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佐鸣】关于单身狗是如何度过星期日的

配对:Sasuke/Naruto

摘要:“我是说,如果你迄今为止从不对任何一个女性产生过性(圌)幻想——那你为什么不试试找一个男朋友呢?”

 

依然小短打,依然傻白甜,OOC属于我。

预警就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不能接受文风者慎入。

 <<<

如果宇智波这个天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在冬日听任何一首歌都可以很潮湿这种极其丧的操蛋事那就太棒了!

“我可以约他的。”尽管那个混蛋很多时候都不接他的话茬甚至无视他的存在,但至少——也比他只能对自己的家具说话的这个事实好太多了吧!

他为什么还没有成为一个行走在散发着荷尔蒙的杂志封面上的花花公子?毕竟只要他多微笑就会有无数的白痴愿意为他赴汤蹈火,思及此,鸣人就非常庆幸当年自称星探的K先生没有成功拐骗到他,这个他,自然是指——佐助。

星期日是最好的,星期日是最棒的,它的每一个早晨都是这么松软、可口、美味(真希望他知道这些形容词是不对的),它是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它总是让地球在即将毁灭前松了一口气。

他可以清理他的冰箱了,包括他篮子里的脏衣服,他的床单,他几乎已经不可能称之为书房的书房。

是,鸣人承认,在大好假期窝在软沙发上盖着薄毛毯看着七个月前的电影好像的确是太过浪费了,他将目光从星爵的脸移开,把冰冷的脚搭在佐助热乎乎的大腿上两秒钟,在某人朝他投来出类似激光射线(总之非常具有杀伤力)的目光后非常没有骨气地就讨好求饶:拜托!这真的很冷,就让我在你可爱的大腿上温暖两分钟吧又没怎么样,佐——助。

并不是说你将某人的名字类似撒娇般拖长长长几个音就可以将你的脚再次伸到别人的肚子上,你这样真的是会被打的,真的!

鸣人揉着脸上被用力揍出来的红印,感受着佐助传递过来的体温

——至少是值得的!

这里有刚从爆米花机里新出炉的爆米花、冰到爽歪歪的可乐、三种口味并且包装已经全都被打开了的薯片及只剩下甜甜圈碎屑的盒子,但鸣人真的非常渴望,如果能再来一个每一三五就会在转角路口那卖的超级无敌好吃热狗那就绝对是完美的星期日了!

“如果在最后的五分钟进度条结束后,这就将会是我们今天看完的第三部电影。”鸣人整个人像没骨头般瘫在沙发上,嘴里还不甘寂寞地塞进两粒爆米花。

似乎这对于佐助来说好像也挺不可思议的,毕竟他可以有很多比看克里斯·埃文斯或者小罗伯特.唐尼或者克里斯.普瑞特或者任何超级英雄电影更多好主意的事情可做。

 

“我觉得我们接下来可以顺便再看一部的,但鉴于你毒舌的程度可以和小贱贱相媲美……”鸣人艰难地咬着下唇,手指摁着遥控器难以抉择地在滑来滑去。

“作为你的客人,我至少有一次选择权吧吊车尾。”佐助几乎就要仰天长啸了,他伸过手去猛地一把捏住鸣人的手腕,在发呆的人忙着嚎叫时成功抢到了重要道具。

将他从铺天盖地的超级英雄故事中拯救出来吧,为此佐助愿意再也不会在某人怨天怨地约不到人看爆米花电影时放他的鸽子了。

 

这是报复!绝对的!

 

在佐助快丧失耐心将他的脚甚至整个人掀翻时,鸣人眼疾手快地缩回了自己的腿。同时佐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没错,加了鄙视的那种:拜托如果再这样只是发散性地再写他们这些乱七八糟的故事,这个故事永远都不会结束的,他永远都会抱不到吊车尾的腰操不到吊车尾的屁股。

很好。

如何给这个已经没有进度的故事推进一下剧情呢。

在此,鸣人机智地忽然朝佐助问出了一个除开:“为什么美国队长的盾能好好地吸在他的屁股上”、“星爵的那堵墙壁上真的全是精子吗”之类的破问题上的新突破。

“我说,你仍然是个处男吧,佐助。”余下的那句“对不”当然被佐助的目光杀死在了喉咙间,慢慢地咽回了他的胃里。

啊——倒回去吧时光,再来一次,更正常的!

“你还记得那个当初在大学里疯狂追求你的迷妹吗?”鸣人讲完这句话就蹦起来企图抢走遥控器,但晚了五秒,佐助将遥控器换到右手上扬高,挑起眉毛。

“我真的承认大卫芬奇是个超级棒的导演,但是你觉得在星期天看这么致郁的电影真的好吗!”

“至少比《死侍》更好?”

你赢好吗?鸣人重重地重新躺回沙发上。

“香菱记得吗?”

“你被她虐哭的那个?”

“误会好吗,你能不能看着我点好?”在他愤怒地吼出这声时他发誓听到了佐助的闷笑声。

“算了,不值一提。她要结婚了,别说你没有收到她的请柬。”

“三天前它就躺在我的办公桌上了,所以?”佐助说。

“所以这很不可思议啊我最亲爱的朋友,她当初可是对你最执迷不悟的那一个,我至今都为她当初对你抱有的爱意而感到感动。”鸣人适当地在佐助“那你就感动着吧”的注视下收敛了一点话头,“你有数过你拒绝过多少个追求者吗?”

“你可没在电话里明说,你此番邀请我是为了来一次‘深入’的谈心啊吊车尾的。”佐助语带嘲讽地说。

鸣人早就对此做好准备了。

“因为我可是非常担心你会孤独终老啊。”

“哈?”佐助看也不看他,“讲讲道理吊车尾,至少你的初吻对象是我。”

“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停止再拿小学的黑历史出来讽刺我了。想想好的一面,如果你摆脱单身,每个周末你都不再用陪我一起追剧看电影吃晚饭!”

佐助仿佛听到了重点。

他忽然毫无征兆地凑近了鸣人,他的唇就离鸣人的鼻尖一公分。

“所以是你这只草履虫担心一个人过星期天吧?”

鸣人真的希望佐助知道,把一个人形容成草履虫真的很过分。他早就知道,一个成年人具有的危险性,所以他根本不会低估当去挑战宇智波佐助时,这个当初就日天日地日世界的混世小魔王成年后会具有怎样毁灭世界的本事。

但怎么说来着,尽管再绕一百圈它还是得出现的重点句!

“你仍然是个处男吧,佐助。”

气氛骤然可疑地凝固了。

如果佐助当年没有考上木叶重点小学,如果他没有没用地从滑行梯摔了个狗啃屎,如果他没有该死的还被那个嘴欠得可以的吊车尾瞧见,可能他们根本就不会杠上也就不会认识,他甚至可以在毕业后都不认识这一个人,那么那个刚刚足以令他尴尬到无言的问题就不会从没脑筋的漩涡鸣人嘴巴里吐出来。

他可以微笑吗?

这种时候是不是可以咬唇反击:你不也一样吗该死的吊车尾。

“没确定恋爱关系就滚床单不是我严谨的作风。”

“我只是……在某一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好像找一位伴侣好像还挺不错的。”

“你就是没法适应一个人生活,你从小就这样,受不了孤独受不了一个人连回到家都会把电视机开到最大声的那种类型。”佐助说。

鸣人闷闷不乐地靠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所以你只是想单方面要破坏我们的约定而已对不对?”

如果我们都找不到喜欢的人的话,那就都不要和别人在一起。

哦,为啥跟其他言情小说的套路一点也不一样啊。

鸣人试图将自己的心事儿全都抖给佐助听,但是他每好几次都准备一鼓作气时,都毫无疑问地失败了,最后他只能气急败坏地大声喊出来:“你知道不?我就是想要在天气冷的时候希望有个人给我取暖而已!就像刚才那样——把脚塞到他温暖的毛衣里!”

哇哦。

两人默契地沉默了下来,鸣人则是感觉到热,以至于尴尬到脸都涨红了,佐助呢?佐助看起来就像在思考。

“你有无数次的机会可以让自己不再是一个人的。”鸣人忽然认真地低声说了一句。

佐助挑起眉毛,既沉默又拽拽地看着他。

鸣人深呼吸了一口气:

“我是说,如果你迄今为止从不对任何一个女性产生过性(圌 )幻想——那你为什么不试试找一个男朋友呢?”

 

佐助毫无疑问地愣住了。

远在千里的春野樱很满意鸣人终于主动捅破了他们这五年多来的那层窗户纸!

——完——

  209 8
评论(8)
热度(209)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