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佐鸣】温暖与星光的一夜

※受宠攻为什么这么好吃啦!


<<<


“我是你的阻碍吗?佐助。”鸣人直视他的双眼,波澜不惊的问出这句积压许久的话语,他语气里的平静让身旁的那位被提问者都有些惊讶。

佐助反对的拧起眉头,这句话并不陌生,的确曾有人对他说过类似的话,也曾提醒漩涡鸣人这个人将会对他造成多大的影响以至于不能进行正确的判断。那个人当时的建议是,“做个了断”,他并没接受。

佐助看起来有些挣扎,无论怎么样,这说明流言已经传到鸣人的耳朵了。那么,鸣人是吗?他已经变得如此有影响力了么?是不是真正待在他身边就只会裹足不前,也不是吧,他是否就这点毅力,就这点能耐。难道他不是真正的正变得强大?

“如果你是这条道路上的荆棘,那我誓必会斩断的。”佐助沉默半饷给了他一个笃定的答案。

“然而,”佐助伸出手似乎想要触碰他的肩膀,但手指却只滞留在空气。

“你不是麻烦,也不会成为我超越他的障碍,你是……”佐助迷惘而艰难的想要组织一句正确的语言,“你是我最亲密的朋友。”也许是最贴切的了。

鸣人怔了怔,随机愉悦的笑起来:“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

这样就显得这阵子他们因为这事闹得很紧绷的关系像个玩笑。事实上佐助自从离开队伍后就逐渐跟他有些渐行渐远,鸣人一直担心他会被那个人完全腐蚀。

鸣人厌恶那个人试图分离他与佐助的友谊,但更痛恨自己的弱小。他的家人死于2203年的战争,失去家人的庇护他只能凭靠自己生存下来,相当艰难。佐助及他的家人曾给予过他许多帮助,直到悲剧又再次降临。

不会停止的。那时候他才真正意义上的理解到这一点,战争没法根除,根本也不会存在永久的和平,任何细小的变动都足够打破那层岌岌可危伪装的面纱。

这里有着青草的甜味道,窸窸窣窣的虫鸣,与时不时吹来的一阵阵舒爽的风,月光清冷,它像极了过去,似乎还是一个真正的安乐园,硝烟,别离,牺牲都不曾发生。而,这个夜晚同样注定有别以往的任何一夜。

“佐助记得当初说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吗?”鸣人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仰望着满天星幕。

佐助很浅的露出一个笑来,同他一起看向银河。

“不会忘,也不会变。”

“事实上,我有一个机会。”

佐助转过头看他。

“你知道自来也吧。”

佐助没有言语。

鸣人径自说下去,“他答应收我为徒。”

佐助挑起眉:“是好事对吧?”

“嗯。”鸣人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意味着……”

“我要离开这个地方了。”鸣人这才看向他。“或许是最好的?”

“你知道我是不会阻拦你的吧。”佐助认真的凝视他,“只要是你渴望的。”

“或许。”鸣人心想,但是这会他又不那么确定了。

“你会成功的。”佐助朝他鼓励的微笑。

他那样淡然,好像对于所有的意外都可以全盘接受。鸣人了解佐助所有的过往,他们一起长大,也曾面对过许多伤痛与困难。他知道佐助不会轻易放下对那些人的仇恨,尤其来自最爱的那个人的背叛。

“你知道现在还不是机会,对吧?别轻举妄动。”鸣人叮嘱他。

“我有计划,鸣人。”佐助说。鸣人吃了一惊,如果不是直视他的双眼,他都不会知道佐助的仇恨如此锐利,他几乎被这样的佐助刺伤。

“我有一个队伍。”

“但远远不够。佐助,他一直在诱导你。”鸣人反对的提出。

“表面上而已。”佐助说。

“这么说你有想法?”

佐助却不再回答他了。

鸣人心里叹了一口气,他起身半跪在佐助面前。“我将会有几年的时间见不到你,我想我会思念你的,因为这会儿还没离开好像就开始了。我知道那个人曾经对你有多重要,还知道佐助真正的连自己都不清楚的想法。”

佐助看着他,内心有些震动,他张了张嘴唇,希望鸣人能够沉默却又希望他能够继续进行下去。

“我也知道,即使我再告诫你多小心,你可能也不会听我的,但是你知道吧我一离开就再没有人会替你挡子弹了。你的这条命是属于我的,别再轻易冒险,别死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等我回来。

佐助把额头抵上鸣人的额头。

“还是这么傻。”

“彼此彼此吧。”

“我不能全部答应你。”佐助轻轻的说。“但是,我可以保证不再单枪匹马再随意拿生命去冒险,而且,我也没忘了我们的承诺。”

鸣人把手放在佐助的后脑勺,静静的闭上眼睛,唇间带着笑意,“说好了,佐助。”

“嗯。”佐助感受着近在咫尺的温度与呼吸。这一刻,他忽然真正的不舍了起来,这种感受跟以前有过的多么相似。

真是憋半天才搞出这么一个文名的我,没sei了

  74 9
评论(9)
热度(74)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