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爱你就像爱生命

0.6

沉默像天空的一场巨大乌云,将下瓢盘大雨。

怪事吗?
鸣人坐在车上,暖气令他好过了一些。鼻腔受堵使他呼吸困难,头脑不断发晕,他半死不活的靠在椅背上。不远处伸来一只手,凉得他快跳起来。
医生的指甲都修剪得很圆润,这样一双手,仅仅摆着不动都有些吸引力。鸣人从他手里接过一瓶鼻喷雾剂,能舒畅呼吸真是把他感动得快掉下眼泪。
如果可以,他愿意在这个时候回家,打上一通电话,窝在暖床里盖着被子在温柔的叮嘱里沉沉睡去。
“我们要去哪?”漩涡鸣人看着不断飞逝而过的车窗,随即发出一声惊讶。他看看外面的建筑,“……不是这条路。”
而沉默的领路人转头看了他一眼,眼睛像无涟漪的湖泊,不开口都带着一阵冷淡。
真新鲜。
真犯规。从他奇怪的出场至这种莫名的接近,这股隐隐无形的吸引力,令鸣人每次想起时都困惑的讲不话来。
宇智波佐助似乎都在代表了特别。
“到了。”佐助说。
鸣人一下就有些发愣。
“花不了你多少时间吧。”佐助下车关上车门,低声说。
如果不是过于诡异的气氛,如果不是对面的人过于刻板的脸孔,这也许真的是顿完美的晚餐。
雨水这时从远由近开始汹涌的打下来,不过一会,地面立即汇集了水流,噼里啪啦的像在跳舞。而餐厅的音乐和气氛却正好浪漫。
鸣人发起呆来,他想起了庭院的花,还有我爱罗未接通的那番电话,一下就有些心不在焉了起来,还从心底里升起了一股内疚的情绪。
片刻后他放下刀叉,冲宇智波佐助笑了笑,蓝眼睛生动得像会说话,“医生,请让我来买单吧。”

幻觉。
佐助又一次清醒的妄想着,他的梦中人扬着手掌伸来,顿的停住了,又在空中突兀地收了回去。声音从饱满的唇间吐露。
“佐助,有人找。”
鸣人的脸在他视线内来回不散,他转回头,门口站着一人,他名义上的女朋友。
“不去吗?”鸣人嘴里咬着水果味的糖果,佐助离开这种毒药似的折磨起了身,利落的收了桌子跟着门口的女人先走了。
据说,午夜的梦俱都是真实的欲望。
鸣人双腿勾着他的腰,脚趾被快gan捕获而蜷缩,随着他不停的抽动发出很细碎又模糊的低吟,饱满的唇被他的深吻变得发红。难以抗拒的痛苦和巨大快乐在鸣人身上不停的折磨,肉体不断相互碰撞,皮肤上的汗水发咸。佐助一路引领鸣人登上gao 潮,身体的黏腻已微不足道,丝绸柔软的床单磨蹭时十分舒适。
鸣人摸摸他的脸,睫毛湿得粘成一块。佐助压在鸣人身上,额头蹭在他的肩窝,巨大的满足感令他胸口发烫。
真好。
他感叹着。
随后,他醒了过来,胸膛的鼓噪提醒着这个荒诞的梦有多真实。
黑暗中佐助感觉到声响。金毛半跳上床,脑袋温暖的拱了过来。
佐助摸摸它的头,忽然觉得,现实也没有如此糟糕了。

tbc.

一直有人催,正好最近又想写中二病。

  22 11
评论(11)
热度(22)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