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冰山与逗比

01.

鸣人趴在桌上没精神的懒洋洋,室外正36°的高温天气,图书馆的冷气很足,气氛惬意又足够安静,夏天真的来了,坐着坐着就昏昏欲睡的状态是证明。

春野樱抱着书在他身边坐下,那只大包放在桌子边缘。

“这什么?”他小声地指了指她手里。

“童话故事。”春野樱头也不抬,头发扎了起来,绿色连衣裙,看起来很清爽。

骗鬼吗?童话故事,按小樱这样粗暴的医学生也只会看黑童话才对。

整个图书馆安静得不像话,人人都太自觉,除了偶尔的翻书声。他几乎快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这个。”一个声音突然飘过来。

“什么?”

“佐助君就不会节制点吗。”

“什么啊?!”略显慌张的语气。

“别掩饰了,它们满脖子都是。”春野樱皱着眉头鄙视道。

“哪有那么夸张,只有脖子这里……”他不能大声,只好憋闷地反驳,手指不自在地摸到OK绷的地方。

看,小樱无声地和对面的鹿丸丁次对了个口型,彼此无奈地对视一眼。

蠢成这样,也是项技能吧。

怪不得佐助君这么上瘾。

鹿丸托着脑袋忍不住伸手指点了点他的书和资料,从他坐下后就再也没动过笔头,“你要继续这么堕落?”

“明明这么勤奋的来图书馆的你们才是不可理喻吧。”他简直咬牙切齿。

太大声,前桌的女生不耐烦地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佐助:

13:36:08

自习室?

 

他回了一个对。

 

佐助很快就来了,看起来像冰块那样清凉干爽。

他们还保留了一个座位,鸣人把占座的包拿开,佐助看了一眼却很意外的说,“回去了。”

“?”他眼里都是疑问,早上明明就是被他赶出来的吧。

“佐助君今天有什么安排吗?”小樱很感兴趣地问了一句。

佐助没回答,只是低头又问鸣人,“今天都干了什么?”

鸣人特心虚地迟疑了下。

“行了,来年继续吊车尾吧。”

鹿丸闻言讲了一句良心话,“你逼他太紧有什么用,他不擅长。”

“他就是懒。”佐助只是说。

“你怎么能这么说。”鸣人抗议道。

“你做了什么。”

“起码已经看了一半。”他气愤地抖抖那沓资料。

“……”佐助默默无言。

鸣人把东西收好,春野樱抬头看看他们,又埋进书里,凉凉的来一句。

“这么秀恩爱,小心分得开。”


“你怎么能这么蠢。”

“什么啊,佐助你才是,半点都看不到我的好。”

“你以为现在拉着你的人是谁。”

鸣人吃了一憋,有些不服气,“我是体育生啊,有不学习的特权。”

“白痴。”

“你是天才有什么用,还不是栽在我手里。”

“你有什么好得意。”

“……”

 

一出来就是公交站台,脱离冷气,汗一下子就出来了,他暼一眼对面的人,佐助像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佐助,以前就想问,你啊,怎么都不会出汗。”鸣人抖着短T下摆,“手也是,冰冰的,虽然夏天是很舒服啦。”

佐助稍微松了松手掌。

他们回到家,鸣人欢呼着打开空调直接躺在榻榻米上,佐助把毛巾丢给他擦臭汗。

本来说要专心做作业,鸣人逐渐就分心浏览了网页。一些烂大街的帖子依旧疯转,那张流传了很久的恐怖照片,他至今也没看出来到底哪里神秘。

晚上,他躺下睡觉跟佐助提到了这个。

“哦,那个啊,可能……是尸块吧。”

鸣人想了想,一阵恶寒。

“怎么可能啊,一点也看不出来的说。”

“害怕?”佐助问。

“啊哈哈~小瞧谁呢小佐助。”

佐助趁势把手臂抽开。

“恶灵退散,滚蛋佐助不要太小气,给我抱一抱怎么了。说起来,佐助的身体真的一直很低温呢,夏天抱着真舒服。”

佐助沉默半晌,只是在黑暗中笑了笑。


tbc.

就是自己的恶趣味,翻文档总有惊喜_(:з」∠)_

  83 5
评论(5)
热度(83)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