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希望不会嫌我烦

我是比较偏爱吃受宠攻的,因为少,也就越发更稀罕。但太攻控与太受控的文我也会看得不舒服。以前看人推荐文说攻宠受甜甜甜,然而去看后大多数的感受都是,难道受是个黑洞吗?不能接受另一方根本没有付出的恩爱,攻宠受,也绝不是什么理所应当的,喜欢你才宠你,相对的,受如果有同样的心情绝对也会这样做。

当然我写这些不是为了说服谁,看文毕竟很主观的一件事,就是看到你们的评论,我也有话想说说而已。

有人会注意到那个细节?当鸣人来找佐助时,他再次主动时,佐助紧紧回握住了鸣人的手,而他的台词是,我不想看到你。

其实我有把这个写成佐助示弱的表示,也有说明他再次被鸣人打动,但好像太隐晦,没人看出来。

而这篇文主要的地方是,鸣人和佐助并没有在交往。追人与被追的当然是后者占有主导权,因为被追的人有选择权,他们随时可以选择,要,还是不要。

尽管佐助对鸣人的追求早就心动了,他仍在犹豫着没有回应。在此期间,对于鸣人的温柔,佐助却都有在尝试回应他,或者说忍不住在回应他。

所以最后他有作出一个承诺,说,考上大学再在一起。

鸣人也有曾对佐助说过,我都是在让着你。

鸣人还有一段假哭,想写的就是鸣人表现得那么软萌还是有着自己的心眼的,知道装可怜佐助就会让步。尽管那时候佐助没有,反而说了令他意外的使他内心震动的话。

有人说佐助是不是想太多了,鸣人会不会很累,其实不,因为鸣人说他理解啊,在佐助单方面认为鸣人的时候,鸣人坦白了,说我都懂佐助。

佐助想考验的并不是鸣人的真心,从来都是决心哪。

我想写的其实就是,鸣人把佐助追到手了,这个追并不仅仅是顺利拐来当男朋友而已。佐助想要的爱情是,长久。我以前有写过一篇文,说的是佐助只想谈一场一辈子的恋爱。可能是自己喜好的问题吧,一直有基友说我萌点长歪。所以很喜欢naruholic 姑娘的这条评论,因为有人看到了这种理解。

 

“這篇文讓我聯想到現實生活中的愛情,真的碰過和佐助心態和作法都很類似的人~~~只能說這種人像沙漠,不管往裡面灌溉多少的水,永遠不夠,因為他的心沒有安全感,水一下就流掉了,等到灌溉的人沒水了又得不到果實,兩個人的感情絕對會結束的......這樣的人害怕自己努力之後被辜負,付出之後被傷害,所以甘願永遠當一片沙漠.......等待著一條豐沛的河流經過把自己變成綠洲........常常一等就是一輩子,佐助很幸運,他有鳴人這麼專情的一條河。”

 

写文最烂的是写手出来解释他写的是什么的时候。

但管它呢,我就是要说说。

攻和受都是人,佐助和鸣人都有会弱点,同时也都有闪闪发光的某种令人神往的特质。鸣人的特质,佐助看到了,而佐助的,鸣人一直都在注视着。

感情上双方都需要被宠爱,鸣人乐于向佐助付出爱,佐助也在感受这种爱,并为它而打动,所以他也打算回应这份爱。

如果真的还是为鸣人委屈心疼的,可以去看看冰山与逗比,反正我觉得互宠得是挺腻歪的。

也许可能对于看惯攻宠受的人来说,这样对受真是冷淡啊没感受到爱啊。

但我想,毕竟也有人看到了。

佐助跟鸣人说:就好像我真的能成为你眼中的我一样。这句话的意思,跟我当初看巨人被三笠打动的那句话有些相似,即是那句——有你在,我就无所不能。

鸣人有让佐助感受到这种力量。

就是如此。

石康在《那些不值钱的经验》有一段我很喜欢的话,当个结尾。

 

我说我喜欢你,我就是比你更长久地喜欢你,不依你的态度而改变,你当然很难懂得这一点。

我说我想你,我就是总会想着你,尽管我没有天天告诉你我想着你,我不是一冲动才说出某一句过后就会改变的话,我是想过之后才说出的,我的话比你的更坚定,当然你也很难理解这一点。

那一次你感动了我,你就几乎是永远地感动了我,因为我会记住那感动,我解理你是易变的,反复的,矛盾的,我懂得你寒酸的人性与贫乏的梦想。

你不会懂得,正是它们在打动我,你的伪装同样会打动我,在我识破你小小的狡猾与自我保护的时候,我喜欢你,就连你的自以为是也一点不影响我喜欢你,我离开你也不会影响我喜欢你,当我记住那一刻,那一刻的你忘乎所以,表现出超乎于一切的真诚。


  89 27
 
评论(27)
热度(89)
  1. 腿辣么长秃杉 转载了此文字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