吧台的妹子也是愣了,回了声,没有。

胖子不服气了,开个冷饮店还没两块冰?那随便来杯你们有的吧。

吴邪一副脸都被丢尽了,我不认识他的样子,低头就连接起了wifi刷微博。胖子坐对面一下子就挡住了玻璃门的光。

“没点什么要坦白的?”

“我倒是想告诉你我们成了,可我们家云彩害羞啊,不逼着她,反正早晚也是向着我。”胖子说得喜滋滋的。

吴邪看他装逼叨叨也不去戳破他,就有点好奇,“她就回去了?”

“她有伴儿,记得那谁不?地质学的那朵食人花,你老相好。”

“阿宁?”

胖子一脸你懂的地点了点头。

“她不会往这边来吧。”吴邪顿时坐不住了。

“怎么,真逼出心理阴影来啦?我说你也不至于吧,虽说阿宁那妹子够彪悍,当初你们还不是合作得好好的,她还能吃了你不成。”胖子立马压住他,恨不得撸袖子看好戏,哪可能就让他这么跑了。

吴邪翻了一个你懂个屁的白眼,挺忧郁地把柠檬茶一吸吸到底,“我也不是真怕她,就是跟她气场不对盘。”

“你管她哪盘对哪盘,他娘的又不是真要吃她那盘菜。”胖子掏出个诺基亚装腔作势地扬了扬手臂才按亮了手机。

“走吧,天真同志,俩姑娘让我们上五楼涮火锅呢。”胖子丢出那么一句。

别闹什么太套啊。

这就是吴邪正儿八经的面下真实的心声。火锅店在商场五楼,地方不算小,进去就看到上座率还不错。阿宁和云彩坐在靠大玻璃窗的位置上,云彩瞧见他们立刻扬了扬手招呼他们过去。

“super吴。”

吴邪硬着头皮在阿宁对面坐下,这种时候能做什么?他也只能回了一个傻逼的微笑。

“好久不见。”

阿宁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笑着看了她一眼,真是够意味深长的。比起这边的尴尬,云彩那边没一会就被胖子给逗得活泼地咯咯笑。

“你们点些什么吧。”阿宁把菜单递过来。吴邪接过来也没客气,这天就吃了包子,刚才那杯冷饮还让他的胃有些不舒服,估算着能吃多少就点了多少,胖子插嘴让他多点了几盘肉。

吴邪和阿宁有什么孽缘?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太值得说的。阿宁这个人比较强势,人长得清秀漂亮,就是性格让人不太能够撑得住。有段时间,他被拉进学生会帮忙,跟阿宁排了一个组,期间发生了一些小破事让大家都八卦地调侃他们在谈恋爱。说这个,他对阿宁是没什么意见的,但也并不能称得上喜欢,欣赏归欣赏,他可能就不太喜欢这类型的。

现在两个人能坐到一桌吃饭也算是难得。

“super吴,吃了这顿你不会还要继续躲着我吧”阿宁吃到一半突然冷不丁的抬头。

他一愣,胖子大手就一拦了他的脖子,快没把他呛死。“我说啊阿宁,你别就尽欺负天真吴邪啊,他这是纯情,说多了你们也是不懂……”

吴邪非常不客气地给了他一拐。阿宁都这么给他台阶下了,他不可能还没这点气量,他也顺势开了一个玩笑,“下次别再来个背摔就行。”

阿宁果然笑。

吴邪也是有些搞不明白了,怎么身边的人一个两个,就连妹子的身手都这么好?要不要报个跆拳道班耍耍?

辣得胃直抽抽,这一顿吃得实打实地涨,吴邪出了商场就热得受不了,打车回去的路上还时不时得撸一把肚子,司机师傅又特能侃,他还不能不给面子。到家的时候又出了一身汗,吴邪灌了一大杯冰水,从他进来,解雨臣的房间传来的动静不大不小就没停过。他的脸绿了绿红了红,又觉得小花没那么不靠谱。果然不一会儿就看到谢雨臣提着两个大的垃圾塑料袋出来了。

“你这是干什么,大扫除?”吴邪干瞪眼,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了,可能吗,小花多大爷啊。

解雨臣真的是不负他众望,脚踢了踢那两大袋,一副吩咐小厮的嘴脸,“帮个忙,丢楼道的垃圾桶。”

“少爷,你没长手吧。”他就不能惯着。

“少爷有赏。”解雨臣冲他抬抬下巴,半点不带耽误的。吴邪有时候觉得自己也就是欠啊,习惯成自然,这手也就真的伸出去了,过后回来,解雨臣总算停了。吴邪好奇,走到他房门口看着收拾出来的行李箱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这是要去哪?”

“去湖南一趟。”

“怎么了?”

“别问。”

“……”

“别的也没见你这么好奇,去哪了?身上一股味。”解雨臣坐床上看他。

吴邪闻了闻身上的味道,嗯,汗味和火锅味儿,这味道太美,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您忙着吧!”他讪讪转头决定还是先好好给自己冲个澡。

出来的时候,电视机正播着歌,也不知道是谁的,这年头反正这些明星就没法好好地唱歌了,连个歌词都听不懂。

吴邪站在走廊里,突然有些恍惚,昨晚似乎也是这样的,也是站在这里。不过现在他穿戴整齐,头脑清醒,兜里还装了点钱。他就轻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小花居然也能听见。

“当门神?”小花舒服地舒展着身体躺在沙发上,瞥了他一眼,把一个盒子扔到沙发的另一头,“小三爷领赏吗?”

吴邪走近,捡起来一看,顿时就想骂娘,事实上他也确实骂了出声。

“你哪怕是早给我半天也好啊。”他拿出那只爱疯6,实在是有些失力,真败家啊。把裤兜里的note4也掏了出来。“我也有今天啊小九爷,你心情不好会用哪只?”

小花有点好玩地看着他卖宝,“没想到你比我手快。”

“是第三只手比我快。”吴邪把那坑爹的事跟他说了一遍,打开冰箱,差不多也能用上空空如也这个词了。他扶着门换鞋,小花突然叫了他一声,“吴邪。”

他在心里算计着大概会让他买多少东西,就见解雨臣从沙发上挪起来了。两大爷们一起逛商场也不是没发生过,不过这不太平常,换句话说他和小花也都不是很喜欢来这种地方。吴邪拉了一个推车,啤酒拿了一打,解雨臣丢进来一桶冰淇淋。

“晚上吃点什么?”小花挨在冰柜边随意问一句。

“我吃过了。”吴邪说,“你随便挑点?”

解雨臣就捡了一袋饺子。上下都逛了一圈,该买的不该买的都丢进去,满满一车都快要放不下了。

“这些碗筷是什么节奏?”

“过期餐具,勤时更换。"解雨臣说得一本正经,表情倒不是那么一回事。不过吴邪也不会想听见“买来好玩”这样的话的。

“骗谁。”他嘀咕几声,推车离开。吴邪平时也不是对什么东西都好奇,他就是路过一童装的捡了顶儿童帽,才巴掌大,看起来特别萌。解雨臣在后边从他手中接过,放进购物车里,“买!”

够了啊。吴邪实在忍不住揪了一把还要继续丢东西的解雨臣,把那帽子丢回去。

“差不多点啊,待会提回去也是够呛。”

解雨臣看看那一车,确实也是买多了。嘴巴却是问,“今天吃了什么?”

“涮了把火锅。”吴邪推着车走,解雨臣跟在旁边。

“什么天气,吃火锅。”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问题并不重要。

两人排了快十分钟的队,相对默默无话。等他们把车里的东西全部都堆了出来,隔壁已经装了好三个大袋了。吴邪也是不忍心说,自从解雨臣站在对面,这姑娘就没敢抬起过头,连耳朵都是红的。解雨臣还没停,说句酸的,举手投足都让人觉得挺优雅,那种气质反正他没有。解雨臣掏出卡递给台里的妹子,手伸到旁边的架子上,就挑选起保险套。

这还只是开始。

“你喜欢什么味?”解雨臣扭头就跟他来了一句。

吴邪顿时脸都热了,他不是因为那一句,平时小花有更多不能直视捉弄和调侃他的话,这公共场合,他瞬间能感受到那句话一出,周围能听到的都在用什么眼神看着他。吴邪想和他同归于尽的心都有了,不开玩笑。

“吴邪,你什么表情,我不能买?”解雨臣的手指还在架子上徘徊。

“买买买,能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吗?你没看到后面的大妈都把我看成什么样了。”吴邪真是悲愤得牙痒痒。

解雨臣想必也是觉得好笑的,直到他露出了一个让吴邪想殴打的笑容,手的方向一转,拿了一块口香糖。他娘的这都什么人啊,吴邪真是服气了!

“怎么了,至于吗?一路上都不跟我说话。”小花进门放了东西就跟他说。

看到没,这语气,这路数,他就成了小气的那个。

“老这么玩,你还没腻啊。”吴邪把买回来的东西慢慢塞冰箱,他就不太明白,这些冰淇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的能消灭掉?

“你不知道你的反应每次有多有趣,记吃不记打,跟你说一万遍也记不住。”解雨臣开了灌啤酒,摔进沙发。

吴邪不跟他扯这个,两人东拉西扯不知怎么就说到了霍秀秀的事,吴邪真是松一口气。解雨臣半天都没理他,吴邪寻思着小花是不是要发飙了,但没有,没有发飙,没有生气,不止没有,对方还很悠哉。半天才平静回他。

“吴邪,恋爱谈的不是爱,是感觉。感觉不一定有你想的长久。”

吴邪真是忍不住了,“这是什么逻辑,你太悲观了吧。”

解雨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吴邪被他这幅模样看得莫名其妙,就说,“你有没有发现你(这个思考方向)有问题。”

“你没有?”

“……”吴邪感觉快沟通不下去了。“你也太要强了,光说话也要用文字游戏打败我。”

“吴邪,是你。你有没有发现你有一个毛病。”解雨臣收敛了那个不着调的笑,终于显得正常。

吴邪不明所以地看他。

小花的笑容看起来有些难以接近,“想打败我,一直不都是你吗。”

吴邪顿时愣住了,“什么意思?”

“这很重要吗?”小花仿佛对这个话题失去了热情,他又改变了态度,懒懒地对着手机玩起了爱消除。

吴邪对解雨臣这种恶劣的性格真是深恶痛觉。话都只爱说一点,怎么暧昧怎么说,这都他妈什么破毛病,还能治吗?

“小花,别玩我了。”吴邪压下一口气。

解雨臣没出声,直到他破了自己原本的记录,他看着榜单的排名,而后,才漫不经心地吐出一句十字真言。

“结论不重要,想法才重要。”

解雨臣终于看他。

“吴邪,你什么想法?”

tbc.

如果还有人记得第一章。

  47 16
评论(16)
热度(47)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