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佐鸣】今夜星光灿烂 (上)

配对:Sasuke×Naruto

阅读指南:是关于娱乐圈的一则短故事,明星佐助与助理鸣人在其间摩擦出的火花。全程大白话,清水文。文中如有不严谨或是BUG欢迎指出。

<<<


宇智波佐助为什么能在一夜之间蹿红起来,并在半年内就成功地登上了年度最受欢迎的小鲜肉TOP1,这都归功于他有非常完美的外形条件,作为歌手出道唱功也不俗。如果除却这半年内的那两部跟大导演合作、同时都有影帝的参演而分外衬托出他尴尬演技的电影,大概很多人也不是不能说服自己,就老老实实地当他的脑残粉的。

“他拿到的角色固然有些脸谱化,却并非没闪光点,相反亦正亦邪的人物永远有无穷魅力。导演在这里显然是花了心思去作了安排的,对于讨喜的人设,宇智波佐助居然还能将这样具有个性、容易博得观众好感的人物,演得这么平面也的确真不容易,我大概能感受到带土心如死灰的绝望感。这部电影之所以没扑街,无非是因为名导加上影帝的影响力,和宇智波佐助的那一波人傻钱多的脑残颜粉才拯救回来的吧。”

“你不用再刷某瓣某推来刺激自己了……”鸣人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身边人的脸色,当然也没敢直接从人手中将手机抽出来,毕竟现在苦大仇深地捏着水果机的人看起来真的是要被气死了。

鸣人作为佐助的助理,衣食住行通通都要做到位,现在甚至还包括适时、适当去疏导佐助的情绪。

他这话一说完,靠在车座靠背上的人立刻扭头看窗,但鸣人还是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佐助的失落。他毕竟是跟在对方身边快一年的人了,从佐助被公司签下后默默无闻,到现在随处可见佐助的脑残粉,也渐渐摸准了佐助的性格和脾气。

 

他们正赶着去跨年夜节目的路上。《太空旅行者》到今天刚好上映三周,这是佐助首次和欣赏的导演合作的电影,但现在看来结果并不如人意。早前,从加长预告片出来后,网上的粉丝就分为了几大波:一波是吐槽加长版几乎把所有精彩镜头都播了出来,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剧情一看起来就是要扑,并不会让人想要贡献钱包;一波是说3D特效轰炸,商业气息重得与好莱坞风格如出一辙,并且和带土以往的风格完全不同,所有探索新风格的导演第一部作品往往都是扑街的居多,当然——希望带土值得期待。

然后就是惯常的各路粉丝和黑粉的撕逼。

偏偏同期上映的还有另外的宇宙太空题材电影,被拿来作比较在所难免。但更令人不爽的是,另外那一部反而广受好评,虽然是小演员小成本,但是有最重要的好剧本,和一个姜还是老的辣的导演。

在此之前佐助一直都在巴黎拍摄时尚杂志的封面和进行相关的采访,忙得几乎团团转,结束工作倒头就睡,天一亮就继续投入工作。有追到巴黎的私生饭拍到一些路透跟街拍,从中都可以看出来宇智波佐助显然被工作搞得十分疲惫。好的一面是,鸣人就无需担心佐助有空刷推刷网站看那些不太友好的评价,结果到底是瞒不住。信息时代,打开网络后什么新闻八卦都会推到你面前来。

鸣人扭头看着静静对着窗外发呆的人,应该说些什么的,但每次重复一样的话,可能佐助早就不耐烦了吧,而且他安慰的那种套路对佐助来说可能太笨拙了,反而是另一种伤害也说不定。

做明星真累啊,特别是当你为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工作的时候,时时刻刻都像上战场。

 

“佐助,要来一根吗?”鸣人从包里翻出两根营养棒,是临出门前担心自己会饿得太过从冰箱里胡乱塞的。

佐助扭头看他一眼,连鄙视的眼神都不想给了。

“那喝点水?”鸣人话刚说完就觉得一道白光闪过,不得不接过自己的话,“哈,也对哈,喝太多水待会要频繁跑厕所呢。”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鸣人撕开包装袋刚咬了一口,佐助却忽然开口说了话。

“看过了吗?”

“嗯?”鸣人诧异地抬头看他。

“你看过了吗,电影。”佐助难得保持耐心地给他重复了一遍。

看过了,在电影第一天上映的时候,虽然是枪版,画质又差又全程带抖的。鸣人在心里默默地说。这是没办法的事,佐助有多忙,他也就有多忙,甚至佐助睡觉的时候他通常还没能躺在床上,去电影院这种美事自然是没门的。直到前天有了半天的假,才买了票自己一个人去看了,但鸣人扪心自问,并没有影评人说得那么差。

当佐助那张三百六十五全无死角的脸出现在大屏幕,他的内心还是有些小激动的,差点和旁边两个学生妹一起兴奋跺脚了。兴许是太过熟悉吧,无论是几次从屏幕上看佐助,感觉都有些不一样,有点陌生也有点特别,就好像是,那个人其实已经不是自己所熟识的人了。

 

演技差鸣人是承认的,特别是在电影中,和影帝是一个团队的佐助,这种演技吊打看着就蛮令人尴尬的——没有表现力,表情万年僵硬,神一般的台词功底非常容易出戏,白白浪费那纯天然无污染的磁性低音炮。

“我看了,因为第一遍没看懂时间线还再刷了一次。”鸣人回答道。

“是不是……”佐助停顿了下来,竟然是有些难以启齿的迟疑与不适,“太烂了吧,我的部分。”

鸣人愣了愣。

“你问的是什么话啊,难道你是第一天才发现自己演技差的吗!早就知道了吧,从你第一天面对镜头表演的时候。”鸣人大声地冲他说。

佐助被他忽然放大的声线吓了一跳,饶是他也没想到鸣人会那么直白,一时之间竟然什么刻薄的话也没能从嘴里说出来。

“所以不就早已经准备好面对那些,‘尴尬症都犯了’‘他妈的他到底还有没有第二个表情了’‘这个时候还能不能停止耍帅了’类似这种的什么东西了吗?”鸣人干巴巴地咀着嘴里的东西,又慢悠悠地补充,“作为一个刷了两遍,啊不对,严格说看了三遍的人,我觉得我还是有评价的资格的?佐助啊,你的演技还真是很烂。”

鸣人说到此不由得笑了笑,佐助蹙起一道眉来,怎么看都是满脸的不爽和倔强,但他却没有反驳,说明这种事他自己也是承认的。

“但是啊,我觉得佐助有进步。这个剧本的故事线本身较薄弱,且结尾过于暧昧,使整部电影看起来会有点摸不着头尾,这次不知道大影帝怎么回事,也许是复出太紧张么?总觉得全程有些太过用力了,整体可以打7.5分,可我个人认为把所有差劲的都归咎到你的演技上是不合理的。而且我很喜欢你最开始的那个长镜头,可能是只要机位不那么贴近你的脸进行拍摄,你就不会太不自在的缘故吧。”

佐助是没想到鸣人会那么认真地回答他的,所以那么一长串的话,他听完也有点发怔。并不是因为那些负面的评论令他感到失落,之所以会产生不快的情绪,全是因为他对自己由衷地失望而已。

 

歌手跨界做演员已经是现今娱乐圈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了,就连竞技或艺术方面的名人都会来娱乐圈参一脚。娱乐圈娱乐圈,只要有爆点有人气,其实并没有谁在乎你是不是一名演员。佐助在拍摄电影前,没有过任何系统性学习表演的经历,这是他的短板很正常,但他不能说服自己为什么演技总是这样毫无起色。说实话,刚才他看了几位影评人的短评,其中都不乏对他的贬低,尽管他可能真是靠脸吃饭的偶像型演员,但这种标签被长期加诸在身的感觉还真是烂透了。

现在,这个吊车尾的——网络上俨然可能就是他黑粉里的其中一人,居然说他演技有了起色,这还挺天方夜谭的。 

哼,他从鼻子里轻哼出一声,闭着眼睛准备在这二十多分钟的路程中,让自己好好放空。

 

鸣人看着不再准备跟他继续交流的大明星,也很自觉地没有继续开口,只要佐助的情绪不要太down,影响到待会直播的跨年表演那就万事大吉了。他摸出手机登上了某博,佐助的认证号,他偶尔会在需要的时候更新一下,不然佐助大概是万年都不怎么会上去看的类型。好歹露面刷一下存在感,满足一下粉丝啊,呆子!鸣人登录自己的微博账号,这个愚蠢的ID:闪光灯,是作为佐助的头号脑残粉注册的,里面更新的全都是佐助最新的动态,包括活动日常甚至小料,所以粉丝也不少。

果然今天的各路明星都发了博,基本人人还都附上自拍,只有特别关注的那一位一点动静都没有。

鸣人忽然撞了撞佐助的手肘,被打搅的人睁开眼睛扫了他一眼,鸣人趁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按着手机连拍了几张,但是——

“怎么这么凶啊!”鸣人不满意地咕囔,虽然是很帅没错,但这根本没法发上去,凶神恶煞,嫌黑粉还不够多吗!

“你就笑一下会怎么样。”鸣人为难地看着他。

佐助不配合地挤了一个微笑,鸣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就那么爱整我,我可是在为你工作啊大哥。”

“说到这个,你眼底下的那两个黑眼圈是怎么回事。”佐助说。

“当然是工作。”

佐助皱起眉来,认真地回想了这几天的行程,基本算得上清闲,何况他们还放了假。

鸣人低下头去玩着手机,“你以为我是你么,我要做的事情比你多得多了,比如放假还得巩固你的人气,作为头号脑残粉的代表人物,还得爆料澄清你为什么又被黑粉称耍大牌。我还得给你P图,还顺便要记住你哪天穿的什么品牌的新衣……”

这么叨叨不绝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脑袋被压了一下,佐助还顺便在他的头顶上揉了揉他的头发,就像安抚小狗那样,还为此笑了一下,还配上了“哦?那真的辛苦啦”一副很欠打的表情。

 

鸣人愣了愣,抓住他的手腕拉下来,举起手机趁着他还含带笑意,迅速拍了两张。

——他真的是很好看。面无表情时锐利又冰霜,不怪粉丝都吃他那一套,因为那真的让人无法违心对那张脸恶评什么;当他笑时呢,鸣人默默地看了好一会手机,他当然可以用上所有美好的形容词,但是却都显得过分贫乏不够生动。好看,是真的很好看,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

鸣人看了看照片,好像也不需要加任何滤镜了,俯看着镜头,展颜一笑还带着类似宠溺的表情真的是太杀了。

鸣人转头看着佐助:“你为什么不能自己发一次博呢,都是你的粉丝,好歹多爱她们一点啦。我每次帮你发博,摸不准你高冷的人设,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每次都会被识破。”

佐助努了一下嘴,没错,就是很可爱的那种努嘴,然后拿过了鸣人的手机,划来划去看了好一会儿,又不由自主地笑了一下:“你这样真的很像我的脑残粉啊。”

鸣人凑过去看了眼,啊,的确,手机图片全都是他拍下的佐助。

佐助将图片传送到自己的手机,他并非不玩社交网络,只是目前的都是不公开的私人小号罢了。当被作为娱乐的社交账号变成负担,或是变为让情绪烦躁的东西时,其本质根本就完全地相反了吧,他玩社交网络不是为了给自己找不痛快的。他登录自己的账号,把所有提醒的设置统统都关闭了。

何止是鸣人不擅长,他本身就不怎么会应付这种事情,对自己的私人空间极其吝啬,一点也不想在千万粉的关注下分享。何况,于他而言,回馈粉丝最好的——是作品,他除了这个也没法给他们更多他们应该值得的。

鸣人的手机传来叮咚的提示音,佐助果真老老实实地更博了,在2016年的最后一天。

——在去直播的路上。(附图.jpg)

哈,不愧是佐助,简洁得废话都不多说一句。鸣人一边忍俊不禁,一边动起手指头来转发并评论了一条:新年快乐!

 

佐助的金牌经纪人是旗木卡卡西,这个在娱乐圈算得上有影响力的人。他最近带了新人,对方来头不小,公司砸钱出力只为给他最好的资源,以至于卡卡西也不得不花费更多的精力到他身上。卡卡西吩咐过,他和佐助到达目的地后,在后台碰面。

他们走了秘密通道,避免了记者和粉丝的围堵,佐助的造型在来之前就都弄好了,待会只需要给他补一点妆。

虽然在之前就做好了准备,但一下子碰见那么多大牌的机会并不是那么多,鸣人看着各路小生和大咖心里难免也有些小紧张。

佐助在娱乐圈的朋友并不多,加上他那样冷淡的性格,纵然有想攀关系的,也没法对上他那张脸。而且有点咖位的大多也是心高气傲,贴着脸来讨好你的人是真没有。

本来化妆间里几位明星,明显聊得都挺高兴的,可是佐助前脚刚踩进来气氛硬是就这么冷下去了。幸亏佐助本人对此一向没所谓,鸣人松下一口气看着冰山大魔王对着那几个等待的前辈打了声招呼后,就默默坐在一边让专属的化妆师给他补妆。叫抬头就抬头,叫低头就低头,样子乖得不得了。

没过一会卡卡西就进来了,先是跟其他人寒暄了半天才绕到佐助面前来。

 

“怎么样?”毕竟是第一次上万人场的舞台,卡卡西作为经纪人最近本就对他疏忽太多了。

佐助看着镜子里的卡卡西,面无表情道:“我只有一首歌。”

“说好了要唱你一个月前的那支新单曲吧,算了,你开心就好。”卡卡西说。他也不是不能理解佐助为什么拒绝,因为那首歌大部分靠后期制作,整个电子风格,如果发挥不好一不小心就车祸现场了。

“保持彩排的样子就好了,之后可能需要做个采访,别这样看我,你既不录综艺节目也不想参加明星真人秀,一个三分钟的采访总不能要了你的命吧。”卡卡西压低声音说,“搞砸了你就没有假期了。安心吧,主持人都是一线的,他们通常不会提太为难的要求,要是记者和其他媒体的提问太过火就记得我说的——微笑就好了。”

卡卡西的手压了压佐助的肩膀,转身跟鸣人笑着打了一个招呼:“照顾好佐助。”

他为佐助筛选、争取过最好的资源;他有庞大的人脉和绝佳的手腕,纵观他带过的新人无一不被捧红了。何况他还曾带出一个影帝,鸣人知道这个金牌经纪人值得信赖,但是每当他不靠谱地将自己本来的工作,微笑着甩给他时,鸣人还是想真情实感地给他翻个大白眼的。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啊!并不想当经纪人!

 

化妆师小A是个女孩子,一向和鸣人聊得来,帮佐助补好妆后她就跑到他身边来跟他说话。

“你的工作还真是辛苦啊。”小A看着他的两只熊猫眼,眯起眼睛笑起来,“需不需要我给你遮一下啊,搞得像虐待一样。”

“给我一杯水。”小A话才说完,佐助低着头玩手机,脑袋也没动一下就来了这么一句。鸣人和小A无奈地对视一眼,后者咯咯咯地笑起来,鸣人赶紧从包包里拿出保温杯给人倒了半杯。

“怎么都不热了。”佐助喝杯水也要挑剔一下,蹙着眉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拜托?公主,你不是不喜欢喝热水吗!我上辈子肯定就是个折翼的天使吧!

“要不我出去给你倒一杯?”鸣人半蹲着看着他,眼神带着询问,后脚已经准备站起来了,佐助也垂下目光跟他对视,慢慢才从嘴里磨出一句。

“算了。”

鸣人盯着他看了好半天才站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他凑近佐助耳朵低声道:“你该不会是紧张了吧。”

后台隔音再棒都能听到广场外响着轰天的尖叫、欢呼和掌声,似乎分分钟都能把天给掀下来。

佐助对此提问,不发一言。

鸣人当然不会说出,“啊,有什么好紧张的啦”之类的这种傻话来,保不齐佐助就能反问一句,“哦?你不紧张”,还是加了很多鄙视和嘲讽的那种。

再说这种风凉话是万万不能对佐助说出来的,毕竟他有那么多血的经验。

 

尽管这个地方人挤人,但是找到一个空的休息室想必还是可以的,鸣人找到卡卡西说明了情况,后者很快带他去了一个小房间。

随后他拉着佐助去了,还带上了一副扑克牌,佐助却并没有和他玩牌的心情,几个回合下来就把牌摔在茶几上了。电视机可以看到外面的直播,鸣人心里有点小委屈地撇了撇嘴:哎,他记得他有个很喜欢的女明星这会就要出场了呢。

“休息一下吧。”佐助忽然说。

鸣人点了点头,顺嘴回答:“对,你是该休息一下啦,要不你在这里躺一会?卡卡西说你快出场时他会过来叫我们。”

没料想,佐助却加重语气申明了一遍:“我说的是你!”

“啊?”鸣人愣愣地看着他。

然后一只手伸了过来,明显感觉到脸颊被干燥的指尖划过了一下。

“你看起来像三天没有睡过觉,再拼命也该看看吊车尾的身体撑不撑得住吧。”

啧,多么耳熟的话啊,记得不久之前,分明他才是对着佐助说出这句话的人吧。

“没关系的。”不知怎的,就好像只有嘴巴会动了。

佐助手一扬,把他的脑袋一把摁倒在自己的大腿上,接着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大概还有一个小时他才会出场,所以现在可以休息会。

鸣人瞪着眼睛看着佐助,被看着的人也在看他。鸣人早就知道了,在和佐助接触下来的一个月内就知道:和宇智波佐助相处,有时候只需要小小地退后一步就好。鸣人缓缓地笑了一下,脑袋动了动找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躺好,闭上困倦的双眼。说起来也是好笑,明明是佐助要上节目,结果搞得他比本人还要紧张,一直提心吊胆生怕出错。明明电影上映后被嘲的又不是他,他还为此怒火中烧,恨不得注册一千个一万个小号全都还击回去才好。

 

他明白这个圈子水多深,竞争多激烈,很多所谓的友谊不过是走走过场或是拉拉人脉攀攀关系。明星赚钱,很赚钱,没有哪一个工作能来钱来得更快更多,所以他也明白面对黑粉的那些言论并不能真的去反驳什么。哦,你努力,但是谁不努力呢?你辛苦,但这世界上比你辛苦的大有人在。

但是,他真的希望佐助能走得更高,更远,最好令所有人出乎意料。

说他面无表情耍大牌、说他被潜规则幕后有大老板撑腰、说他零演技靠脸刷存在感,鸣人希望有一天这些标签统统能从佐助身上消失,因为他真的很好啊,值得最好的。

佐助悄悄地把手机丢到了沙发的一边,枕在他大腿上的人已经睡得很沉了。他刚才看了自己的微博,转发早已过万,评论他也稍微看了一些,甚至有几个眼熟的、老在他面前蹦跶的黑粉的ID都出现了。

这里还是能听到外面的欢呼声,12月的天气其实已经很冷了,但是他坐在这里,觉得身体和心灵都很温暖。

当卡卡西推门而入时,佐助给了他一个眼刀。整整四十分钟,想当初他拍戏的时候都没有人贡献大腿让他枕四十分钟呢,你可真好命,枕着我的腿还能睡得打起鼾。佐助用力地拔了一下鸣人的鼻子,后者鲤鱼打挺跳起来差点没撞到他的脑袋。

 

“佐助,准备一下,就到你了。鸣人,把这里收拾干净再走,小A进来帮佐助再整理一下妆,至于西装上的皱褶我猜鸣人你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对不对?”卡卡西微笑着说。

鸣人擦了擦嘴边那根本不存在的口水,终于因为那个阴森森的笑容彻底地清醒了过来,哭着连连点头,接下来手忙脚乱搞了一通。

佐助迈着大步走出房间,当下他就觉得没唱新单真是太英明了,不需要跳舞真是太幸运了。他面无表情地抬着两条麻痹的长腿,听着场外像雨声般的呼唤和掌声,心跳像擂鼓般缓缓加速。

你准备看见星海了吗?


tbc.

  166 11
评论(11)
热度(166)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