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佐鸣】男神教你如何撩小受 (续一)

佐助牵着狗散完步回来,直到回到卧室才想起来某件事,拉布拉多趴在他的门口用湿漉漉的眼睛正安静的看着他,可怜又可爱,它才四个月大。佐助朝它酷酷的勾了勾手指头,狗摇摇尾巴却没有动。手机刚打通一声,对面接起来的速度令他吃惊。

佐助一怔,过了会唇角便翘了翘,也忘了要逗狗。

“等很久了吧。”

“……只是经过顺手啦,混蛋。”

“哦,经过。”

“嗯……我想,”颇为纠结的声音,以至于都能令佐助想象出他是怎样地皱着眉头,怎么地用牙齿轻咬着饱满的下唇。

“嗯?”佐助耐心的问。

“要和我去看电影吗?”鸣人为掩饰尴尬每次都只好粗声粗气才让自己显得有底气。

“你在邀请我?”态度能再好点?佐助无声的笑,但鸣人看不到。

“那是和女孩子做的事情吧。”佐助拿起手机搜索了一下附近的电影院,点进去看了看最新上映的片子。

“唔……和佐助也可以做啊。”

“你谈恋爱想做的事都是和我吧。”

“是啊。”坦荡荡的回复,居然让佐助没法反驳回去。这个人在某些方面直白的程度真是他也望尘莫及。

“再说,你这个混蛋,还要我说多少次啊。”

“那就说啊。”佐助舒适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天花板,多几次都不嫌多。

“我喜欢你啊。”超小声。

“真是熟悉的台词啊。”

“我一直在忍着你,你知道吗?”鸣人嘀咕着说,“我喜欢你才让着你。”

“要我赞美你的品格吗?”

“好好珍惜我就好啦……刚才笑了吧,你这个魔鬼。”

佐助淡淡地说:“干嘛只找我,喜欢我也很奇怪吧。”

“哎……”鸣人在那边期期艾艾,“他们都没你好看啊。”

“你就喜欢我这张脸?”佐助挑挑眉。

鸣人在那边停顿了一下。

“不然还会喜欢你哪点啊,乖乖等着我。”

佐助看着被挂断的通话,将它放到一边,夏天的夜晚总是令人昏昏欲睡,但佐助并没来得及进入睡眠。鸣人来得非常及时,佐助并未锁门,听得到鸣人在楼下结结巴巴的跟他妈妈聊天,可能是因为心虚吧,反正鸣人对他妈妈的态度总是装可爱的讨好又带着些拘谨的小心翼翼。

白痴……

佐助闭着眼睛,听着哒吧哒吧的上楼声。

“佐助?”鸣人推开他的房门,慢慢挪到他的床旁边。

佐助能感觉到鸣人凑得近了,结果鼻梁被干燥的手指不客气的夹住,佐助锐利的瞪着来人,鸣人嘿嘿嘿的笑着放开他,又很安静的趴在他旁边,很认真地问。

“佐助睡着了吗?”

“睡着了。”

“很累吗?”

“跑着来的?”

“嗯。”大力点头。

“这么急?”

“太晚回去会被玖辛奈骂的。”

“被骂也要找我?”

鸣人被他看得有些想挪开视线,可又不想认输,然而嘴巴里那句话“是啊”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

佐助直视着他的双眼,这个要命的混血儿哦,有一双真是非常好看的眼睛,他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忽然笑了笑。

鸣人把脸埋到床单上,佐助拎起他的衣领,“你有这么容易害羞吗?”说完还忍不住笑了笑。

“不是害羞,笨蛋。”鸣人耳尖都红透了,但佐助揶揄的目光又令他有些生气。

鸣人一把摁着佐助的后脑勺把人的脑袋压到自己的左边的胸口上。

佐助有些始料未及,鸣人的体香窜入他的鼻腔,一声声有力的心跳传到了他的耳朵,佐助枕着鸣人的胸口,嗡嗡的听到鸣人不太清楚的声音道。

“是心动啊。笨蛋佐助。”

佐助也不知道怎么,竟然一下子脸也渐渐热了。自认为撩汉王子的他今天竟然反被受成功的撩到了,真是难以置信。但他却不能否认,这种陌生的感觉还蛮妙的,以至于令他现在全身都淌着一股神奇的暖流。

他们走下楼去,鸣人盯着佐助白皙的脖子,忍不住伸手拍了一下,佐助回过头淡淡的扫他一眼。

“说再见啊。”佐助带着人经过客厅,他的语气多充满了戏谑啊,以至于鸣人被他看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佐助,不能总是欺负鸣人啊。”妈妈一边把花瓶的花换下来,边好笑的看着他们,

佐助有些不大高兴地噘了噘嘴。

我只欺负他一个人,他应该感恩戴德了。

鸣人有些新奇地看着他,像发现了新大陆,怎么说啊,佐助对家人这幅撒娇的表情还真是……很可爱啊,太少见啦。

“走啊。”佐助走过来,手掌托住他的脑勺推着他走。

“阿姨再见。”

“……狗腿子。”佐助骂他。

 

“怎么了,不是很能说吗?”

“静静感受气氛好吗,你这个没情趣的家伙。”

两个人走在马路上,路灯发着一圈绒绒的,橘黄色的暖光,夜风温暖的吹拂着他们。

“感觉真好。”鸣人傻傻的笑着,露出了个过于灿烂的笑。

佐助不想打击他,就没有回应,但是晃得过近的手真是令他为难。

“想我牵吗?”佐助扬着漂亮的下巴转头看他,偏偏这回面无表情,连语气都很淡。

“这太奇怪啦。”

“那你靠那么近。”

鸣人几乎已经都知道佐助每次都揶揄他戏弄他的套路了,他又不是M,却每次都会禁不住跳进去。

他低下头去,还是有些执着今天那个对于他而言相当重要的问题,但是直觉又告诉他,还是不要破坏现今这个还算美好的气氛了吧。说不准,更具体的答案反而是个折磨啊。

但是,犹犹豫豫却更从不是他的作风。

“佐助,那个啊,是真的吗?”

“嗯?”

“就是……”

“不必这样吞吞吐吐了吧。”佐助停下来皱起了眉。

“佐助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吗?”鸣人垂着头,站到了他面前问。

佐助被他问得一愣:“你难道要哭吗?”

鸣人站着觉得心里难受,只好蹲了下去。

佐助看着他的头顶,也静静地蹲在他对面。

“虽然佐助也许只是逗逗我,但是我很在意啊。”

鸣人抬起眼睛看着他。

佐助感觉胃被人狠狠的捏了一把,鸣人有些发红的眼睛真是刺激啊。

“是真的。”佐助轻轻的说。

“不是我吗。”鸣人撇撇嘴,声音都有些变调了。

佐助摸摸他的头,揽着他的脑袋带到自己的肩膀上。

“不是啊。”

“呜……”

“哭也没有用。”

“尼玛。”

“何况是假哭。”

鸣人张开嘴咬了口他的脖子,佐助两指夹住他的下巴将他推开。

“这么黏我?”

佐助无声看他。

“那以后呢,我去什么大学你也会跟着我吗?”

鸣人愣愣地看他。

“不过只剩下半年,你却根本想都没想过吧。”

忽然这么跳跃性的问题,鸣人被他堵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你喜欢我?”佐助有点冷酷地笑了一下。

“我现在喜欢宠着你,喜欢你跟着我,但没准这种感觉哪天就腻了。如果你以后一直追不上我的脚步,我不想再停下来等你,也许某一天看见你就很烦……”佐助忽然不说了。

鸣人皱着鼻子,倔强的蹙着眉头,两道愚蠢的眼泪还是挤出眼眶掉了下去。

佐助伸手帮他擦掉,半饷都没说话,过了好久,他才用了鲜少会对鸣人的严肃的语气。

“我不想只是听到你说喜欢我。”

鸣人委屈的看着他。

“我占有欲很强。”

佐助看着鸣人惊讶的神情,夹带着难过的双眼。

他伸手掐了掐鸣人的脸,很苦恼地说:“所以我不想冒险。”

“我玩不起。”佐助说。

 

想打END,这个月写的东西真是没法看了。

 

  233 28
评论(28)
热度(233)
  1. 腿辣么长秃杉 转载了此文字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