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佐鸣】男神教你如何撩小受

※在大家都在开车的夜晚,只能写出无脑逗比文了。某人其实可以改名为智波·好TM撩·佐助,好像也可以当做冰山与逗比前篇看,谁叫文风都一样呢,傻白。

<<<

鸣人仰着脖子舔着冰的顶端,感觉到佐助又将冰棒往他嘴巴里探了探,融化的冰顺着鸣人的舌头缓缓地涌进喉咙,嘴唇被冰得有些麻木,却是红润而水光的。

“唔……”鸣人皱眉脑袋往后躲了躲,佐助并没继续捉弄他,转手就将冰棒扔进玻璃杯,还伸手帮他擦掉嘴边的水漬,露出一个非常促狭的微笑来。

“甜吗?”

“变态佐助。”鸣人伸出手背挡住半张脸,露出的耳朵全红了。

“是你撒娇说“想吃佐助妈妈做的世界第一甜的冰棒””

鸣人感觉全身的血都在往脑袋上冲,热得他整个人都不要不要的。

“不要戏弄我啊,混蛋。”

“不是说我对你做什么都可以?”

“讨你欢心才这么说的,笨蛋。”鸣人把自己的背包从地板上拖到大腿上。

“你喜欢我?”佐助却相当怡然自得地撑着下巴看着他,样子无辜得很。

鸣人被他直视得躲闪了一下,犹豫地斟酌道:“也不是喜欢啦。”

“哦,不喜欢。”佐助脸色平淡地说。

鸣人真的想打他。

“……有一点点喜欢。”

“那还是喜欢啊。”佐助面无表情地装酷。他忍了忍,忽然又冲鸣人笑了一下,好像觉得自己今天做得有点过火,笑得还算温柔(自认为)。

“嗯。”鸣人别扭的抓抓脸,“我还喜欢很多人啊。”

“是啊。”佐助没所谓的帮他数出来,“小樱,鹿丸,我爱罗,卡卡西老师……”说完还恶劣地朝鸣人笑,“你还真是多情。”

“佐助呢。”

“嗯?”

“佐助有喜欢的人吗?”

“有吧。”不很确定的语气。

“嗯嗯嗯?!!”鸣人瞪大眼睛,已经做好听八卦的心理准备了。

“一个很优秀的人。”佐助说。

鸣人把背包抱到怀里去,感觉胃不太舒服。他本以为佐助会说得更具体,这样他就可以一一反驳回去啦。像“我也不差啊,小麦色皮肤现在很时髦哦,你上次还说我的脸捏起来手感非常好,小樱也说我长得帅,鹿丸还说我招人喜欢,我爱罗跟我说我其实很受欢迎,所以其实我也挺好的吧?我还知道佐助的很多事,佐助不喜欢吃纳豆和甜食,不喜欢被送情书和过生日,讨厌自来熟,做事喜欢有目标,和家人感情很好。”

可是谁来教教他该要怎么去反驳“一个很优秀的人”这个回答?

“干嘛这个表情?”佐助盯了他半饷开口说。

“胃痛。”鸣人老实的讲。

佐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认命地起身去给他找药吃。

鸣人连忙跟在后面,跟下楼梯一直跟到一楼去。今天就佐助一人在家,安静得很。

“跟着我干嘛。”佐助给他倒了一杯水,想指挥他到沙发去坐。但是旁人根本对他的话置之不理。

佐助忍不住用力地拉了一下他一边的脸颊,鸣人面无表情地任他动着,声音含糊,“痛……啦。”

“干嘛委屈?”

鸣人心说我哪里止委屈,我特么伤心得要死,你看不到吗!

“佐助怎么才会喜欢我啊。”他无辜地问。

“我应该喜欢你哪点。”

“你经常说我很好啊。”

佐助一副,啥?我根本想不起来的样子。

“始乱终弃的小碧池。”鸣人说。

佐助没忍住,不太帅气地喷笑出声,他有点艰难地看着鸣人,眼里全是笑意。

“我怎么对你始乱终弃?”

“你吻了我啊。”

“舞台剧的剧情需要啊。”

“可是……那是我的初吻啊。”

“你有经常亲牙的那只宠物狗吧。”

“……靠。”鸣人想反驳他,但是胃是真的不舒服,吃冰的下场。

佐助看他脸色都不太好了,抓着他的胳膊把人带到沙发上去坐,从药箱翻出了药片,递给哼哼的人。

他默默看着鸣人生无可恋的模样吞下两粒药,喝光一大杯水。

“这么疼?”

鸣人苦逼地点点头,但是那种难受却不又仅仅只是因为吃冰而已。

佐助看着他,几乎说是仔仔细细认真认真地盯着他,过了好一会儿,佐助才开口。

“撒娇啊。”

鸣人有点懵逼地看他。

“求抱啊。”佐助挑挑眉。

鸣人回过神来,又觉得脑袋在充血了,两只耳垂猛然立刻变得滚烫起来,令他都有些口吃了。

“什……什么撒娇。”说完自己都忍不住想捂脸。宇智波求放过!

“撒娇就抱你。”佐助正儿八经道,但鸣人发誓他看到了对方真正想要取笑他的内心,没错,佐助就是有那么地恶趣味!

“才不希望你抱。”鸣人忍不住瞪他一眼。

佐助这才在他面前站起来,双手还拍拍了根本没灰尘的大腿,淡淡地说:“哦,那就没有啦。”

哎,鸣人垂下眼,说完他就后悔了。

“我要回家了。”他闷闷地说,把背包拎起来想准备站起来告别。

“生气了?”佐助没要拦他的样子。

“小气鬼?”佐助看他不搭话继续说。

“玖辛奈等我回去大扫除……”

“看着我的眼睛说。”

鸣人抬头看去。

佐助撇撇嘴,忽然朝他伸出手臂。

鸣人紧张地揉揉鼻子,有点高兴,却又不太敢动,万一佐助驴他呢,这人又不是第一次逗他,次次都上当的话就太丢脸啦!

“过来啊。”佐助不耐烦地催促道。

鸣人笑了笑,高高兴兴地蹦进人家怀里,结结实实地跟佐助拥抱了一把。

哦,都是佐助的气味,有点香,鸣人用鼻尖蹭过佐助的脖子。

“高兴了?”佐助抱着鸣人的腰,感受到隔着衣服传来的热量,其实明明可以一眼看穿他在装可怜,漩涡鸣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开始对他用的小花招,偏偏每次还真的没办法拒绝。

“送你回家吗?”佐助说。

“好啊!”

佐助忍不住翘起了嘴角,你喜欢我喜欢得要死啊知道吗?一点点喜欢是多烂的谎?白痴。

“佐助……”鸣人坐在后座,喊了他一声。

“嗯?”

“干嘛不换酷一点的自行车啊。”鸣人回忆了一下小樱的车,除了颜色,基本相差无几了。“女孩子才会骑这种车吧。”

你知道个屁。就你那点脑容量,一辈子都追不到我你知道吗?

佐助冷冷地在心里吐槽。

“我喜欢。”佐助说。

“……你也蛮少女的嘛。”

佐助抓紧了车把,有些想把人带进沟里去。

“没有后座啊。”佐助冷不丁道。

“嗯?”鸣人下意识反问,过了好半会却不出声了。

佐助有些得意地笑起来。

“脸红了吧。”

“……啰嗦死了。”混蛋佐助,鸣人脸发烧地把额头靠到佐助的背上去。

两家离得并不算远,嘴炮一阵也就到了,佐助在住宅区内的小十字路口长腿一撑地,停了下来。鸣人的家,一眼就看得到了。

“下车啊。”佐助喊。

鸣人才磨磨蹭蹭慢慢吞吞地离开后座,站在佐助旁边,憋足了气,才粗声粗气道,“你……要不要做我男朋友啊?”

佐助要笑,鸣人下意识转身就想跑,佐助赶紧抓住他手腕,“搞什么?”

“你又要笑我了。”

“开心也不行?”佐助不是很爽地撇了一下嘴。

“嗯,那你……”鸣人小心地抬起眼皮看他。

“再说一遍。”佐助说。

鸣人恶狠狠地瞪他,片刻才低声又重复了一遍:“你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不要。”佐助立马爽快地回绝,说完还蹬着自行车转了一个弯。

鸣人被他两个字砸得懵逼啊,随后反应过来简直是气得哆嗦,抓起背包就往佐助的方向扔。可惜手抖,没砸准。

佐助骑着自行车一下子走远了。

“等我电话啊,吊车尾的。”

我呸。

挨千刀的小碧池。

鸣人气得真是蛋疼,只能捡起自己的包燃烧小宇宙的往家里的方向奔回去。

佐助神清气爽地骑车往原路返回,想到鸣人气得鼓起的脸颊就有些好笑,他当然知道他过分,但又怎么样?

他就是想要看看,他多恶劣,多冷淡,鸣人却还是会喜欢他,呆在他身边多久。

“我喜欢你。”

这么轻飘飘的四个字,他听得多了。

“坚持住啊,白痴。”佐助把车蹬得飞快,风自由的穿过他的头发和衣领。

我就快喜欢上你了。

 

END

  619 68
评论(68)
热度(619)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