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直到万物终点

(一)

鸣人伸手抹掉玻璃窗上厚厚的一层灰,透过干净的那一块好奇的窥探,只见得着房梁上面裹了不少的蜘蛛网。树林深处这样一栋遗失而孤立的老房子,立刻引起了他过剩的好奇心。

鸣人粗鲁的拉起衣服的圆领擦了擦额头的汗,他热得要命。刚才他确认过了,大门是锁着的才只好绕到周围的窗户来。

他们一家刚搬来这个北部的小镇没几天,好奇心旺盛加上新鲜感还没散去,这天中午他便早早爬上山来冒险。车子开进小镇时,这座山峰就引起他的注意了。他从小就是个鬼机灵,胆子也大,虽然以前常常被小樱讲鬼故事吓得魂不附体。但是现在他也大了嘛,都十三岁,也是个男子汉了。这个时候想起小樱不得不令他有些伤感,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他整个中学的学业恐怕都要在这里完成。

他后退了两步抬头打量这个老房子,二楼的窗户也都严严实实的紧闭着,已经不知道多久没人来过,灰尘重得能拍出来一斤。

他绕着房子走了一圈,这周围的树长得十分茂盛,风吹过树梢发出十分令人舒适的窸窣声。他脚下踩到一块石头,不小心的踉跄拐了一下脚,抬头间望见这边的窗户简直喜上眉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久失修,风雨太大,一扇窗已经完全打开了,玻璃碎了一地,鸣人有些兴奋的凑了过去。

他的视线正对着的是对面的楼梯,大厅内铺着厚厚的印着花纹的地毯。水晶吊灯爬满恶心的蜘蛛网,几张椅子摆得乱七八糟,过少的家具让这个大厅显得很空荡。

视线往上移。鸣人随即不仅打了寒颤,一股阴气窜上他的脊背让他背后一阵发凉。因为这大厅的前方竟然放了一副棺材,这棺材很细长,灰扑扑的颜色,并不是一般的木质材料,而是一副铁的。鸣人把脑袋整个伸进去,隐约只看得见那上面雕满了图案,正上方还放着一把十字架,并不特别的那一种。

理智告诉他应该回家了,说不定玖辛奈已经等得他不耐烦,他回家要吃好几个拳头。但是愈加强烈的好奇心却盘旋于他的心头,像在他心里一直挠着痒痒。说实话,这会光线很充足,正值中午,屋子里看上去很亮敞,并不使人感觉很害怕。鸣人喜欢一切英雄电影,当他打开另一扇,跳上去的时候就开始安慰自己。

“从现在开始想象自己是钢铁侠。”

鸣人把双脚踩在深色的地毯上,那一瞬间鸡皮疙瘩顷刻爬上了他的脖子,甚至有些后悔想立刻转身逃跑。他细细的,同时谨慎的打量四周,深呼吸了两回才有勇气让自己继续走上去。

他没有看错,这个长形的东西确实是铁质的,他拒绝去称呼它那个名字,那样会令他感觉不舒服。它的四周刻满了繁复的花纹,看起来十分有美感,雕刻它的人更像在对待艺术品。在十字架的下方还刻了两串细长的外文,鸣人无法将它们解读出来。

这地方安静得似乎连空气都是凝固的,甚至如灰尘落地都能听出声响。他凑得更近了些,十字架比教堂里神父拿着的那些要大得多了,而且上面同样刻满了字。他犹豫了会,忍不住伸手解开了十字架上的红绸带,经过时间的沉淀它已成了颜色暗淡的暗红色。

可十字架却依然纹丝不动,它似乎已经被烙起来了,紧紧的贴着下面的铁块。鸣人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这个地方他已经冒过了险,并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而现在他的肚子很饿是时候该回家了。

他还没来得及转身,一声巨响便突兀在这极静中炸开,相当突如其来。鸣人吓得一屁股直接蹲坐在地,心跳差点窜出嗓子眼,他胃部一阵发紧,小腿发软,短促的从喉咙发出一声怪叫。

一只冷冰冰的手捏住了他的脖子,鸣人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人。这个人浑身上下带着一股浓重的如同死人的腐朽的气息,难受得几乎让鸣人反胃,但接下来的几秒钟他就闻不到了。

喉咙被股大力掐住,痛得嗓子直发甜,鸣人大脑子缺氧得几乎要翻白眼,下意识的剧烈蹬腿。直到他倒在地上,感觉天花板不停的不停的在旋转旋转旋转,厚重的毛毯像一股漩涡不断不断的往下将他拖陷。他曲起身子开始剧烈的咳嗽,有好长的一会眼睛根本看不清东西,满世界都是跳动着的黑白点,嗓子疼得厉害。

等他好一点,鸣人就感觉自己被拖了起来接着被扔进了一个坑。他开始嘶哑的大叫,但下一秒就被那只手重重的往下按。

“安静。”一个低沉而沙哑的嗓音缓慢的飘进了鸣人的耳朵。他下意识的就禁了声,可怜兮兮的抬起眼睛看着将他压在下方的人。

鸣人以为他会有一双吓人的眼睛,他会有一张丑陋恐怖的脸,他会做一个表情都能让他吓得大叫,但是大出他所料。他抖着嘴唇,好几个字逗留在他喉咙间吐不出来,压在胸口的那只手令他呼吸困难,一吸气肋骨就疼,简直恨不得闭上眼睛昏死过去才好。

“你…你,”鸣人又气又怕,话都讲不利索,他看见自己躺在什么地方就不能控制的不管不顾了,哑着嗓子急得大喊,“我什么都没干,你不要把我放进这个地方。”

鸣人坚信他做得出来,刚才对方差点就要把他掐死了。

他现在早后悔刚才的行径了,吓得快要尿裤子,而那只禁锢他的手却十分适宜离开了。

鸣人发怔的看着上方的人。他长得非常高,此时正居高临下的沉沉盯着自己,令人感觉十分压抑。鸣人赶紧爬了出来,他身上都是灰,痒得厉害却丝毫不敢随意动作去挠。

“你是谁?”那道目光锐利的审视他。

说到这里他赶紧抬头解释,愧疚道,“我叫鸣人。因为好奇才爬进来看看的,我以为这里没人,对不起……下次不会了。”他低声而缓慢的继续,“请你原谅我。”

两根手指凉凉的捏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视线往上抬,鸣人瞪大眼睛呼吸急促的看着正在注视他的男人。

“人类?”

鸣人听见那人嘴里吐出这两个字差点没腿软跪下,他也没听小樱说过这世间还有摸得到的鬼啊。

“你解开了封印。”

鸣人一听到这个就急了,“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细细的看了他半饷,放开了他。这地方旧得灰尘四处荡,佐助还记得这里,而这里险些将他终结。他走开几步,将十字架踩在底下,发生一声清晰的断裂声。随后,他回身伸手拉住了正想要逃开的鸣人。

“喂,放开我,你想要干嘛,杀人是要犯法的,你…你。”鸣人在对方的审视下顿时乖乖禁了声。

佐助将手掌放在鸣人的脖子上,那里清晰的出了一道红痕,他感受到掌下来自他人的脉动,这么脆弱,放佛轻轻一折便能轻易结束。

“NARUTO?”佐助喊出他的名字。

鸣人紧张的僵硬着身子压根不敢动。

“你知道闯入别人的领土会被惩罚吧?”佐助欣赏他绷紧神经的状态。

鸣人心惊胆战,本来以为对方会提出什么可怕的要求,没想到却是轻描淡写的说需要他下山帮助他购买一些特别的东西。鸣人很是诧异,同时不明所以。只好壮着胆子问,“你需要买些什么?”他有一个小猪罐子,存着他这几年的零花钱,只要不是贵重物品,或许是可以满足的。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离开后还会再次回来?”佐助面无表情的问他,语气偏偏从他的语气中辨认出了一丝讥讽的戏谑。

鸣人立刻气着了,他立刻说,“你别小看我了,我从来说到做到,说了帮你自然不会骗你。”

“哦?那确实很令人赞赏。”佐助的手掌顺着他的脖子往上,鸣人不禁滑动喉结咽了咽口水。佐助弯腰把脸凑近他的耳朵,“但我恐怕要先收一些利息。”

鸣人头皮一阵发紧,他能感觉到近在咫尺的气息,他想说点什么,还未等他作出反应。鸣人便感觉到,那道气息越来越近,他张开嘴巴发出急喘。感觉到佐助伸出舌头湿润的在他脖子上重重一舔,他鸡皮疙瘩一下子就起来了,下一秒却传来了一道心悸的疼痛,让他差点忘记了呼吸。

佐助的獠牙咬入鸣人的脖子,他早已过了必须需要吸食血液度日的时期,如今在世的吸血鬼恐怕也再难以找出足够与他对抗的同类。然而这个意外的,弱小的人类,就在他重新呼吸的那一瞬间,对血液的渴望几乎强烈到有些难以自持。

他能闻得到在皮肤下流动的血液如此甜美,醇浓的气味不断的刺激着他的大脑神经。佐助的手指插入那个孩子的头发,甘甜的血液刹那漫过他的舌头咽下喉管,身体颤栗的传来一阵难言的快感,佐助发出了一声叹息。

tbc.

我真是受够起文名了。

都怪怪的,先凑合。

  45 9
评论(9)
热度(45)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