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春天、和你

(一)约会

佐助来得迟了,他推开玻璃门张望着,很快就找到了鸣人的位置,一个非常好的区域,即使在角落光线也足够充足。佐助轻手轻脚的入了座。

他睡着了。

趴着自己的手臂,细软的金发毫不爱惜的压在桌面,只露出半边脸,睫毛落着迷人的阴影,唇间的呼吸均匀的吐纳着,非常可爱的睡得很沉。佐助当下就愉快的决定,暂时不要打扰他,当然同时也是为自己迟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惩罚。何况,看着鸣人的睡脸,这种惩罚并不难受。

阳光慷慨的洒下来,打在他们的桌角,一大块金色落在他脚边,而窗外是一列绿油油的树荫,不时有路人经过。佐助由衷的露出一个微笑,再次尝试将注意力放在杂志上,然而……当他又再一次情不自禁把视线移到鸣人脸上时,他忧愁的叹气并妥协了,干脆大大方方的让自己诚实十分钟。

鸣人只露出来半边的眉毛很英气,细腻的脸颊上覆盖着薄薄的一层细小的绒毛。许是睡得太熟,饱满的下唇微微张着,佐助无意识的动了动指尖,在想象里描绘着那诱人的唇线。

[他总是用尽心思引诱你。]
 [那我干嘛拒绝呢,感觉又不坏。]

佐助伸出手指轻轻的触碰了鸣人的脸颊,扫过鸣人长长的睫毛,不一会儿便感受到那些睫毛如何颤抖的在他指尖颤动。

接着佐助便看见那双深海似的眼温柔的睁开了,静静的望着他,溢着欢喜与笑意,他是怎么做到的,那眼睛里像有光。

佐助同时感受到心跳骤然加快了几秒,他就像个陷入热恋的傻瓜,对方每个细微的动作都能带给他心动。

鸣人艰难的挣扎着要直起身,然而并没能成功,他懒懒的换了一个姿势将下巴垫在桌面,迷蒙的看着佐助的脸。

“你什么时候来?”

“你睡着时候。”

鸣人缓慢的笑起来,笑容逐渐扩大。

“现在想着怎么补偿还来得及。”佐助得寸进尺的说。

“好吧,是我不对,我不该在等了你将近半个小时之后还睡着,我还应该买好冰淇淋在楼梯等你,将冰汽水贴在你脸上,亲亲你,再讨好的讲,宝贝,你怎么来得这么及时……”

佐助忍俊不禁,鸣人越发来劲,他抓住佐助的掌心垫在自己的下巴上,眯着眼睛。

“所以,你是和心爱的姑娘约会结束并送她回家才想起我咯?”

“你不是从来不吃醋?”佐助挑眉。

“这要看你之后还有没有做些什么?”鸣人说。

佐助用手指夹住鸣人的下巴左右来回轻轻的晃了晃,“在她热情的要脱掉她的上衣,我只能为难的告诉她,我的男朋友很需要我,他离开我一分钟都不行,看见我和女孩走路都会吃醋,并且拒绝跟我亲热……”

鸣人大笑的直起身子来打掉佐助的手。

“我好像过于小气了?”

佐助搅搅杯子底下的冰块,低头抿了一口,摆出那种事不关己的脸来,“还好吧,做那种事的时候很大胆啊。”

鸣人低下头,脸热了。

“干嘛害羞。”

“在每次你不分场合的耍流氓的时候。”鸣人白了他一眼。
 他们重新点了东西,鸣人摊开佐助先前看的时尚杂志,开篇是当红超模的访谈,还有占据一整面非常色气非常妖孽的硬照。

“你刚刚在你哥哥面前说了很下流的话。”鸣人手指戳到硬照的脸,挖了一口冰淇淋,咬住勺子。

“他会习惯的。”

“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鸣人笑起来,眼里存在困惑和细小的惊喜。

“你好像很喜欢我这样。”

“你装酷的时候也很可爱啊。”鸣人大声说。

午后的阳光打在身上暖洋洋,他们沿着街区走路回家,远处传来很甜蜜的情歌,令人想微笑。佐助忽然握住了他的手,鸣人诧异的转头。

“问啊。”佐助面无表情的说。

“什么啊。”鸣人感觉到佐助把他的手放进了大衣的口袋里。

“谁又跟你说了无聊的话?”佐助又问。

“你也许可以尝试当一会傻瓜?”鸣人内心吃惊于对方的敏锐。他低下头真的沉吟了一阵才又继续轻声道,“唔…我不知道我是否会过于小心眼?你会认为这怪异或不舒服吗。如果我跟个女孩一样吃这些没必要的醋,毕竟我老早就知道你多受人欢迎……”

佐助停住脚步,将他往边道上拉近一点。

“所以你体贴的让我去和她约会,即使你根本一丁点都不乐意?”佐助一字一句的逼问,但唇角逐渐泛起的笑意根本没法令人忽视。

“……你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鸣人看着佐助的脸又不由的别过头去。

“你可以要求我做任何事。”佐助说完不满的盯着他的侧脸,“说话时你要看着我才有礼貌。”

鸣人摆正他的脸,有些幽怨的讲,“我有些时候不希望你那么受欢迎。”

“你擅自认为比起和你一起,我会更喜欢和那些女孩儿一起逛街?”佐助略不爽的说,“而我想我今天会那么做,只是想听到你诚实的说这些?”佐助捏紧他的手。

鸣人看着佐助凑近的脸。“所以我们没有矛盾咯?”

“在你承认对我有变态的占有欲后,我想没有?”

鸣人吃吃的笑起来,介于那种喜悦却又难为情的状态。佐助静静的看着他,好吧,他就干脆悄悄承认,鸣人笑起来的样子才是他最想要的。

tbc.

就是想要看甜的。

  62 8
评论(8)
热度(62)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