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冬季,在阿尔卑斯的群山,两名滑雪者登上了高山的山岭,惊扰了恐慌的鹿,鹿群纷纷敞足奔下山间。一只鹿妈妈因为恶劣的冬季,四肢疲惫不堪已不能奔跑。它看着登山者,作出决定,快速地跳跃朝结冰的山下跑去。

当前肢踩到石块,失力支撑,鹿重重地一头栽下,砸得雪花飞溅。然而这只是它宣告它死亡的第一响。它不断在覆着雪的山间一路摔下去,镜头跟拍着,从高山摔到更低,它的前肢被摔断,身体软绵绵的翻滚着落到低处,落下高高的深涯。

砸到陡峭的山壁发出一声巨响,继续往下摔落,直到最后四肢扭曲得砸进一条清澈的溪流。

比起迷路爬到内陆的海豹,海洋里的生物,或食肉动物在森林及草原间的弱肉强食。这真的是我看到过死得最惨烈的一种死法。

然而纪录片告诉我这种情况是常态了。

  8 2
 
评论(2)
热度(8)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