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佐鸣】宁缺毋滥

手滑删掉的文补一下档

配对:Sasuke/Naruto

梗概:两个傻瓜好像开始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但并不打算将它告诉自己中意的人的小甜饼?十六岁的男孩,十二岁的情商。


01

鸣人冲上阶梯时狠狠地撞了一下佐助的肩膀,不是因为身体上的疼痛,佐助抬起眼睛扫了一眼回过头来看着他的人,他拒绝承认鸣人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愤怒时,自己会感觉很受伤。

他们已经不再是12岁的小男孩了,早应该过了用这种弱智的方法来冷战的年纪。而最令佐助感到心寒的是,引起他们的冷战的只是一个与他无关的人。

他大概表现得很冷淡,又或许还有些满不在乎,因为鸣人看起来不仅仅是愤怒,还有点失措,和委屈。佐助忽然感到有些生气,气那些毫无根据的谣言,更气眼前那还一个劲生闷气的人,这又是他的错?他是不会先投降的!

佐助为此下定了决心。

他跟随着人潮一起走上楼梯去,吊车尾的垂头丧气地爬在他的前面。他们已经有整整两天没有对话了,每当鸣人又犯蠢听信那些谣言时,佐助也乐意让对方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

他应该对我道歉,佐助心里这么肯定地想,同时也有一丝丝委屈在心底滋生。他们应该是最好的朋友,最重要的是,他应该比她更重要!

 

这才是令佐助感到最受伤的事情。

 

多好的早晨,它的空气是最清新的,阳光是最好的。如果是以往,佐助在自己的座位上回过头去,吊车尾的就会朝他傻乎乎地笑,他也便能稍微表现得宽容些——不那么嫌弃他坐在他前边的犬冢牙。而此刻呢!他火冒三丈,抱着手臂冷漠地看着犬冢牙的身体再次往他的课桌上压时碰倒他的书。

流言中的另一个主角呢?也不是那么好过。小樱正襟危坐,脸蛋有点微微地涨红,她看向她的同桌井野毫不吝啬地对她展颜微笑,这意味着她们曾因为佐助发生的争执在这一刻都变得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这是示好同时也是歉意的微笑。

她已经得到了佐助的心了,为什么不能对她的好朋友宽容点呢?

佐助认为他应该已经表达得很生气了,也许正濒临爆发,他讨厌窸窸窣窣在背后偷偷议论他的声音,也很讨厌某一个人正为此烦恼,却憋着也宁愿不来询问他事实。

但是吊车尾的又善于露出小狗的眼神,他一定会因为那小狗的神情而原谅他,佐助不无泄气地无声叹了口气。

她有什么好呢?佐助分心地托腮看着在他不远处的小樱。她长得不是最好看的那位,但总挺精神的,追着他的样子,这令他联想到了鸣人,也许他们恰好是同类,鸣人那种一根筋的家伙,喜欢上什么人大概就不会再改变了。小樱的背很快就挺直了,显得硬邦邦的,佐助听到了议论的声音,他兴致缺缺地把视线挪开,感受到一道炤热的目光。

他回过头去,鸣人猛地低下头去,整个人看起来特别失落,可怜惨了。

“我只是再次确定我不喜欢她而已。”佐助在心里说,同时骂起了某一个白痴。 

 

 

 

 

02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的表白了。

佐助蹙着眉头,在脑子搜刮着自己有限的台词,要简洁明了但得委婉,他已经是注定要伤害这个女孩的心了。

“佐助……放学后,可以和你一起回家吗?”小樱勇敢地看着他,尽管她紧张又害羞。

佐助沉默了会。

“并不是你。”

“诶。”

“有喜欢的人了,但并不是你。”佐助说。

他确信对方已经听到了,他其实并未等待好一个女孩的眼泪,但他想她总该知道的,喜欢的不一定都会成为自己的。他伸了一下手,最终还是犹豫地停住,他总不会成为她的,那么也不该触碰她的眼泪。

 

如果你发脾气了,他就会小心翼翼地反过来跟着你,对你说抱歉。

这种事,他十二岁的时候就知道了,关于漩涡鸣人那些不入流的小花招。

鸣人是在游泳池找到他的,他知道真相后的第一时间便是来见佐助,但是不知怎的,所有要说的话却在面对着那人时全像白痴般全卡在了喉咙了,只能苍白地吐出来一句,“我很抱歉,佐助。”

“是吗?你不生气了吗?你不再冲我发火了?你现在终于知道我没有背叛我最好的朋友了?”佐助猛然冷淡地提高声音去反问着。

鸣人因为他咄咄逼人的问话而表现得惊慌失措,一向伶牙俐齿的他现在完全说不出一个字来。他不能反驳是因为,佐助说的都对,他的确在这两天是在埋怨着佐助的,他宁愿自己生气也不愿去当面问清楚佐助事实,而是听信了那些根本不存在的流言。

接着佐助又看到了吊车尾的露出了那种可怜巴巴的小狗眼神,佐助气得再次跃进了泳池。

 

 

03

“你应该同样把你的衣服打开 ,这样才公平。”鸣人噘了一下嘴,坐在佐助的床上光着他的脚丫子。

他们在游泳池那里打了一架,两人都像只可怜的小狗,结束后看到对象狼狈的样子后才正式地和好如初。

佐助看了一眼他的白痴朋友,告诉自己应该集中注意力到自己的课题上去。

鸣人看到自己说的话一点也没有引起注意力,非常失望地大叹了一口气,他躺到了床上去,脑袋靠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视线往上移。鸣人才吃吃地笑出来,他可不知道宇智波佐助还喜欢鸭子啊,想到他平日在学校装作酷得要命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啦。

佐助因他的笑声而转过了头,这没什么可害臊的,那只是上上上次和吊车尾的一起出门在电影院里夹到的鸭子而已,它看起来蛮可爱,事实上的确不应该也令人难以忍心丢弃到阁楼去,这没什么好害臊的!但佐助竟然却还是在白痴朋友乐不可支的笑声中逐渐(实在有够莫名其妙)地脸红了起来。

“佐助也并不是总那么酷啊。”

佐助挑起眉头一言不发地看着没形象躺着大笑的吊车尾,尽管耳根热得发烫,但在白痴吊车尾的面前依然要装得很酷才是他一贯应该的风格。

他是怎么才能说出那些话来的,漩涡鸣人的大脑绝对非同凡人吧!

佐助盯着鸣人身上的睡衣,那是他的,还有放在旁边的毛巾,也是他的,甚至包括……佐助忍不住掩饰地轻咳了一声,他身上穿的内裤,那也还是他的。

希望今晚因为心软而收留这白痴吊车尾是个麻烦。

“你为什么不穿上你的裤子。”佐助问道。

鸣人把鸭子抱在怀里,好像对这个话题有些不太高兴,他有点气呼呼地说:“你不必这样提醒我你比我高那么多。”

原来是这个原因。

佐助不禁微微一笑。

“我比你大一点,理所应当比你高。”

鸣人更着急了:“更不用提醒我这个!”,何况也就大了三个月呢,他说完顿了顿,又露出了那种不太甘心的表情:“为什么我什么都输给佐助!”

“大概是因为,你是白痴我是天才吧。”淡淡的一句。

佐助说完,伸手接住了从床上飞过来的愤怒的鸭子。

“为什么喜欢你的女孩子都没有发现你是个可恶的混蛋!”

“因为事实上,她们并不关心我的内在?”

鸣人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依然刻薄得要命的臭佐助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正常的,鸣人却还是认为自己说错了话,他弥补地尝试安慰,憋来憋去,其实翻出来的都是佐助的优点,但是彼此埋汰才是他们的常态,要是让佐助知道他是那样看待他,他会脸红的。

“你才不会在乎她们喜不喜欢你的内在呢,佐助其实是那种……只要……”鸣人忽然在佐助取笑的目光中,脸热了起来,支支吾吾地大脑发僵,直到什么也说不下去。

“白痴就不要刻意说那么深沉的话啦。”佐助撑着下巴笑得非常欠扁地看着他。但鸣人又不得不承认,那家伙笑起来的时候实在是真的——太好看了。

所以,我原谅你了,鸣人在心底不太服气地说,不然他早就在睡觉时偷偷用被子把宇智波佐助捂死,谁让他说话的时候那么毒呢!

佐助站起来将毛巾和鸣人落在地板上的书包全放到它们该放的位置上,鸣人呆呆地看着他走来走去。

“睡不着。”

“可我不会唱摇篮曲啊。”

鸣人脸红了一下。

“妈妈的眼睛也是那么大吗?”佐助忽然走过来伸手轻轻地撩了一下他的睫毛,指尖划过时有点痒痒的。

鸣人莫名其妙地滑动了一下喉结,道理他都懂,但是为什么要靠得那么近,他闻得到佐助身上的香味,很舒服,是很浅的一道气味,鸣人从未在别人身上闻到过的。

 

“你知道吗,”鸣人结巴着,“你应……应该把这些话对着女孩们说的。”

佐助好玩地看着鸣人可爱的反应。

“哦,但我为什么必须对她们说呢。你都没发现我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吗?”佐助坏心眼地说,他畅快地发言,但从内心深处同时感受到了一丝隐隐的不安,大脑接收到了直觉中的危险信号

——应该停下来了!

鸣人吃惊地眨眨眼又瞪大眼睛,他在佐助的注视下,脸上不知不觉地染上一层浅浅的红晕,呼吸急促,为了掩饰这种令人尴尬的反应,他只好大力地推搡着佐助的胸口,同时在内心大喊了十次佐助混蛋佐助混蛋佐助混蛋!粗声粗气地嚷:“你以为我是真的白痴吗?你明明还有水月重吾他们那些好朋友。”

“但你是不同的。”佐助说。随即自己也一愣。

鸣人傻傻地看着他,随后转过了头,躲开了佐助的目光,他咬着下唇,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轻轻地说:“这已经是佐助第一百次戏弄我了。”

佐助的脸也热了起来,还有一些尴尬,他不大好意思地从鸣人的身上起来,鸣人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佐助在内心里检讨了自己一遍,正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鸣人忽然把脚掌踩到了他的后背上,感受到对方有点气愤也有点用力地踩了一下。

然后就是低低的那一句:

“混蛋佐助。”

 

尽管都没有对视,但是佐助知道,两人一定都默默地微笑了。

——完——

  179 5
评论(5)
热度(179)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