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文评】情之所钟

当天窗说要给我长评时,其实并不太当真,主要是知道自己写得啥样,长评感觉有些担待不起好吗!

但当我真的看到这份文档,对!我觉得我要上天了,太!幸!福!我只想要大叫。

果然当写文有回响的时刻是最棒的,就像立刻能够给你满血复活,看完当下的感受就是就为能收得到这样的文评,写文就值得坚持~

天窗我的真爱(;´༎ຶД༎ຶ`)



<<<



说是长评,也请不要抱任何期待,写得不怎么样。

 

你的短篇里我印象最深刻的三篇,一篇是二战背景的《晚安,鸣人》,一篇是《我喜欢的人和喜欢我的人在一起了》,还有一篇,就是深夜六十分的《锁链、泳衣、饿》。

 

我曾经说过,你的文偏冷,不是冷血而是冷静。身为作者,过去你经常如同旁观者,讲述故事的时候切割精准,许多地方甚至显得言简意赅。但是,偏偏在那么不经意的细节或是故事的转折处,又透露出隐忍在平静表象下的扰动。所以当时看《晚安,鸣人》时,我读到“‘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漩涡鸣人激动地捶着桌子大喊。”这一句时,会因为你使用的是句号而非感叹号缺乏情绪的代入感,结果才过不了许久,被结尾寥寥几句关于佐助的描述贯穿心脏。

再见,naruto。”宇智波佐助说。

他打开冰冷的铁门像迫不及待般地走出去。

他解开手套,外面传来胜利的欢呼与歌声。

宇智波佐助抿紧了自己的嘴唇,像是被冻住的铁块那样面无表情。他踩着军靴,大步大步地跨着步子离开,走廊上回响着他清亮的脚步声。当指甲陷入他的掌心的时候,他似乎是有了一瞬间的清醒,那时候他的脸上出现了某种不能名状的情绪,眼睛里涌出苦痛。

他一步一步地用尽力气,想快速抽身离开这个令他快浑身颤抖的地方,在他就要胜利地走出那条走廊,就在他将要胜利地拉开那道薄薄地隔绝着新鲜空气和美好天空的大门之时。

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

他听见自己骨头间隙里传来了因为颤抖而摩擦出的咯咯咯咯声响,最终震成破碎的轰隆轰隆轰隆!

 

文章的感情走向一如佐助,在最后的时刻用鸣人的死亡换来了掀起一角的爆发。其实读者早就知道,鸣人也知道,纵使两人为敌,佐助对鸣人的感情也无法抹去,但是唯有到了这个时候,这个肩负着立场和责任的男人才允许自己的骨头,或许还有自己的心被震碎,遗留在战争洪流中。此时此刻,又从结尾回溯前文,佐助曾经奋不顾身地保护鸣人,为此受了伤还不肯打杜冷丁;他们也有几许温情脉脉的过往,河畔、雪夜,似乎沾染上些许浪漫的味道。将所有的因子串联起来,更能感受到结尾佐助的心情。同时,又仿佛觉得达到了一种圆满,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他们的命运大概早有安排,如同驶出站台的列车,只能够一路奔向终点;而沿途的风景,何尝不是一种美丽的意外?

 

你亦写过不少甜美温馨的现代故事,一如我开头提及,最喜欢的是那篇小樱视角的校园文;还有某个赛车手的故事,鸣人的执着令人感动。或许是因为你文章中的冷静(不同意这个形容词也没用,写文评的是我),你笔下的佐助和鸣人比原著来得要沉稳。佐助总有一股高傲优雅的气质,很少让人联想到“热烈”这个词,他淡定得甚至有点循规踏距,就像我曾经在《怦然心动》里给你的留言(别说之前没给你写过长评,那个回帖就是),佐助的人生在遇到鸣人之前,也许有些无聊吧。而鸣人,我想最突出的特质是“温柔”,可以是校园里阳光大男孩式的温柔,也可以是坚持陪伴在佐助身旁,作为支撑的温柔。你笔下的鸣人,往往会用最妥帖、更加成熟的方式爱着佐助,看得人会心一笑。

 

那么,就来到了今天的三个关键词。看到这篇同人的时候,我确实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尤其是,把《晚安,鸣人》拿来和《锁链、泳衣、饿》相比,后者好像不那么“冷静”了,情感的流动贯穿了全文,而且,通篇的风格也变得比你从前的作品要柔软。

 

当阅读着文中的景物描写时,我的心情悠然,伴随着那句“无论他数次经过都再也没看到当日令他如此触动的景象”,大概就可以预感到,有一天鸣人会让佐助久违地被触动。编辑为了说服画家出画集而当裸模这样的情节,听起来多少让人产生点不良的念头,然而文内其实无比纯洁。佐助看着鸣人,看着看着肯定就魔怔了(什么?),更何况,是一个察觉到宇智波冷漠外表下敏感内心的漩涡鸣人呢?爱上一个人,好似爱上某个瞬间的风景,佐助不只一次经过同一个地方,却唯有那一幕落日河岸走进了他的心。和鸣人也是,也许最初并未有太过特别的感受,也许仅仅是心血来潮,但就在某一个点意识到他是会出现的那个人,意识到自己坠入了爱河。全文从头到尾流畅自如,从艺术到爱情,都是同一条脉络在延续,充满了十足的画面感。更有意思的是,阅读仿佛乘船,飘飘摇摇地前进,却又时不时定格于某些片段和画面。

 

最后,我想想怎么结尾。为什么文评的题目要叫《情之所钟》呢?因为是随便起的。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24
评论
热度(24)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