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推文】吃不吃我安利,有看过的人吗

※唯一写过的过千的文评(并不算

※一瞬一生 by:披甲待命

他死于一场战争,若干年后所有曾因为他死去而痛苦的人都开始尝试要走出来。这个曾拯救了世界的英雄被抹去了在世上的痕迹,无人问津,无人知晓。

大多数人都喜欢吃傻白甜,对于一个习惯吃糖的人来说,这篇文其实是真的看得挺艰难的。佐鸣文虐文无数,刚入圈时能看的几乎都翻了个滚瓜烂熟,想说大概没什么文能再轻易戳动这颗金刚心了吧,没想到妥妥打脸。

作者说起故事来其实挺有本事的,梗也不算多难得,什么文都不可能讨好所有人,这文确实也有人曾评论过有些拖沓。可我觉得整篇文却处理得不错,铺垫不急不慢,剧情脉络一点点的给你通。

它也不是没洒狗血,但这狗血并不会令人觉得雷得受不了,而且我相当喜欢能够虐到我的文,所以即使一边痛恨它的设定,也只能骂骂咧咧的继续看下去,因为会忍不住想知道,为什么?

文中虽然是以第三者的眼光来写,佐鸣却依然被描写得深入人心。这种写法,也有一个好处,容易勾起读者的好奇心,迷雾弹也搞得来,谁说的是真相,读者需要自己猜。

配角更没有因为仅仅是配角而成为无聊的陪衬变得毫无意义,例如水月与香磷在其中的某章就写得相当动人。

故事读起来时就像一直被笼罩在雨雾中,呈现灰色的,抑郁的,即使再欢脱的文风也骗不了人这真的是一颗裹着糖果外衣的毒药,太涩太苦了。


我曾经一度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现在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不会很快离我而去,也不会如从前一样顷刻土崩瓦解。
紧了紧拳头,我忽然可耻的发现,如果上天要我牺牲眼前的这些去为那个人换回一个重头来过得到幸福的机会,我不会义无反顾,我不会毫不犹豫,我甚至……不会说我愿意。



 

多少被他拯救过的人如今都得到了幸福。是啊,当然要求别人去牺牲这些幸福很不道德。
 但是当我第二遍看此文,看到佐井望着妻子和儿子在心中说出这段话时,心里突然就被虐了一下。那一刻就相当容易的理解了佐助的那个对于世人来说太过惊世骇俗的想法。
 所以,这就是他的不一样,这就是佐助的不同。
 没有人会花费一生,更没有人会愿意拒绝新生活,痛苦挣扎的陷于已死去之人的炼狱。
 在文中看到过佐助最明亮的描写,是在他的梦中,是在他的回忆,是所有的同鸣人有关的一切。现在依然记得当初看完佐助做了那个梦中梦后的感觉。

 

当最后,佐助经历一切,也尝到了失败。 他和鸣人搭上那辆火车,佐助说和我一起下车吧。

他意识到要分别,敏感的神经不住认输的表示,带上我,跟我走。

 

他一度以为人生路途孤单寂寥在所难免,但其实不是。

他也渐渐在流逝的生命中总结出一点,不相信承诺。 

他觉得自己的路自己理解就好,他不需要体谅。 
其实再特别的存在,对别人而言也只是与众不同的“外人”而已,鸣人把他当成是于己而言特殊的人。 

 


越读到最后,越觉得苦涩要飙泪,强大坚韧的宇智波真的令人心酸到不行。
 所以对于他自己所做的任何一切,佐助只能抱着鸣人流泪说,原谅我。

可是那辆列车终究不是他们二人那时该一起同去的归处,佐助走上去的这个过程也许还很漫长。

他会活下去,会做他该做的事,直到生命的最后,直到他坐上那辆列车,得到那三个问题的答案。

曾经看过某篇篇英译文,很喜欢,同时里面的某句话对于此文也无限贴切。


“为什么时间倒流是不行的?为什么没有魔法?我愿意想尽一切方法我愿意付出一切可能的努力。我愿意去打倒山谷里的怪兽我愿意和黑巫师交易……凭什么人死不能复生。”

 


它简直完全解释了佐助做的一切,浓烈的不甘和之后所做的一系列抗争。

我想也正是如此,也许小樱理解佐助,她回来,她释怀。

一直觉得,好的故事是值得慢慢品读的,或许它有些沉重不太讨人喜欢,但总会遇到真正欣赏及喜爱它的人。

作者目前在修文,因为嘛她觉得这文当初写得太雷了,可以记着,到时候重发再去看。

忍不住贴一段番外里被戳得不要不要的。

 

 

 

 “你的眼睛会说话啊。”

“切。”

“佐助。”

“嗯。”

“佐助佐助。”

“………嗯。”

玩得自己都觉得没意思了,漩涡鸣人站起来拍拍屁股。

“时间差不多了,陪我上车吧。”

“……”

鸣人大概是要完成什么任务,他记不得了,下意思觉得不过是又一次分别而已,但他火星电石间想起了些片段,脑海里飘出来几句类似于带上我,不要去的说辞。那种软弱又少女的路线实在不是他的风格,他抬起头,在和漩涡鸣人浸在初阳乍寒的微光里的眼睛对视的无数个弹指间,他就习惯性的忘了词。

“走吧。”

“嗯。”

站台停的车无疑就是漩涡鸣人要坐的。

老式的绿皮火车,车厢上的绿漆也不能遮住为数不少的斑驳锈迹,很多个轮子和转轴连接的部位都在变形,这东西不待在博物馆里跑出来做什么?佐助甚至能预见它启动的时候还会有要命的蒸汽从车头飘出,车厢摇来晃去的颠簸。他有些同情鸣人接下来要遭的罪。

“现在哪有人会坐这种车?吊车尾的你没搞错吧。”

鸣人凝视着火车,双眼中的神情太过复杂,神色居然浮现出人们通常称之为虔诚的静默,他以为对方没有听见他的话。

是不是有人上车,但和他们都不是一个车厢。

反正只是抱怨,并没有真正的用意,他也就懒得重复。

“所有人都会坐上这辆车的。”

“什么?”他对对方的慢反应和不合时宜的文艺腔有些无语。

“何况还有特殊待遇。”

“什么?”这种前后毫无联系的两句话让佐助一时间反应无能。

“你可以陪我坐一小段。”漩涡鸣人不由分说的拉住他,把他往车上带。

其实脑袋里应该想的是,干嘛要我陪?一会儿这车哪里停?还要开多久?如果真陪着坐上一段等阵怎么回来?这些最基本的实际问题。但他难得脑袋闪电,什么也没问,就冒着腰跟着上了车。

没人查票,所以完全是没有猫着腰的必要。

佐助对于这辆车的性能更加怀疑了。

火车启动的霎时间佐助颇为诧异,漩涡鸣人找到的破铜烂铁居然真还能动。

车内并没有外边看上去的那样破旧,相反,算得上舒适,只感觉得到时不时有小幅度的颤动。起初的加速让鸣人的肩膀撞过来,贴着佐助的手臂,鸣人没移开的意思,佐助也没有躲闪的念头。列车正以平缓高速的状态前行,在某个时刻,鸣人把脑袋枕在了他的肩膀。金色的头发有气无力的耷拉着,较长的那些来回在脖子上挠,有些痒。

哐当。哐当。哐当。

“吊车尾的。”

“我要跟你说几次别叫我吊车尾的了,干嘛啊。”

“和我一起下车吧。”

“啊嘞。那么车票钱怎么办?”

“根本就没人检票,何况这种车怎么可能还收车票钱?”

“怎么没有啊。”

他张嘴刚想反驳,这才感觉到有东西滴滴答答的淌在他的手臂上,大腿上。

粘稠的,鲜红的,温热的。

“不过不是钱而已。”

 

 

 

“吊车尾的。”

“嗯?”漩涡鸣人的声线听上去像是一只被人打扰睡眠的猫。

可惜佐助还没瞎到看不见流了满地的血。

“你为什么,要骗木叶的人说我一直是为了破坏掉‘晓’才留在那儿的?”

“啊?难道不是那样的?”

“你知道的吧,我为什么回木叶。虽然不怎么想承认,但你大概是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

“……你要是被村子里的人弄死了谁来替我承担保护村子的责任啊。”

“你怎么知道自己会死呢?”

“啊啊啊啊吵死了……”鸣人打断他,夸张的用中气不足的口气嚷起来。

想问的东西太多,但没一个是可以轻易问出口的。

有些东西一旦问出口,连空气都会变质腐烂。

“……你怎么不选个正常的方式退场?”他半响只能憋出这句。

“你以为我想啊,一点都不帅……但总比碎成玻璃渣一样的让他跪在地上和我聊天来得好吧,你少不知足了二世祖。”

然后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沉默让他能感觉到,车速在逐渐慢下来。

“唔,看来时间差不多了。”

“……你要走了?”

“要走的那个是你,傻帽。”

“鸣人,我不后悔。”

漩涡鸣人不耐烦的狂点脑袋,脸上的表情是一种死鸭子嘴硬的嘲弄:“知道啦。”

他转过身死死抱住对方失去支撑摊在椅子上的身体,力气大到要把对方破碎的身体揉得更加破碎,再混到自己的骨血中:“所以你要跟我一起下车,看看自己把木叶交给怎样的人。”

“不用啦,虽然你是个低情商的面瘫,但实力上还是很有我的风范的。”

“鸣人,跟我一起离开吧。”

“……”

“一起回到村子……想你在我回来的那时候说的那样,再也不分开了。”

“……不再分开……”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但他知道鸣人的表情必定是有一些恍惚的。但只是短暂的几秒或者更短,漩涡鸣人试着挣开他。

他两臂收得更紧,几乎是兽夹一样的铁箍:“鸣人……………………………原谅我。”

鸣人不再动弹,只是安抚的拍着他的背,任由他把交加的涕泪洒在橙黄色的衣料上。

他一度以为人生路途孤单寂寥在所难免,但其实不是。

但他说,一起走。

他也渐渐在流逝的生命中总结出一点,不相信承诺。

可他说,不分开。

他觉得自己的路自己理解就好,他不需要体谅。

他说了,原谅我。

其实再特别的存在,对别人而言也只是与众不同的“外人”而已,鸣人把他当成是于己而言特殊的人。

可惜人总是要在失去的时候,堵塞住真心的情感才会散去,思绪变得清明。

然而惩罚一般,这三个问题没有一个得到答案。这在他和鸣人间是从未有过的。

从来都是鸣人对他有求必应,果然是今时不同往日。

“总有一天,会再遇见的。”

“那时候,我会回答你的。”

“所以那一天来临之前,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滚下车,往终点那里去好了。”

他被一种大得出奇的力量推搡着松手,推搡着走过那些他好像走过又好像没有做过的过道,推搡着连头也不能回的下了车。

他回头。

身后空空荡荡。

他瞪大眼睛,直到眼泪都流出来,但空白的旷野一点变化也没有,车也好人也好,全部不见了,就连铁道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只能往前看。


前面有温柔的光,和熟悉的人类气息。

有东西啪嗒啪嗒掉下来落在脸上。

他张开眼睑,那些东西就落在眼眶里,顺着眼角流出去。


  130 23
评论(23)
热度(130)
  1. 咚嚓嚓秃杉 转载了此文字
    马甲这篇排得上我心目中的top5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