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佐鸣】今天是520日

他怎能用那样的双眼凝视我。

 

01

“再来一次。”佐助从坐垫上爬起来,鸣人与他交手从都不会放水。他的后背与手臂的三角肌既麻又疼,然而不服输,想赢他的欲望从来没有哪怕一次有分秒的减退。

不如说。

他噙着一抹笑,愉悦又兴奋。他猜鸣人也乐于欣赏的看他这方面,愈是有胜欲愈是倔强的人,赢时才方能体会其中滋味。这点对于他们彼此来说都相同。

仅十几分钟的来回对决,令他们都气喘吁吁,鸣人擦掉额头薄薄的汗,仍是同意了他任性的要求。

彼此在两米外跃跃欲试,佐助素来惯于进攻,此次也毫不意外。他有力而速度的朝鸣人的下巴笔直踢去,鸣人委身躲过却一把抱住他的腰,在他落地的瞬间借力将他掀倒在地,手肘重重的压住了佐助的脖子。

佐助急促的呼吸尚未平静,他看着压在上方的鸣人。

兴许再来更多次,他就将会习惯了。

“你又赢。”

“佐助进步太快了。”鸣人如此说,却很自信的笑,讲完便松开他站了起来。他从小就开始练跆拳道,对于佐助这种新人他倘若还对付不了那就太令一直教导他的教练笑掉大牙了。

“我要先走了,佐助。”鸣人捡起自己的水和毛巾,同佐助道了别。

佐助目送他离开直至那个身影消失,他躺在有汗味的坐垫上,看着高高的天花板,灯光太亮了。

 

假如,你们是更进一步的好朋友。

这时,你就该追出来,攀上他的肩膀,把自己的重量分给他一些,然后享受的看着他对你笑。

假如,你们真的足够好。

你想,你可能会呆在他的公寓,等到晚得必须回家的时候,央求一下,接着等待他邀请你住下来。

假如,他会允许你做一些更过分的事情。

……

佐助呆了好一阵才从场馆离开,再到周三他们才会见面。

 

这地方不能玩了

 

他已经开始在折磨他了,他想。

 

 

02

佐助站在广场的中央,鸣人就在他身边晃荡着,童趣的踩着方块格子。

他和我差不多高,佐助私下打量着。

身材匀称,精瘦。

而他的手,我伸手也能握住。佐助的确在心里伸出了手,而现实里,他仍只是看着对方,直到鸣人感受到目光。

“到塔上去。”佐助说,指了指几百米的高塔顶端,登上那能看整个城市的夜景。

他曾一个人去看过。

现在,他希望能够两个人一起。

 

 

03

它最初是以那样的形态出现的,到后来它才有了更为具体的形象。首先从它的躯体,后来是令他快乐的手足,最后,才是它的五官。

它成为了他,一个令他感觉迷茫的人。

鸣人起床收拾着在地板上的脏衣服,一并收拾着他糟糕的坏心情,将它们通通倒进洗衣机里。

但这并不能使他心思清明。

他为自己找到的解释只有一个,他感到孤独了。

 

 

03

他有着最朝气的十八岁,脸庞干净光洁,阳光打在他金色的睫毛上,佐助将目光移向别处。

他迟早会叫他发疯的。

“这已经是你吃的第二个冰淇淋了。”佐助好心提醒他。

鸣人狡诈的看向他:“我还能吃第三个。”

“你迟早会像他一样。”佐助抬抬下巴看着前方身材肥胖的中年人。

鸣人立即噗嗤笑起来,笑个不停,下巴都沾上冰淇淋。

佐助嫌恶的看着他,鸣人脸都笑红了,抬起手背擦掉了它们。

“你比我还小一岁,不要这么严肃?”

“这不是由年龄来决定的。”佐助说。

“是是是,你最——厉害。”鸣人带着笑意啃咬着剩下的冰淇淋。


  佐助也笑。

 只是想笑而已。
   

04

鸣人从沙发的另一面过来,趴在他腰上。佐助动了动。

“服从。”鸣人严肃地说。

佐助投降地老实趴着,但他敏感地感觉到鸣人的手指来到了他的腰部,然而他并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

不应该跟一个永远不会输的人赌,管它赌的是什么。佐助在为此付出代价。

他感到鸣人掀开了他的衬衫,手掌在某块皮肤上大力摩擦了一下。

佐助沉默的笑了笑。

不为别的,只是为这种亲密。

他想,他喜欢鸣人靠着他,最为接近最好。

然后便是不太好的东西了,他抖了一下,听到鸣人从胸腔发出闷笑的声音。

纤细的笔头在他皮肤上移动着,鸣人很认真的在他的腰上写字,佐助把下巴埋进柔软的抱枕中。在那块地方,鸣人的呼吸也极接近的打在他的皮肤上。

痒,但他克制着没有动,因鸣人还会时不时还会对他要求。

并没有更漫长,鸣人的下巴从他的腰上抬起来,然后拉下了他的衬衫,轻轻的拍了拍。

佐助听到鸣人的声音说,这是我的秘密。

 

05

一个秘密。

恐怕在今夜过后便不再是了。然而,鸣人并不能确定佐助会不会看它们,尽管,只要他站在镜子前转过身去,就能全部将他秘密,将他整个人全部看清。

他想他为自己能够这样做而自豪。

 

 

06

他们喝了酒。

他们膝头相触的窝在沙发上玩游戏,输家更多的总是佐助。鸣人同情的看着他,“跟我认输,我就放过你。”

佐助狐疑的解开自己的扣子。

“你还想写些什么?”

鸣人盯着他,半天,使劲不让自己笑出来。

“我想与你分享的秘密,只有那一个。”

 

07

他怎能用那样的双眼凝视我。
  这应当是他度过的一个最为愉快的周末了,同时也为他们能和谐的相处那么长而感到喜悦。
  佐助想起鸣人送他到楼下时,他们在灯光下彼此注视的目光。恍惚着却感到充满甜蜜,他的脚步有着酒醉的漂浮,从自己的房间走出。

佐助没有遗忘后背上的字,它们像虫子在他的皮肤上爬着,有时,占据了他所有的心思。而此刻,他站在浴室的镜面前,犹豫了片刻,脱掉衬衫转过身去。

清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你想要我吗

 

 

08

佐助托着鸣人的后脑勺,吻他,饱含柔情与感动的绵长的吻。

他感到,某些炽热的暖流正在他的体内,在他的血液里熊熊燃烧。

 

你是什么从时候发现你喜欢我的?

当我抑制不住总是想看着你的时候。

 

fin.

 

只是胡言乱语的一篇

  170 14
 
评论(14)
热度(170)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