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佐鸣】然并卵 (中)

写到这个点真的是有点神志不清,都常常忘记自己是在写ABO,这应该还不算标记吧???


<<<


 

 一支香奈儿的香水广告,网上已经有人放出了拍摄花絮的视频。镜头里的佐助也几乎都不爱笑,工作中样子看起来相当认真,导演指导动作的会在一边认真地倾听。其中有一个画面,当他被女模特围绕着簇拥中直视镜头,过于性感,不断放电的那一幕真的让人扛不住,粉丝间早就炸开了,现在就期待最后完整版的广告出来,怎么说都有一分半呢。

鸣人看着屏幕再次播放起那个视频,忍不住伸手搓了搓有些热起来的脸,心里不免也有些愤慨:他到底要勾引多少人才够啊!

他的粉丝不仅仅是Beta、Omega,甚至连Alpha都是有的,这种被通吃的危机感并不是来得没有道理的。他移动鼠标点进了视频发布者的主页,这人明显就是佐助的死忠粉,更新与转发的内容全都是关于佐助的。其中一个人气高得吓人的原创视频,就引起了鸣人的好奇心。

 

【男神退下神坛的那些瞬间】

因为标题太过抓人,鸣人也禁不住诱惑点了进去,视频在播放到五秒钟后鸣人终于意识到了这到底是什么。

全都是佐助代言广告和演唱会中出现的一些坑爹的瞬间,还有前两年那个非常崩坏的士力架广告。鸣人愣了一下,也感到很忍俊不禁,也有些想吐槽这个制作视频的粉丝,这应该是个黑粉吧。然而,当他看到最后,却也有些发呆了,毕竟还是真爱粉吧,最后放送了十几秒超棒的片段,露出大片锁骨的佐助,白衬衫在他身上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迷之禁欲的色气,这样会不会太过,简直性感得令他都有些忍不住要别开头了。

鸣人窝在椅子上,不可避免想起之前和佐助在厨房相互对视的场景,脸都有些热了。他怎么还会说出这种话来?难怪佐助竟会一眼就看穿他。

“那我今天晚上带他来见你。”他有意要说这句话,但话说完就止不住地心虚起来。退一万步,假设真的是事实又如何,佐助真的又会吃醋?他从来没看到过佐助会为了什么人有过那种情绪吧,他总是冷静、从容、充满理智,是鸣人知道自己这个年纪无法拥有的那种成人魅力。

果然,佐助听完他那句话就蹙起眉来,而对方不笑的样子真的会有些冷酷,语气很淡,开口就只说了五个字:“别惹我生气。”

鸣人挣扎地看了他一会儿,内心充满茫然与困惑,便老实说:“你不觉得你很奇怪吗?不允许我喜欢你,也不允许我去找……别人,那我到底应该该怎么做?”

佐助好半天都没说话,过许久,才道:“少总是自作主张,这种事情一旦发生,没有退路的只会是你。”

“你是Omega,我比任何一个人都……”佐助脸部的表情突然绷了起来,语气有些重,而佐助鲜少在他面前这样情绪外露的。

根本没料到会是这样的回答。

鸣人愣住了,在佐助直视的目光下,忽然局促地低下头去。

“你总是拒绝我。”

“我不能一直满足你啊。”佐助却如是说。

 

鸣人托着下颚,手指滑过一张张佐助饭拍的照片。这一组是他在机场被接机的,戴着黑色墨镜,还接过了一个妹子死活都要给他的信。这些人对佐助这么狂热,如果佐助真的有了专属的Omega,这些粉丝会怎么样?祝福他?亦或是永久脱饭,粉转黑?

公众人物,就连坦言恋情都没办法做到吧。

怎么会喜欢上养育着自己的监护人,鸣人本身都搞不太懂。只是好像,在所有危难、痛苦、快乐中跟他分享的人都有佐助,喜欢这种东西自然而然地就在他心中存在了。也没什么难过的,喜欢佐助并不是一件令人难受的事情,实际上,鸣人感到挺快乐的。

他成为Omega的那天,佐助拿到了鉴定性别的结果后,签起他的手一起回家,什么也没说。他一直认为自己会是Alpha,那时候心情被打击成什么样,他就不说了,这种无力改变的事实令他一度感到很失望又难过。不知不觉在什么时候,他突然也想成为充当保护者的角色,慢慢的,他不再想要只是躲在佐助的身后了,鸣人希望自己也能够帮助他做些什么,哪怕是只有一点点呢。

“你会不会离开我。”那晚临睡前,他看着佐助问出了这话。

“我为什么要离开你?”佐助却一脸平淡地反过来问他。

“Alpha的话,我就能照顾你啊,佐助……”他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戳了一下额头。

“这是我的台词?”佐助淡淡地撇了一下嘴,柔软的头发落到了他的脸上,软软的嘴唇在他额头上嘬了嘬。其实鸣人也知道,佐助有些失望,虽然不说,但他在内心深处,仍是真心在期待他成为一个Alpha吧。

没料想。

“晚安鸣人。”

那可能就是佐助令他感到心动的第一个动作,比以往都带上了一股特别的感觉。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故事发生,可它就是产生了。恐怕是在更早之前就有所悸动,而那天晚上只是才突然地意识到那点而已。

 

 

鸣人穿着拖鞋,从房间里出来,在里面呆着的时候他就闻得到香味了。一顿丰富的晚餐,佐助做的,别人梦想中的王子。只要想到这点,他就能从内心涌出一股发涨的满足感来。

“生日快乐。”佐助坐在他对面,举杯祝福他,手撑着下巴,微偏着头,唇角带笑意。鸣人看得一愣,不禁也笑了笑,连忙举起酒杯喝了一口。

“谢谢。”他赶紧避开目光,又想到,上次这么正经地好好坐着吃饭都已经是佐助拍杀青前的那部电影时了。

“不要停止用抑制剂。”

话题怎么会拐到这上面来,鸣人有点心虚地看了他一眼。

“你第一次的发情期快到了吧。”佐助说。

鸣人脸有些热:“唔……可能?”

“不要想些奇怪的事情。”佐助看到他迟迟没有回答,便说道。

鸣人简直无话可说!

“但是,佐助能忍受别人标记我吗?”他低着头默默发问。

“你自己都不能忍受吧。”

“如果真的要结合,我只愿意和佐助,唯一的。”

可是佐助却始终没有回答他这句话。

 

生日他使用了自己的一个特权,在佐助熄灯后,默默地抱着枕头进了佐助的房间。他们一直都是两个人生活,都没有什么锁门的习惯。鸣人才刚闪进来的时候,佐助就知道了。

“下去……”

“我不。”

看佐助不搭理他,他才有点不服地说:“很久以前我就这么抱着你睡啊。”

“你还十二岁吗?”

“八十岁也想抱着你。”

佐助没声了。鸣人在黑暗中露出了一个得逞的微笑来,就算是个Omega又怎样,他又不是什么一碰就了不得的易碎品。也许佐助贯于站在监护人的位置上看他了,他只能都去暗示他——得了吧,他真正想要的是另外一个身份。

鸣人摸到了佐助的下巴。在网上的一些黑粉还骂过那是整过的,不然哪有这么尖这么好看的下巴啊。

鸣人有些紧张地凑了过去,环境纵容他去做了平时不敢去做的事,他轻轻地吻到了佐助的唇。

两个成人正常的男性的身体,还是一个Alpha与Omega,鸣人都有些后悔抱了佐助,如今这气氛已经变得有些不同了。他闻着佐助身上的气味,呼吸有些重了起来。

“佐助。”他小声地喊。在黑暗中鸣人都能想象佐助会以什么样的眼神正注视着他。

 


又到深夜,反正……上车吧

 

 

  423 35
评论(35)
热度(423)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