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佐鸣】Love Without Tragedy

是滴,天窗的点梗

梗概:分手多年又再见的play…… 

 

01

佐助看着坐在眼前的鸣人仍是感觉有些头晕目眩,恍如梦境般毫不真实的感受。

其实他们已经分开四年了,恋爱,同居,争吵,分手,断了联系。这四年间他完全失去和鸣人的联络,而他在期间确实也以防自己空下来想着那段无果的恋情成为了工作狂,但好歹有了好结果——如今事业有成,也不会像刚出职场那样手忙脚乱。

记忆中的鸣人跟现在的鸣人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只是少了当初的稚气,发觉他在看他,便对他微微一笑——鸣人式的笑容,就算现在看,仍还带着最初被俘获的悸动。

佐助忽然就觉得胃沉了,他放下了筷子。鸣人有些意外,还带了些着急地看他:“佐助吃饱了吗?”

佐助整了一下衣袖,客气地说:“谢谢你的招待,我可能……”要先走一步。

“一起吧。”鸣人抢先说。

佐助有点意外地看着他,同时也充满了诧异,他确实承认现在看到鸣人仍然是对他的一种挑战,但那些确实都过去了,当年他爱得轰轰烈烈,甚至相信至死不渝,也实在是——可笑。

活了二十多年也才真的明白这个道理,没有什么人是真正属于你的,当年怎么就那么天真呢,竟会认为……他真的是对方的一切。

所以爱情这种事……特别还是藕断丝连这种操蛋事,他真的实力拒绝。

任何暧昧任何旖旎的苗头都要立刻踩灭。

佐助缓缓一笑,鸣人瞬间就定住了,那是因为他看清了佐助的笑容中带有以往对方惯常讽刺与嘲弄别人的微笑。打死他也想不到,如今也会发生在他身上。

怎么可能不难受,怎么可能甘心,又怎么可能接受?他甚至——都没有好好地看他一次。

他买了单,急冲冲出去时大门根本已经找不到人的身影,他皱着眉头,忍住胃痛和搅心的难过一步步地走到外面停车的地方。

他换了新车,鸣人猜想,当初他买的那些被佐助视为蠢、低级趣味、毫无审美的东西肯定也都换掉了。

人生怎么会是这种蛋疼至极的过程呢。

鸣人追赶上去,其实佐助是真的已经打算要走了,意识到这点令他无比难受,但他还是迎上去,敲开了佐助的车窗。

兴许是没料到他会追过来,佐助的脸上还有一点吃惊。鸣人极力露出一个自认为还算灿烂的微笑,但话说出来却是……

“佐助……这就要走了吗?”

佐助盯着他,鸣人心里苦笑着,发现他抓着方向盘的手指有些用力。

当然是要走的,不然跟你这个EX聊过去吗?当初他们争吵的时候多狠啊,彼此都不给对方留后路,就像那个被甩到门上的那个杯子一样,四分五裂,他们完了。

“那,路上小心……再见。”鸣人立刻识趣地说,他行站直身体,佐助的车就一下子滑过去了,鸣人觉得那股风就像剑一样全扎在他身上。

他站在那里很久,还是没忍住,眼眶发热。

 

“听我说的,混蛋佐助,我在这里放一张超——大的球星海报。”

佐助看着他,一本正经地点头赞叹:“啊,多棒的审美啊,比那一边的油画可棒多了。”说完还抬抬下巴指了指放在墙边不仅精心挑选还花高价买回来的作品。

鸣人不满地噘了一下嘴。

然后两人目光相接,便忍不住同时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鸣人走过去抱住佐助的腰,将额头抵在佐助的肩窝上,闷声道:“这房子真的是属于我们的吗?”

佐助搂着他,一手挑起他的下巴,轻轻地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很酷地说:“是啊,毕竟你这么需要(离不开)我。”

鸣人笑起来,不服气了。“是你太爱我好吗!”

“是啊。”结果佐助很干脆地就承认了。

鸣人一下子感觉语塞,怎么说呢?他的情人有些这世上最好看的颜,认真起来的样子……轻易让他紧张,当他注视他时,鸣人便脸红,心速加快,说话也结巴了。

“你怎么老是这样勾引我啊!!!”

“哪样啊!”

佐助恶劣一笑,然后将他扑倒在沙发上,两人都气息不稳,佐助压在鸣人身上看着他,鸣人觉得心跳都慢了两拍。

“你怎么可以这么帅。”

“说出声了哦。”

“呸呸呸。”小碧池。

然后他们接起吻来,倾情投入,忘乎所以。

 

鸣人想起那些往事,他以前是真的相信他们真的能那样到天荒地老的。


02

“所以……”

佐助沉默地喝着酒,小樱看着他的样子忽然从心里叹了一口气,多么招蜂引蝶的男人啊,小樱猜要不是她坐在这,准备来搭讪的人就不会少,真庆幸当初她真的没追到他,这个男人太危险,为数不多的柔情还全都给了另外一个神秘的人。

“所以,你遇到他了,在我们就同住一片区域,半年从来都没有巧遇过你的情况下,他才回国没几天你们就在同一天同一家饭店遇见了,嗯……”小樱喝了一口鸡尾酒,不由得点头大声道,“不愧是只用了三个月就泡到了你的男人,太厉害了!”

佐助皱了一下眉:“你什么意思。”

小樱也一本正经起来:“我是说,佐助。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有缘和巧合,有的时候它更多属于故意。”她说完又忍不住啧啧起来,“我还没有说他一句不好呢,你就急成这样。”

佐助没有说话,低垂的眼仿佛也像沉浸在往事中,但春野樱是谁啊,她是不会浪费时间出来陪聊就为了让人光缅怀过去的。

“他到底长什么样,让你惦记成这样。”小樱忍不住八卦起来,曾经她是认为大概只有天仙般的颜值和凡人望尘莫及的高智商才能俘虏宇智波佐助的。但当时对方怎么回答的,“只是一个白痴而已。”当初那句话是带着多宠爱与幸福的口气提起的,她还记得,同时也庆幸,佐助真的找到了全心全意爱着的人,无论他是谁都好,也不管他是个男生,只要能给佐助带来幸福。

结果那幸福来得太快,没两年就飘走了。

“你想怎么办?”小樱企图最快地找出解决的办法。“如果他来倒追你,你要,还是不要?你呢?又预备怎么对付?”

佐助转过头看她,因为她说的这句话眼神而在波光涌动。就这样,你还坚持分什么手,还搞什么开车就走啊!

小樱感觉心很累,无力道:“算了,早几年前你就抵抗不住他诱惑你的方式,我也不相信你这几年能有什么长进。”

“我没有自信不会重蹈覆侧。”佐助说。

四年,说来多简单,其实很漫长。

“多不像你。我还是喜欢你日天日地的样子,好像全世界都是你的,你想要的从来就没有得不到。”小樱顿了顿,“而且,你怎么就确定他和你没有同样的想法?”

佐助的手指摩擦着杯子的边缘,忽然冷淡地笑了一下:“我看他倒是好得很。”

“我平时看你也很人模狗样啊。再说他怎么样,你应该不是最了解的那个人吗?我不喜欢老拿过去来谈的人,最重要的是——你还爱他吗,佐助。问问你自己吧,再没有别的人能知道答案了。”

小樱末了,还淡淡地加上了一句。

“哪有四年还忘不掉的人啊,忘不掉,肯定就是因为你不想忘而已。”

人生苦短,不要折磨自己。

即使明白那些道理,但是要走出那一步还是很难的,佐助正是明白这一点。即使他还爱他又怎么样,就可以将当初彼此带来的伤害给抵消吗?但更使他不安与泄气的是——他更多记住的不是当初撕破脸皮般的争执,而是……那些无数次他曾感到幸福与期待永恒的瞬间。

他能找到真正属于他的那个人吗?他真的会那样幸运吗?谁能一个笑容就能使他满足,谁又能令他奋不顾身奉献一切。他当年在教堂看着小叔叔结婚时曾产生过这些疑问,他当年给出的答案是——没有人。它就像一颗长在树顶的果实,可望不可及,佐助曾鄙夷过为了爱情而寻死觅活的人,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发生啊,到底是多爱才能如此轻贱自己。他一度冷眼旁观,像上帝般嘲讽地看着这一切。

然后,他的爱情来了。

他仿佛得到了一种全新的体验,世界似乎变得更好了,握着他的手时,拥抱时,甚至是在他的身边醒来时,他发现他得到了,那个曾经认为永远无法知晓的,遥不可及的答案。

佐助一脚踩住了刹车。

路灯孤独地发光发热,照亮黑暗。佐助反复地回想着小樱的话,它们仿佛有了生命般不断在他耳中盘旋。他将额头靠在方向盘上,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妥协了。

我很想你。

他滑动着喉结,闭着眼睛承受着这些又一次造访的情绪。他抗争过,他无数次令自己抗争过,但漩涡鸣人就是他人生中的克星,他的拒绝从来没有哪怕一次真的实现过。

他的手机静静地躺着,佐助伸过手将它拿了过来。

手指,熟悉地,输入了一个号码。

怎么可能还会在,这么多年的号码早就该不用了吧……

他忽然噎住。

拨号声犹如震耳欲聋。

苦涩从舌头上蔓延,滑入喉咙,佐助在等待的时间里感觉胃都在抗议地发疼了。他总算明白,当爱一个人时,就已经是折磨自己的开始了。

“喂?”他听见鸣人带着犹豫和不确定地问话。

“……你当年离开时,有没有后悔过?”佐助几乎是极力克制才没把自己颤抖的声线出卖,他单刀直入,希望能得到一个回答。

令人窒息的沉默。

佐助感觉胃部一阵的紧缩,喉咙很干,舌头发僵,鼻间酸涩,那是因为——他读懂了这个沉默,他更了解的是,当他每次服软与示弱时,通常第一个哭的,总是某人。

“我……想见佐助。”鸣人说。

 

当我有了爱人时,我定会马不停蹄,毫不停歇地奔向他,如同此生就将只剩下那一次见面。

03

他其实已经不同了,他好像高了,更瘦,佐助在拥抱他时这样想。

他换了新的香水,穿了奢侈品的服装,这是一种全然陌生的感觉,但是……还有漩涡鸣人独一无二的体香,他拥抱时比较喜欢抱住他脖子的习惯,还有拼命不哭但并没卵用的臭毛病。

不真实……像幻觉……像是他轻易一挥手就能变成一张张碎片的梦。

他做过无数次鸣人跑回来找他和好的梦,醒来时感受到的痛苦更多。曾听人说,他之所有在你梦中是因为他也正思念着你。

他无法确信。每次一软弱地想服输时,骄傲的自尊心便无法使他那样做。

但小樱让他明白——他是可以如此轻易地又能重新得到这一切,而他需要做的仅仅是……给对方一个允许的信号。

 

就是车啦

 

 

 

 

  382 19
评论(19)
热度(382)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