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佐鸣】男神教你如何撩小受 (续尾)

※有一些内容算是对上篇评论的回答


<<<

佐助撑着下颌看向窗外,长廊外的树荫下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坪,不少人正席地而坐。他在翻书的间隙中不自觉走了神,已经是第五次了,书中熟悉的文字在那顷刻间就犹如幻化成了抽象的字母,他什么再也看不下去。

一个忧郁的,同时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大男孩,过于好看的长相总是能吸引住别人的诸多目光。

“真麻烦。”鹿丸坐到了他的对面。

佐助轻轻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

“你知道他是笨蛋吧。”

“如果你是为他来做说客的话就大可不必,老实说他动不动就向你求助的举动就蛮惹人生厌的。”

鹿丸听完这话也没有什么反应,眼神也不自觉看往窗外天边的游云。

“我还什么都没说吧。”鹿丸一脸果然很麻烦的模样,却仍保持语速平平的口气。“好歹用对方法啊。”

佐助却忽然对他勾起一个短促的嘲笑。

“只能这样。先走一步。”他收拾着自己桌面上的东西丢进背包,根本不留人余地就先离开了。他一向不喜欢鸣人的朋友来当说客,就像他永远不理解为什么需要对他们作出解释呢?

鸣人从拐弯处走出来,等待已久的模样,佐助仔细的看他几眼,很好,对方看起来还不错。

“佐助!”

佐助没有理他。

“你要去哪?”

“回家。”

“嗯嗯?你才出门没多久吧。”

“你又知道。”

鸣人手指抠抠脸颊,鼓起勇气后那晃着的手就握住了佐助的手掌,他倔强的仰起脖子面对着佐助的目光直视回去。

佐助沉默地收回目光看向前路的地面:“这么主动跟谁谁学?”

“不然你根本不会理我吧混蛋。”

“是啊。”佐助回握他的手,“不想看到你”

鸣人闻言便有些诧异的看他,佐助过于低落的语气令整他个人看起来都有些阴郁与消沉。

“唔,怎么了啊。”鸣人抿紧唇,轻轻的晃了晃两个人牵着的手,路人好奇的视线通通都被他们忽略掉了。

“我对你很糟?”佐助问。

“怎么会忽然问这种问题,你挺好的啊。”鸣人小心的窥视着他。

“你的朋友们好像都不这么认为。”佐助停下来凑近他,“我对你太过恶劣了?”

然而鸣人才没把话听进去呢,他微张着唇,只知道佐助在他眼前忽然放大的五官相当使他受刺激而已。

“我又不是真的笨蛋,我自己有感觉啦。”鸣人小心的戳戳他的脑袋,“会在意这种问题的佐助才很奇怪。”

佐助静静的打量了他半饷,薄薄的嘴唇无情的吐出两个字:“白痴。”

想太多的我才辛苦吧,是不是只要任他只傻傻的喜欢我就可以了?

我也想看到他能为我更努力些啊。

有错吗?

那喜欢是得有廉价啊,怪不得许多人的初恋通通都无一而终,抱着的多数也是过家家的玩票心情吧。

他生气,但更多的也是意识到对自己情绪的掌控力并没有那么强。

“跟了我多久?”

“哈,也没多久啦。”鸣人干巴巴的笑了两声。

“你是不是都打不跑?”

“你干嘛要打跑我啦,我舍不得佐助啊。”

“谁教会你说这些肉麻的话。”

这个傻瓜也不是不能理解他的心情的是不是?也许去喜欢这种傻子也不错吧,起码一心一意,也时刻能令人感受到他的真心。

“你的智商能考大学吗?”

“……能吧。”

佐助扫他一眼。

“能啦!佐助也稍微对我有点自信啊。”

“自信不是我给你的吧,加加油怎么样?”佐助扣紧他的手指,感受着彼此的手心传出来的体温,其实这样亲密的牵手给人的感觉本身就很与众不同,多么奇妙。

鸣人忽然鼻子酸了一下。

“为佐助加油吗?”

佐助轻轻的嗯一声。

“不是说没动力吗?我够不够?”

“嗯?”鸣人眨着眼不太明白的看他。

“考上大学就在一起。”佐助说,“不然就不要你。”

鸣人苦着脸:“我成绩很烂的。”

“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吧。”

“不过我会努力的。佐助别嫌弃我。”

佐助看看他一脸苦逼的脸,心说我又不是第一天嫌弃你,然而不知怎的,心情竟然也轻松了一些。
“看你表现。”

他当然可以承受指责,但对于他来说,打破他人生规划的是鸣人啊。他也有困扰和感觉头疼的时候,但是爱情的话,除了彼此,旁人多数情况下恐怕都没资格插话吧。

佐助松开握着鸣人的手,鸣人抬头看他,佐助淡淡道,“不热吗?”

鸣人往裤子上蹭蹭掌心上的汗,其实只是走那么一段路而已,他紧张得后背都已经出汗了。

佐助看他沉默的样子,也没有去说话。那夜的谈话兴许是真的过于突然,本来鸣人兴致正高要和他看电影的约会也轻易的被他几句话搞砸了。

他懂得该如何去安抚,照顾鸣人的情绪,如果当他不那么做时,原因就只是他不想那样做而已。

如他所言,他确实能够宠着鸣人,偶尔放任自己陪他做一些喜欢做的事。但他是很贪心的,如果决定交付出真心,对方也必须同样如此。而恋爱这件事本身就在他人生计划中提前了太多了,他对许多事都有足够的自信与把握,但鸣人不是。

就如同鸣人意外的能令他作出许多改变一样,他也会对未来担忧和不可避免的诸多考虑。

他们并肩走在树荫下的人行道上,在绿叶的细隙中打下斑驳的金色阳光。
他们有过无数次这样的时刻。保持着相当宁静,惬意,默契的沉默。

鸣人身上有着一股很像椰子汁的甜味,然而最糟糕的仍是他在笑着的时候,使人轻易联想到蓝天碧海阳光沙滩。在刚侧过脸来的佐助忽然就感觉到自己一下子有些难以移开视线了,同时的,他的眼神里也传递出了问号,为了某人那个过于甜蜜的微笑。

鸣人便就说:“不知道我有没有说过这个?”

“嗯?”

“我也很想宠着佐助啊。”鸣人告着白,“其实无论你怎样都吸引我啦,骄傲臭屁的样子虽然有些欠揍,但确实都挺迷人啊。也许大多数姑娘喜欢坏小子就是因为这样吧。”

“突然这么甜?”

“讨好你啊。”

“抖M。”佐助说。

“我是在配合你的S啊。”

“白痴。”

“笨蛋佐助。”鸣人想了想又说,“你知道你挺傻帽的?”

佐助用了有些锐利的目光看他。

“你这样已经对我不管用啦。”鸣人放松的耸了一下肩膀,“我有将佐助的许多事都放在第一,我知道佐助对我也一样。所以我知道佐助的用意哦,尽管你认为我并不会懂。”

佐助感觉到自己的喉咙紧了紧。

“说说看。”

“自行体会行不行。”

佐助忽然浅浅的笑了一下。他欣赏鸣人的直率,直截了当也轻而易举的将他内心缠绕的事拿到了台面上来讲。

也许其实真的不是笨蛋,就如同他说过的很多次那样,卖蠢的讨好他而已。

 

彩蛋:

“妈妈。”鸣人倒在地板上一脸苦哈哈的问,“当初爸爸是怎么跟你好的啊。”

玖辛奈大笑了两声,“当然是他老早就拜倒在老娘的裙下啦,爸爸从小学的时候就喜欢妈妈啦,是不是啊爸爸。”说着还一巴掌拍了拍旁边正帮着磨指甲的无辜的男人。

“可是……”鸣人暼了暼实力宠溺微笑的爸爸,又继续苦恼的道,“妈妈你都没有考上大学啊。”

“什么啊鸣人,你要知道哦,人和人擅长的东西都不一样,就算妈妈学习不好,可是妈妈长得好看啊!”玖辛奈理直气壮道。

鸣人知道是理不出答案了,垂头丧气的走出他们的房间,然后看了看半天手机。

[佐助,你觉得我怎么样?]

[不怎么样]

[我就没有什么优点吗我说!]

[你自己倒是说说看。]

[那你干嘛喜欢我?]

[只是喜欢你喜欢我的样子而已。]

[嗯?]

[就好像我真的能成为你眼中的我一样。]

鸣人愣了愣。

你就是啊!

 

 

END

不能再写这种无脑文了!

  220 18
评论(18)
热度(220)
  1. 腿辣么长秃杉 转载了此文字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