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你可以一一细数那些已改变的事物,那些流入时间间隙消逝无痕的事物,是你认为人渺小如尘埃的佐证。它们存在,仅只依靠稀薄脆弱的回忆能证明。

他叩你的门,但并不等你开。耳转动钥匙的声响,沉默窒息的扼住你的喉咙。 你听见楼下响来一声喇叭,妇人训斥孩童,自行车摇响碾过湿漉路面。他静静倚在你的门上,就是你永远也无法忘掉的那天,从楼外走道的窗户缝隙泻下来细碎光线,波及的黏在他发梢与肩膀,像发着光一样。

他的形象前所未有的生动起来,整个人好像亲近又无限陌生。而你最最难忘,是他抬头,毫不介怀,自然的,熟稔的冲你笑。

这就是你最后一次,看见的,他的样子。和最后从别人嘴里听到的“他死了”,他的消息。

他曾在你贫瘠、孤独的灵魂带来雨露, 他曾摄你心魂, 曾是你深深的渴望。

爱能证明什么?是指控,是质疑,是烙印,是踩着深渊的你甜蜜的天堂。

*

其实像这样沉闷,如同裹着蜘蛛网,令人不适的狗血脑洞才是最多的。

然而最后我也不知道站在门外的到底究竟是佐助还是鸣人。

一定要听歌,这首歌骚当一点也不骚|ω•`)

  14 10
 
评论(10)
热度(14)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