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雨中曲

*暂时不能正经的完成它,故事的大概至少可以看出应该是个狗血的故事。

他对自己的东西有占有欲,而作为一个有教养的孩子,他亦不会去肖想别人的东西。
所以大家知道谁也别想去分享宇智波佐助的蛋糕,即使他就让它放在那儿等着它发霉,也不会友爱的送给别的嘴馋的小鬼。
他就是那样的酷。尽管那大多数是形容大人的词,可宇智波佐助就在3岁起已经得到女孩们的这种称赞。
当他再长大一点时,拥护他的女孩就更多了。他成绩优异,那是凡人得仰望的程度,再重点,他长了一张非常帅气的脸。这样的五官凑在一块分明是犯罪。曾爱慕过宇智波佐助的山中井野如此直白的坦言过。
“他不需要说些什么就已经足够有吸引力,即使只是走路,你也能感受到那块空气是不同的。所以做了什么事情也都值得被原谅。”
佐助就是这样的人,大概是被上帝宠爱着创造出来的人吧,随随便便就能得到别人想要的一切。
他就是这样的毒糖果和刺玫瑰。
接着上帝又给了他一颗糖。

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是如此巧合,多变,不可捉摸。
佐助把桌前的碟子推开,他的对面,坐着一位不速之客。
“别这样……这个是为你专门点的,请尽情享用。”鸣人托着下巴看着他,眼睛里真诚得完全没谎言。

他才发现原来他的友人在女性周围其实挺受欢迎。佐助怀里抱了两本厚书和一个档案袋,他站在院内主干道的中间,鸣人被两个女孩儿夹在中间交谈,后者排除万难般匆忙跟女孩子道别冲他走来。
佐助好一阵仔细地看了看他,也许他确实是有某些足够吸引人的特质。他们能成为挚友大概靠的就是那一种微妙的东西吧。
他们并肩走着。
“几个号码?”佐助两分调侃地随便问了句。
鸣人很是正经地瞥他一眼,“我有喜欢的人了。”
佐助摇了一下头,这个回答,他并不是第一次听。

他的耳后根有种美妙的清甜,像新生的青草正沐浴日光中,佐助的下巴垫在他的窝肩上,干净的皮肤的味道,蓬松而软棉的薄毛衣。
鸣人伸出一只手不住的上下抚了抚他的腰脊。
佐助亲了亲他的耳垂,虽然他暂时还舍不得这个拥抱,但已足够摄取到些力量了。
“明天,这个时间我会过来,所以你要陪我一起吗。”他松开鸣人,从茶几上拿到那个档案袋才看向对面的人,眼神带着些许仔细的询问。
鸣人冲他咧嘴一笑,他似乎已经学会为对方思考了。
“当然,道歉得登门拜访。”
佐助也笑了一下,然后带着他的东西离开。


他开了ipod.

“There's a rhythm in rush these days,Where the lights don't move and the colors don't fade,Leaves you empty with nothing but dreams……”

鸣人抱着书走进来,佐助躺在沙发的中央看着他嘴里一边轻轻哼着。鸣人情不自禁的笑了笑,他发现这样日渐情趣的佐助还挺迷人的,尽管这个恋人已经很满分了,但怎么说呢,他把自己的背包挂在门边。
佐助待他走过去后轻松的搂住他,屋子里有种淡淡的柠檬味,明显的被收拾了一番,看起来都很是宽敞了一些。
“我有没有走错家门。”
“你可以讨好得更明显一点。”
鸣人捧住他的脸吻了吻他的唇,在佐助要笑之前再次吻住他。

他谁也没见,毛毯上落有一堆书,他读过那么多书籍。好的,坏的,大多中庸的故事都阅读了下去。可是千百万种方法,挑不出来哪一种能够解决的方法。
是啊,又怎么会,又怎么可能……那就会是别人的故事了。

他躺在床上,不断想起那张脸,那一双深蓝如海洋的眼睛。曾恋慕他,凝视他,看穿他……

曾经针锋相对,如今佐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去应对他了。想起来也有些好笑,这些年来好像尽把情绪都放在那上面,一点都不像他的作风。
爱或热情都会散去,哪怕是记忆也会随时间越发稀释得愈加模糊。
“已经没有意义了。”佐助平静的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他们终于有了一次心平气和的和解。

  22 2
评论(2)
热度(22)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