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花邪]想把我唱给你听

(一)

“你说什么?”吴邪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过来,脱衣服。”解雨臣又重复了一遍,脸上的表情十分认真,起码这就不是开玩笑的意思了。

要不要这么牛逼,他们刚下飞机才多久?这旅游几天灵感就真的来了?吴邪直接调头要转身回房,设计师总是脑子在炸裂,在苛刻的竞争环境下性格还可能被磨得越来越暴躁,越来越古怪,他就不可能永远都满足解雨臣所有的无理要求。

“不是说要我赢吗?”解雨臣在背后凉凉的飘来一句。

“现在打开你的手机,随便呼哪个模特都比我专业好吗。你的衣服我怎么穿得下去,我是标准吗?”吴邪没理他,更新才写了一半,他不想在断了三天的更新后还要爽约今天的更新。

解雨臣没出声。吴邪听见他毒舌还好,然而却是没有,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解雨臣正戏谑的看他。吴邪立刻意识到对这个人心软是不行,他狠下心肠进了卧室顺带反锁了门,决定不到晚饭时间绝对不会再出去。

吴邪是起点的网文写手,略有名气,曾经完结的一部三百万玄幻题材文卖得不错。本来写网文就是他大学生活无聊得一比才心血来潮写了写,后来读者多了,入了V进了榜单,不知不觉就写下了三百万,完结的那天晚上还感伤了一把。之后是有打算不会再写了的,但后来毕业了要找工作也没什么好的进展,就被同是起点写手的老痒威逼利诱,才又开了一个现在的大坑。

吴邪的文字比较实在,该简洁的不会多说一句废话。他现在更新的题材是都市奇幻文,带一些悬疑惊悚,关于女主他曾设想过好几种类型,后来觉得可能写下来有些麻烦就干脆省略,主角就剩下两个互相看不太顺眼的死对头。然后,文莫名其妙的火了,这还没到十万字呢,吴邪昨天登上微博都被增加的粉丝数量吓懵逼了,一直以为自己是还没睡醒。

底下微博回复的无一都是女孩子,狂热的腐妹子,撕心裂肺的求更多两个主角的基情戏。吴邪黑着脸打开艾特他的那条很热的微博,看了几秒钟又关了。得,同人图都出来,还是黄暴图,那画手是个粉丝众多的大V,转发直接就过万了,有些不明情况的都在科普这两人物出自哪。

吴邪很认真,很虚心的重新看了一遍上次更新的内容,无非就是两个主角晚上在火葬场的调查有了一些眉头,之后新人物出场直接给他们搞了一通破坏,还遇到了不明生物的攻击两男主角被迫躲在同一个柜子里头吗?明明这么紧张刺激,流血流汗的镜头怎么就基了。

老痒在微信跟他发了几条消息,无一都是催更的内容,倒是比他的编辑王盟还要尽责。

吴邪打开文档,一通噼里啪啦,现在还需要一点过渡的内容,所以写起来比较快。不知道是不是看了那张黄图的缘故,现在写两男主的互动都有些别扭。这文他没给过解雨臣看,因为心虚。他能说里面另一个男一号是以解雨臣为原型的吗?甚至外貌描写都跟解雨臣一毛一样的。

为了表示这几天断更的歉意,吴邪把写完八千多字发了上去,又准备再写点来个双更。

还没几分钟,微信叮叮咚咚的跳起来,一般出现这种情况的只能是王盟。

“老板(王盟对他的爱称),请每天保持这种更新速度!”

“这还会缩骨啊,我靠这么变态的技能点!?褚轩大BOSS不要太好炫酷。”

“还有顾森这股娇羞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我觉得他们这么唠叨家常有点不正常啊,这是要OOC的节奏。”

“老板你是看到了什么不健康的东西了吗?好好码字,答应我别去看微博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吗!”

吴邪心想你懂个屁,那些东西是自己飘到他眼前的,便他简单粗暴的回过去一句。

“你的废话太多了。”

他不放心又去浏览了一次刚才的更新,真没发现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不就是顾森被褚轩这太华丽的变身闪到了吗?这绝对是正常反应好吗,他偶尔对解雨臣那个妖孽男也会这样。

吴邪关了一切社交软件和网页,开了小黑屋,他写文享受绝对安静的状态,今天的状态也确实不错,他后面又更了八千多字,避免王盟叨逼他就先发给他过目,顺带让他帮忙更新。结束后一看时间,都快晚上19点了,一摸肚子饥饿感更明显。

解雨臣这一下午都没来打搅他,吴邪打开门,客厅传来对话声,他走了出去。解雨臣正在给一个男孩套上一件半成品的上衣,把嘴里的别针拿出来扣紧,腰部的线条就出来了。这模特很高,细腰翘臀,比解雨臣高了一大半个头,脸很嫩,看起来不超过20岁,看见他便笑笑的跟他打了个招呼。解雨臣没工夫看他,只吩咐一句让他叫外卖。

“土豪,你好意思吗?让人过来就吃个外卖啊。”吴邪说。

“我没事啊,吃什么都可以。”男模特很乖的冲他说,美人的杀伤力还是很巨大的,“我叫李漾。”

“我是吴邪,在杂志上看见过你,你没什么忌口的吧?”吴邪坐在沙发上一边翻起外卖单犹豫起来,他听说模特都是不随便吃东西的,而且这个模特很火,解雨臣居然能随便就把人拉来,也是钱多路子广。

“没关系,又不是顿顿都这么吃。”李漾没什么所谓的摇头。

吴邪听他这么说就心安了,叫了粤菜。

吃完饭都过了八点,李漾先走了,解雨臣整理地上乱七八糟的布料和工具。其实这公寓有一个工作间,吴邪问他怎么整到客厅来弄,解雨臣答,我喜欢。

吴邪帮他把图纸收好,看了其中的两三张,这些都是解雨臣毙掉的图稿,风格太花哨的设计都不要了。他们算是发小,解雨臣跳过级后来就直接去国外读书了。所以他们之前能呆在一块的时间也不多,后来解雨臣回国发展,成了他的房东。解雨臣跟他印象中的并不一样,至少他没想到对方会去念服装设计。然而自从住一起后,他才算开了眼界,毕竟解雨臣也是他头一个见过把缝纫机用得这么出神入化的男人了。

现在解雨臣开了一个工作室,准备创立自己的品牌,壕无人性,他不是没听过小花训斥犯了错的员工,口水跟砒霜似的,一个字一个字都毒得人心肌梗塞。

“这位爷,我要在你手头下工作,怕也是要折寿啊。”吴邪那会等他下班目睹了全程,之后心戚戚的吐出了这句话。

解雨臣忍不住笑笑,说得并不很认真,“不如来当我小秘。”

吴邪听完狠狠丢他一支笔,“去他娘的小秘。”

“要不要我到你的小网站投几个月票,砸点起点币。”解雨臣吃饱喝足并没着急做衣服,舒舒服服的窝在沙发上,他整套衣服的设计都决定下来了,不急于一时。

“还别说。”吴邪也有点谜,“这些天给我刷票的人有点多。”

解雨臣划开手机屏幕,想了想觉得有些意思就说,“就你那天说做死人生意的题材?”

吴邪满脸黑线的看他,“你别找了。”

“飘在首页呢,关根大大。”解雨臣又笑,朝他眨了眨眼,“你当初怎么会起这么禁欲的笔名。”

“看来我说随手打的你也是不信了。”吴邪已经不想再听别人讨论他这个笔名了,吴邪两字写得潦草点也是跟吴邪看起来差不多的。他看解雨臣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一时还真有点心虚和紧张了。

“咳…那什么,”吴邪没话找话,解雨臣挑眉等着他的话。

“要不要吃个西瓜?”

“……”

解雨臣细细的打量他,取笑道:“你很心虚啊吴邪。”

吴邪知道怎么都会有这一关,大手一挥放弃了挣扎,不就是借鉴了个人设吗?他又没写什么不能看的小黄文,看吧看吧,反正给他多砸点钱。他这么想着就心安理得的摸去洗澡了,解雨臣难道还能咬他吗?

吴邪从浴室出来,偌大的客厅连个鬼影都没有,解雨臣大概把东西都搬进了工作室,门都关紧了,大概也是不想被打扰。

他回到房间,王盟告诉他更新已经发出去了,微信留言还苦口婆心让他更一下微博,好歹继续保持人气。

吴邪不常上这个微博大号,感觉说什么都不太方便,总得来说,他还是比较喜欢在微博小号上放飞自我。旅行拍的照片全都导进了电脑,他翻了半天,发现拍的照片真是怎么二逼怎么来。还苦哈哈的发觉自己不怎么上相,反倒是他随手拍的解雨臣分分钟都可以洗出来卖钱。

他随便挑了几张风景图,为了凑够九宫格,又添加了最后一张照片。那是吴邪和解雨臣到的第一天拍的,两个人在沙滩上的剪影,解雨臣还比了一个V字,他自己手里拿了一杯果汁。

吴邪看了看觉得还算满意,打了几个字发了出去。

王盟正在外面小饭馆吃炒饭,手机忽然传来微博特别关注的提示音。

“有人来让我更微博……”往下附加九张图。

王盟一看差点没把炒饭从鼻子里喷出来,他赶紧切回微信,飚起手速赶紧给某人发送信息。

“老板,你这特么是要出柜的节奏啊??!”

迟迟没人回,王盟又切回微博刷了个新。

老痒V:祝福//关根:有人来让我更微博……

今天20:48 来自微博 weibo.com转发(364)评论(556)点赞(1123)


王盟卒。




TBC.

好久没写花邪,依然OOC,好难啊讲真!

谢谢狗狗帮起的文名和人物姓名~


  39 10
评论(10)
热度(39)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