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佐鸣】然并卵 (上)

配对:宇智波佐助/旋涡鸣人

阅读指南:超任性的改了设定,ABO其实一直想写,但觉得这个设定真的挺复杂的,不太想掰懂了。所以在这里就可能写得相对简单,文风和剧情非常的傻白和狗血。这个ABO世界O被A标记并不会怀孕。


<<<


 

“佐助。”鸣人蹲在床边用指尖轻轻地撩了撩睡梦中的人那眼睫毛。

佐助被人在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睛便看见鸣人正趴在他的床头上,静静地看着他,正冲着他笑眯眯地微笑着。刚醒来对时间全无概念,房间里光线很敞亮,猜也猜得出大概是正午了。

鸣人看他醒了,也将手指收了回去。一张已脱去稚气的脸庞,却依然相当年轻与朝气。他身上的气息总像一株充满蓬勃生命的植物。鸣人朝他爽朗地笑起来,蓝眼睛闪着光:“我要去和朋友一起聚餐,晚上的时候,佐助会在家里等我吗?”

“我说过了吧。”佐助淡淡地说,他此时还是有些困倦,昨晚通告结束回到家已经快两点半了,这些天的工作全都压缩凑一起做完后,他如愿地得到了假期。

“那我走了。”鸣人听闻便安心地起身站了起来。他今天穿了一条十分紧身的七分牛仔裤,露出小腿,一件白色的短T又充满了学生气。头发上次才修剪,金发后尾的发梢软软地贴在后颈。

“把你吵醒很抱歉,你继续睡。”鸣人走出门后又趴在门框上补充了一句,还做了一个很滑稽的鬼脸。

佐助看着空荡荡的门,原以为被弄醒就不再睡得着,没想到躺在床上没一会后却又真的成功地继续进入了梦乡。

 

鸣人搭乘地铁中途又转了线,地铁走道发光的广告牌里贴了两张巨幅的硬照海报,当红歌手自从转行开始涉猎影视方面后,依然继续火得一塌糊涂。

是许多Omega的心仪对象兼梦中情人。

被放大许多倍的人像,他性感的唇线,含情脉脉像看情人的双眼,本人的信息素似乎都能隔着玻璃透出来。鸣人竟禁不住停下驻足看了一会儿,照片里的人经过PS处理,看起来更精致更好看也更有距离感。很多次从这些途径看到佐助时都感觉到有些陌生。鸣人伸手摸了摸后颈,想起来已经快要迟到的事实,这才继续赶着地铁。

这个点,人很多。鸣人挤着进了车厢靠在门边缘的位置,一个女孩又艰难地挤了进来,眼镜都差点要挤歪了。非常普通及常见的Beta女性,所以也没什么人发挥绅士风度去怜惜。鸣人忍不住出手扶了她一把,然后把她让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女孩红着脸,不停小声地说着谢谢,却一直都不敢转过头去看他的脸。春野樱说他一向迟钝不是没有道理的,就像他现在完全不觉得自己这么做会有什么问题。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认为这世界不会再有比某人更好看的人。所以,他可能根本也不会意识到他自身的变化。

他的个子是在16岁之后才忽然一下拔高的,一米八的高个在这节车厢里也算得是鹤立鸡群。他身上有着淡淡的香水味,五官清秀,眉峰英气,而整个人的气质看起来干干净净的,身材不错,又手长脚长的,还有着好看的蓝眼睛与显眼的金发——其实是在人群中很容易吸引别人目光的类型。

但他恐怕却从来没意识到这点,以至于无意间招了许多人惦记都察觉不到。根据他的外型大多人亦都会先入为主地把他归类为一个Alpha,然并卵,任他再怎么高大威猛,如何使用隐藏O的气息的药剂,都无法反驳他是个Omega的事实。当初鉴定出了这个性别,他甚至忧郁到饭都吃不下,毕竟他和佐助都从没想过最后居然是得到了这个性别分化。

 

就两站,五分钟后鸣人就出站了,春野樱在某个商场的入口等着他,将他带到聚餐的地点去。

“喏,生日快乐。”小樱把早已准备好的礼物递过去给他。

鸣人很惊喜地发出一声惊叹,真心实意的嘿嘿嘿傻笑说了一声谢谢。

他们一群学生,消费都不太高,定在了某家评价不错的自助餐厅。一进去很容易就找到了熟悉的一伙人,鸣人入了座,在牙的揶揄声中忽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生日快乐!”一群好友向他,祝贺。鸣人就坐在那里等着礼物统统朝他砸过来。

“我说,鸣人。你能让你家大明星帮我搞到藤田麻美子的签名吗?”牙半途中忽然贱兮兮的朝他挤眉弄眼。

“唔……”鸣人有些为难的蹙起眉。

“他们最近在合作拍电影啊,这很简单嘛。”牙紧追不舍。

“我试试?不过他一向不喜欢这些,要不到你也别怪我。”鸣人一脸苦哈哈。其实最初这一伙朋友知道他跟佐助住在一块时都有些沸腾了。

小樱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问:“你现在不会还有门禁的限令吧。”

鸣人喝了一口橙汁,想了想,如实回答:“我晚上是要回家吃饭的。”

“恶……”春野樱鄙视地看了他。

鹿丸闻言也看了他一眼。

牙不甘寂寞地插嘴:“他是不是把你看得太紧了,你今天已经成年了啊少年。”

鸣人理所当然的哈哈大笑两声:“因为他是我的监护人啊。”

众人便集体嘲他。

 

他从十一岁的时候就和佐助一起住了,作为一个被委托照顾的孤儿,最初他老实得不行,生怕一调皮捣蛋就被人气得一下扔出大门。佐助虽然比较冷淡,话也不多,却对他一直不错。后来关系相处得好了,倒是常常吵架。那时候佐助已经出道了,但并不是很顺利,而且通告很多,相当忙碌,根本没时间照顾他。他根本是由佐助的生活助理照看的,这就是争吵与冷战的诱因。

“你根本不在乎我。”他当时不过十二三岁,说话比现在更直,本来没那么难过,说出那句话却觉得是真的,就委屈起来,红着眼睛坐在沙发上,使劲憋着不让自己哭,就是不想佐助看到他这么怂。

而佐助刚拍完专辑的MV回来,卸了妆,脸上的黑眼圈严重到一眼都能看出来。他默默着承受着他的指责,什么都没说,只是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后颈,扣着他的脑袋靠到他的肩膀上,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佐助有多好,其实只有鸣人自己知道。

那口气简直更像直接呼进了他的心口,鸣人年幼时便失去许多,性格敏感,也早早学会了珍惜。虽然最终他还是被佐助弄掉了几滴中二的眼泪,但此后却开始学着体谅佐助。

谁比谁容易?当时佐助也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啊。所幸鸣人也没有什么中二期,没做出什么雷倒自己的叛逆狗血事情出来。因为工作原因,两个人待在一块的时间并不多,鸣人平时也还要上学。所以鸣人很珍惜与佐助呆在一块的时光。

 

时间划过下午四点的时候,他们一群人基本也差不多玩疯要散了。到家的时候,走到客厅就看到佐助坐在地毯上看书,鸣人站在那里看着他,觉得这种气氛好惬意,时间流得都慢了。

“玩得开心吗?”佐助看他回来了也不说话,就放下了书,开口问。

“挺好的。”鸣人如实道。

“过来。”佐助对他说。

鸣人顺从地走过去,将收到的礼物都放到了桌子上,他蹲到佐助旁边去,自从性别开始分化后,omega对alpha本能中被吸引与服从的天性,在他和佐助上身上算是发挥得淋漓尽致了。每次只要靠近佐助一点,鸣人就忍不住气血上涌,他脸上有些发红,看着佐助轻声道:“干嘛啦。”

“跑回来的?”佐助却只是盯着他蒙上一层薄汗的额头看了眼。

鸣人一下子就觉得更热了,手里也不自觉地捏着衣尾很想有些直接拉上来呼啦呼啦给自己扇风的冲动。

“唔……没有啊。”

空气中似乎多了一丝清甜的气息,鸣人感觉到有些眩晕。

Alpha压倒性的信息素钻入他的鼻腔,非常强势,一如佐助本人,鸣人有些承受不住地想后退。佐助却非常自然凑过去亲了亲他的下巴,离开时有意无意擦过他的唇,就像小时候哄骗的语气一样:“去洗个澡,别着凉。”

鸣人被他亲得有些愣,脑子有点烧,又感觉到在深处灵魂的战栗,一股不甚强烈的渴求几乎是立刻就爬上了他的全身。热意不禁窜下小腹中去,他能感觉到自己现在的脸肯定涨得通红。O对于A骨子里的臣服又令他感觉到一阵丧气。他不自觉摸了摸嘴唇,唇上发烫,像着了火。想到这个他却也有些皱了皱眉,严肃了起来。

“你不要再把我当小孩了,混蛋佐助。我才不是要这种安慰的亲吻,你……”他说到一半却忽然语塞,那他又想如何,即使佐助知晓他的心事,然而冲他说出来,鸣人却也只会感觉到尴尬与难为情。

“这么容易生气,”佐助捡起那本半开的书,不轻不慢地又补了一句,“所以才说你是小孩子。”

“那都是因为佐助太难懂了,我不明白你。”鸣人看了一眼佐助,如果说对方是有什么值得他抱怨的,就是因为多少次,佐助都在利用他喜欢他的这个优势,令自己无数次地对他进行妥协。鸣人想想就觉得真有些沮丧,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去。

 

他站在花洒下,流水倘在他的皮肤上软软绵绵,非常健康的小麦色肤色,身材也不算纤细,对比其他的Omega其实他真的是特别的。鸣人洗得很走神,将近半个小时后才从浴室出来。

佐助已经不在那儿了,在开着冰箱严肃的沉思,简单的料理他们总是能凑合的。半晌,佐助才抬头看他,思索了会,认真地询问他:“要不要出去吃?”

“不用了。”鸣人摇摇头说。

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对他来说更难得。佐助听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这几年工作太忙,鲜少下厨的他,一时间还真想不到能够依靠这些材料做些什么吃的。鸣人径自朝他走过来,头发还有些湿润。半晌,一股沐浴过的清爽气味包裹住了他,佐助愣了一下,在一瞬间竟然发不出声音来。

“我喜欢你。”鸣人抱住他,下巴放在他的肩窝,认真地又重复了一遍,“佐助,我喜欢你。”

这不是鸣人第一次的告白,可能也不会是最后的一次,因为长久都没有听见回应,他便抬起头来,他能清楚的看见佐助的眼睛,他光洁的额头,高挺俊俏的鼻子,还有近在咫尺的那双唇。他怔愣地看着佐助,一时间也忘却了语言。

鸣人垂下目光,有些艰难地说:“你不应该那么忽略我吧,就算在你眼里我仍只是个不值一提的孩子,但是我又不傻,谁不懂那种吻的意义啊。”

“那又怎么样?你是打算好和我上床吗?”佐助挑眉看着他。

鸣人惊讶帝看着他。佐助放开他,脱离他的怀抱,转移了话题:“还是出去吃?现在订位子还来得及。”

“不用了。”鸣人有些失望地喃喃,“佐助做什么我都喜欢吃的。”都长这么大的人了,每次面对佐助却都只会像个脑子短路的傻瓜,就是这种挫败感,每次都能令他的心情瞬间变得很低落。

“还要不要礼物?”

“?”鸣人看着他。

“过来。”佐助说。

反正佐助说这两个字的时候总像有种魔力,他跟着人进了房间,坐到了佐助的床上。佐助打开了一个盒子,将里面的项链拿出来在他眼前晃了晃。鸣人呆了呆,看清楚后,一下脸涨红起来,结结巴巴道:“你……你也太不要脸了吧。”

佐助声音露出了一些笑意。

“要不要?”

他乖顺地任着佐助帮他戴到了脖子上,碰上的那瞬间有些凉,然而他的体温很快温暖了它。

“你的名字。”鸣人低着头看着它。

“嗯。”佐助说。

“那……那……N是。”

佐助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鸣人仰起头看着佐助,心下有了千百种滋味:“我不懂。”

佐助将目光收了回去,鸣人立刻抓住了他的手。

“你不觉得你这样不对吗?”

“你早在11岁就是我的了,我这样有什么不对。”

鸣人简直被他理直气壮的语气征服了,只好无力地将额头抵在他的手臂上。

 

“我要追他。”鸣人蹲在马桶上,给小樱发了信息。

“哦。”小樱非常淡定地回过来一条。

鸣人皱起脸苦哈哈地回复:“要怎么做呢?小樱。”

“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懂?”小樱苦口婆心道,“如果他喜欢你,自制力再强也会抗拒不了你的邀请,如果相反他根本不喜欢你,你怎么做都不会成功吧。而且,你的发情期是不是快到了?伊鲁卡老师已经批准你的假期了吧。总之,祝你好运。”

鸣人反反复复地将小樱的简讯看了三遍,意识到她说的是什么后,真真切切地脸红了。

 

 

佐助正在厨房忙碌着为晚餐做准备,这些鸣人本该可以去做,老实话,他自认为烹饪这方面还是比佐助强的。早之前,他就学会给自己做饭吃了。

鸣人走过去,佐助正看着台面上的食材思考着,似乎正苦思着该利用着做出些什么来。

很想抱抱他。

鸣人想着就跟诚实地伸开手去,以非常随意的姿势,抱住了佐助的腰。佐助的体香飘进他的鼻腔,悬浮在他四周,他亲了亲佐助白皙的后颈,感觉到佐助僵硬了一下。

“佐助,女朋友是真的吗?”他问。

“不是。”佐助说。

“哦。”鸣人说,“又炒绯闻啊。”

“只是为了宣传。”

“她也抱了你吧。”

“她喝醉了而已。”

“你有钟情的Omega吗?”

“你已经这么迫不及待希望我成家吗?”

“你明明我祈愿的是相反的答案吧。”鸣人脸蛋蹭了蹭佐助的后背,想了想,“那你会介意我找男朋友吗?”

这句话来得突然,佐助一时都忘记了手上的动作。

“我没有限制你这方面的权利吧。”

鸣人松开他。

“那我晚上带他来见你。”鸣人说。


tbc

没法直视,真的主要只是为了练开车,这个就……忽略吧。

如果真有什么不对的,请告诉我。

信我,后面的就是车了。

 

  450 35
评论(35)
热度(450)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