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佐鸣】今夜星光灿烂 (中)

>>>

 

其实他什么也听不见,听不清主持人远在那头的介绍语,连狂欢的掌声仿佛都拉得很遥远,像隔着雾。

“试着想想看,你看见过摇动起来的星海吗?”脑中犹如短路般,就只有鸣人这句在他临上台前给他加油打气的话,“你可以很棒的!佐助。”

列侬说,音乐都是节奏的。

音乐是呼吸。

现今的电子摇滚流行乐其实并不太是他的风格,但当期待已久的新歌递到面前来时,他根本没法说出拒绝的话,在进入娱乐圈之后他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妥协。他有过无数次让步的时候,但他想至少他可以自己选择踏上这个舞台时要唱什么。选曲本来是现今已销声匿迹的某支乐队的一首老歌——有卡农的前奏,旋律就像轻快流淌的溪流,又充满午后阳光的自在与温暖。也许对于跨年晚会来说有些不合适,所以他尝试重混了曲子,卡卡西听了后却干脆利落地挥手一票否决了,理由是:remix还不如原曲,事后少不了黑粉冒出来,能不出的幺蛾子就扼死在摇篮。当时审美和自尊都受到挑战,和卡卡西置气得厉害,现在想想也很好笑。他还是想要据理力争的,然而安静了两天,就被繁忙的活动和工作拖入深渊,准备妥协唱新单之时,鸣人拍着胸脯站出来说:那你选我的歌吧,它是全世界一流的情歌,我的最爱,超赞的!

 

佐助快步走上舞台,走到钢琴的位置,刚坐下来,台下就响起了夸张的尖叫声。他的名字灯牌被举得老高,那一块区域的粉丝像疯了一样欢呼,他不禁像是被逗趣般,莞尔一笑,舞台的灯光开始向四周晃动起来。

双手按上琴键,舞台灯光扫过后面伴奏的乐队,留下一束光亮在他身上。可能在这种热情万分高涨的气氛中唱另一个版本的会更好,但是——

“If I walk, would you run?”

如果我要走,你会相随吗?

他只唱出第一句,舞台下便爆发出一阵类似涨潮般的尖叫声。

“If I stop, would you come?”

如果我要留,你会相伴吗?

“If I say you're the one, would you believe me?”

如果我说你就是唯一,你会相信我吗?

 

现场在抒情和浪漫的旋律中渐渐安静下来,他只学了两天。记得每一段谱子,每一段旋律,每一段歌词,纵使他也不得不承认,这首歌真是浪漫,太浪漫。只是稍稍抬头就看到四周默契地晃动起来的蓝色星海,也甚至都能想象,在这舞台之下有人会怎样地得意地微笑。

 

“你想要听一下吗?”

之前鸣人再次那么提议时,他们正结束摄影棚的工作坐保姆车回去,跨年夜的邀请早就来了,他的节目却还迟迟没报上去。鸣人从手机翻出了之前就下载好的视频,他当时正蒙着眼罩打算休息却被一把捅醒,类似起床气的东西还没爆发,对方便在他尚未来得及言语之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快要喷火的眼神下往把耳机塞进他耳朵里,他这才看完了那个电影片段。

 

If I ask you to stay, would you show me the way. Tell me what to say, so you don't leave me.

如果我要你陪我,你会答应我吗?说你的答案,这样你就不会离我而去

……

根本不需要酝酿,滑出喉咙往外飞去的那些声音就像有了灵魂,比彩排时唱得更顺畅。

情节老不老套,当然老套了。窗外划过建筑和树木的暗影,佐助没动只是安静地听着,听完也没说别的,只是第二天起床就把鸣人拖了起来,而对方则把早扒来复印了的钢琴谱贡献而出。

他瞬间就被安抚得毫无脾气了——在那时深刻地体会到了卡卡西说的那一句话:鸣人跟你最合适。尽管佐助经常斥责或以欺负他为乐来排遣自己的压力,但其实他想过,纵然只是流星般闪过的想法,他也会为那个男人这么想——来当这么一个小小的助理真的屈就了。

“大言不惭,怎么就成了你的歌了?”他惯于出言反击,改都改不过来。

鸣人则不介意地大笑起来,几分调侃几分认真道:“我初听的时候就一直在想着佐助,超适合。”

 

 

If I give you my heart, would you just play the part?

若我给你我的爱,你会在意吗?

Or tell me it's the start of something beautiful, Am I catching up to you?

或告诉我这是个美丽的开始,我快要追随上你了吗?

 

有些人就是天生该站在舞台上,被镁光灯和闪光灯环绕,被无数想要靠近的手和无穷无尽的喜欢与崇拜拥护。鸣人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机转播的画面,这个人就在他咫尺之外,站在这所场馆的正中心。根本搞不懂这种汹涌而至的热情是从哪里升出来的,不是没看到过他更专注更出彩的时候,但是这一刻,他曾经差点昧着良心都打不出三颗星的偶像演员,他发起脾气来就令鸣人无数次真情实感想甩手不干的雇主——真的太耀眼了。以至于他甚至想利用丰富的肢体语言打拍子跟着合唱,如果不是碍于身边的卡卡西他可能真的会那么做。

一切都进行得很好,没有串词也没任何纰漏,一首歌是完整地成功演出了。趁着佐助被主持人拉过去打招呼的时刻,他登上了微博,搜索关键字毫无意外看到了刚才佐助演唱时的直播,有些粉丝甚至比他更快,佐助舞台上的各种高清饭拍已经被五花八门地上传上去了,其中当然不乏许多小视频。

鸣人随意点开一个,视频中的佐助从升降台出来,绕着走过T型的舞台,拍摄的方向中就传来轰炸型的尖叫声,有迷妹大喊Sasuke,然后佐助就转过头笑了一下。

又要撩妹圈粉了吧,鸣人心想,然后给这个小视频点了一个赞。

盛产娱乐和八卦的地方,专扒明星让他们坠下神坛的某一个论坛在这时候也刷开了。鸣人其实也是无聊,今晚这场跨年夜无疑聚集了圈内众多明星,一线的二线的连某电视台专捧的十八线小明星都出场了。他当上佐助的助理后刷这些论坛已经习惯了,有时候工作很累,看看这些人整天八一八也挺减压的,他估计着佐助大概没个几分钟还不能下来,主持人可能已经准备好几个问题要砸向他了。

刷着刷着,手指猛然停了下来,因为在这个论坛能看到佐助的名字太不寻常了。并不是因为这个论坛多待见佐助,恰恰相反的是,几乎这个论坛的全部管理层和坛内人员,都对佐助这个进军演艺事业并毁片不倦的偶像明星,十分不感冒。除却这个,可能也因为在佐助爆红的那一个月内,首页关于佐助的帖子不论是黑粉还是真粉丝,吐槽的捍卫的几乎满满都是,还都是十分hot的帖,楼层几千,首页下都下不去,最终因为粉丝和黑粉,宇智波佐助在这个论坛彻底被搞臭,现在是提也没人敢提了。

所以今天这位发帖的勇士非常成功地引起了鸣人的主意,他顺手就点了进去。

 

 

[这里有没有人看了宇智波佐助的节目]

 

如题,楼主单身狗一只,跨年无处可去只好在家看直播,对宇智波佐助本人并不感冒,对他唯一的印象除了颜就什么都没剩了。但是今晚看了他的表演,真的超超超惊艳!!!所以我是不是太out了,是否全世界只有我才知道他唱歌那么叼爆吗!

 

一楼:

lz不知道这里十个坛友,八个是团扇黑,一个纯路人,剩下那个是不敢吱声的粉吗?顺说lz确实out了,他本身就是歌手出道的,虽然演技烂到底,但唱功真的没话说,私认为如果SN公司一开始就先捧他出砖也许现在会更好,至少先站稳揽粉,黑粉也不会那么蹦哒了。

 

二楼:

只有我想说他唱得很烂吗?还有宇智波佐助居然还能飘在首页吓得我菊花一紧,不粉不黑,不撕逼。

 

三楼:

ZZ果然在这里没活路,楼上不撕逼的亲真敢捂着自己的良心再说一遍很烂么?

 

四楼:

久违地看到宇智波佐助的名字,还真是有点怀念当初的腥风血雨啊。嘲他别的没话说,但是别嘲他唱歌吧,这点我还是服的,转台时刚好看到他开唱,有点被帅到,路人粉。

 

五楼:

来得晚的表情一脸懵逼,想说真的没人扒一扒他吗?我就想知道他有没有后台?看着挺傲的一个人,前些天看到知名po主说他背后有金主不知是真是假,不然演技这么烂也能混得这么开?带土这么好的导演都找他加盟电影,虽然人长得好,但怎么一下子就红起来的,表示非常疑问啊,而且如果背后金主一事是真,想了想他被压的画面真是血溅满屏,竟有些想不出那一幕。他是真的很骄傲啊,之前看过他的某期时尚芭莎的访谈,傲得都让奈良鹿丸开眼了。

 

六楼:

zz水军来了吧?

 

鸣人撇撇嘴,看到包养和金主那些词时都感觉到血压飚得有些高了。帖子刚发的,刷新了一下还没什么别的回复,没过一会儿,佐助就被保安护送着回来了,卡卡西腿刚动,鸣人立刻也抬起屁股跟了上去。

没出汗,看着状态挺好,看来上面的主持人并没怎么为难他。鸣人递过去一瓶水,佐助喝了两口,卡卡西就在旁边慢悠悠地说:“歇个一两分钟,待会就去后面录直播采访了。”

佐助没理他,只是把水递回给鸣人,让工作人员把接收器和耳麦都收回去,完了鸣人又给他把衬衫别回裤子里,拍了拍西装的衣尾确认衣着没有哪里不得体的。

直播采访间并不远,几步路就能到,里面都是准备好的电视节目组采访人员,或是赞助商那边的人。这种小直播不比刚才,比较随性没那么多压力,但是相反地,问题可能也会问得更刁钻一些。

佐助觉得没什么必要补妆就让人直接别弄了,喷了那么多发胶的造型在舞台上吹了那么会冷风也没变。鸣人看他那个样子便忍不住安慰小孩那样哄道,帅啦帅啦。

佐助就撇撇嘴。

卡卡西在前面领路,一行人走着,鸣人和佐助落在后头,过了一会儿,佐助忽然说:“怎么样?”

鸣人眨了眨眼,立刻反应过来,真诚地赞了一句:“好听!”

佐助冷冷淡淡一张脸,听完却嘴角一翘。

 

卡卡西向来对他很放心,临到门口时只是附耳低声嘱咐:要给主持人一些面子,保不齐里面采访的人还有你的粉丝,记得微笑。

佐助几不可见地微微点头。在他刚红的时候,第一次面对那么多闪光灯,除了抵触还有旁人难以察觉的紧张;他一向最擅长伪装,恨不得在世人眼前就是这么一副拒人千里,和即使泰山崩于顶也要如此淡然的面孔。

主持人十分八面玲珑,佐助还难得地对那位女主持人脸熟,这都得益于漩涡鸣人,假期时候他可是陪着看了不少打发时间的综艺节目。结论是这个女主持人标准颜控,问话也比较直。他对着移动过来的摄像机露出了一个微笑,置于两位主持人的中心听着他们互相捧哏,给下面的媒体记者拍照的时间。

“哇,佐助,晚上好,能采访到你的机会可太不多哦,这是你第一次上跨年的舞台吧,刚才在台上吹了半天风,这会心情怎么样?”

“还不错。”微笑。

……

 

鸣人站在门外,卡卡西正和人通电话,一转身就看到他苦大仇深的脸不免要招惹一下。

“他是个成年人了。”

鸣人轻轻地翻了一个白眼:“希望不会有人撞枪口去问《太空旅行者》的问题。”但他知道这肯定不可能,鸣人不是怕什么,就是担心他一瞬间黑脸。这后台采访是直播的,一出去就完了,可又有人要使劲造,宇智波佐助才出道多久,就养活了多少娱乐记者啊。

卡卡西有些不明意味地笑了一下。

“他在没遇上你之前也过得很好,神经别太紧绷啊。”

这话一出,鸣人的脸就僵了。

卡卡西见了便将手肘压在他的肩膀上很混蛋地叹了一口气:“就知道这么说你会不高兴。”

“你就开心了吧。”鸣人重重地推了他一下。

“他总得自己应付很多问题,你是他助理,不是他的代言人,如果他连这点问题都搞不定,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了,那就只能说明他不适合吃娱乐圈这一行的饭而已。”卡卡西说。

 

“晚上好佐助,我这边有很多网友想要问你的问题,嗯,我挑了一个我自己也很在意的。就是你是否会在之后接拍电视剧?传言称你和长门导演会有合作,这个是真的吗?”

“暂时不会接拍电视剧,很喜欢长门导演,但目前还没有和他有机会合作。”

“不接拍电视剧是否想主要专注电影这块呢?”

“电影有好的剧本就会接。”

另一位媒体人在旁边举起手。

“您好佐助,《太空旅行者》已经上映三周,网上也有很多热评,不知道你有看过这方面的评价吗?”

“有看过。”

“并无冒犯,但是面对那些负面评价你是否觉得自己,真的应该加强演技这方面的东西呢?”

眼看问题已经有点尴尬起来的火药味,主持人立刻出来打哈哈,试图转移一下话题,佐助却笑了笑,没有回避。

“实际上他们的确说得很对,我不会表演。”佐助说,“有人和我说过表演是一门创作的艺术,我作为新人还在摸索,但我会继续努力,谢谢我的粉丝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希望自己不会让你们失望。”

站在门外还是能听到直播的声音的,鸣人听着好像没出什么幺蛾子便放下心来。只是看了眼手机刚才正刷的论坛,果然已经涌进了一批黑子和几个看热闹的路人,他往下拉,没料想,意外地看到了一段很长的新回复。

 

   “‘都快奔三的人了还追星啊!’这大概是我今年内听过最多的话了,以前喜欢的乐队组合各自单飞后,就发誓再也不粉任何明星了,承认这很打脸,但并不认为粉上Uchiha Sasuke有任何可耻的地方。想到我妈五十多岁的老太太看佐助的作品也会难得有少女心,在此不代表任何人,仅代表自己想要说明:为什么他值得。

 

我是从《BOOM》节目上第一次看到他,当时他作为新人在一堆大咖里面就充当一个背景板,直到主持人说到他,才给了他一个脸部大特写。娱乐圈有多少长得好的人啊,数都数不清吧,但他给我的感觉还是很惊艳。

他那时候并不红,我相信在一月的时候听说过他名字的人根本没多少个。我开始跟进他的动态,他客串一部喜剧电影,扮演性格特别恶劣的时尚设计师,顺说我觉得那部片演得算不错的了,虽然镜头不多剧情也乏善可陈,但他那几句法语还是蛮令我惊讶的。其中一幕是他对设计师发飙,点评了一大段那件狗屎不如的成衣,作为一个法语系的学生公正地点评,他的发音标准,而且一段话下来非常流利,根本不像死记硬背出来的。恶俗如我也是从那时才开始想要深入了解这个人,现在的娱乐圈几乎已经没有没黑点的明星了,但凡此人受点欢迎,总能挖到许多陈年旧事,甚至是些不值一提的陈谷子烂芝麻的破事,就为了证明,这人并没有那么完美。佐助国外名牌大学毕业,翻了一些采访,不论是高中亦或大学,校方对于他个人的评价都是挺正面的。而且名校啊,我很雀跃我喜欢上的这个人并不是个脑袋空空的草包。我搜刮过所有他流传在网上的乐器solo,大多都是路人或他的大学室友上传的,很精彩,我甚至扒到他改编过许多首经典曲,最有名的就是那首众所周知的《Apologize》了。因为太喜欢所以做了合集,链接在此,感兴趣的朋友可前往看看:http://www.3737bbs.com。

顺便爆个挺猛的料,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杀戮战争》,这部扑得有点厉害票房都没回本的高投资商业片,似乎只是SN公司往发展电影这块的试水,故事的后续想必也不会有动静了。当然没看过这部作品的没关系,毕竟它有一首很火的OST,现在在史诗般的赞歌上依然名列前茅,没错啦,就是那首《Wait》。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宇智波佐助参与了那首曲子的编曲,甚至中间那段激昂到爆炸的电吉他solo都是他亲自弹奏的。

我知道现在的人在嘲他什么,娱乐圈的现状就是这样,明星粉丝黑粉都被死死地绑在一起了。你们嘲他没演技,是,他没演技,但是至少他敬业了,至少他做到了‘努力’这个大多数小鲜肉都不懂得的这个词。他拍戏从没用过替身,很多危险的打戏都坚持要自己上场的,只要接拍,就会推掉其他商演和活动专心拍戏。你们嘲他靠脸吃饭,拜托各路黑粉,这句话我甚至可以加多一百个感叹号将它拍回你们主子脸上,即使退一万步来讲,我觉得这还算句赞美,附他一张盛世美颜图.jpg

知道他低调,所以从来没有在社交网络上站出来给他说过话,但是最近关注他时看到了很多关于他的评价,发觉有时候稍微回应些也没什么,如果有很多话他不能允许自己说出来,那么了解的我为什么不能呢?毕竟自己爽最开心是不是。”

 

 

鸣人有点傻眼地看完了全部,《Wait》居然是佐助编曲的?他怎么不知道?那时候他才几岁,还根本没从大学毕业吧?宇智波佐助居然藏得那么深?在他这么走神的时候,佐助结束采访出来了,脸色看起来依然很正常。鸣人觉得,他还是希望卡卡西下次在面对直播采访这个问题上慎重考虑,这个人只适合拿着对好的台词本面对杂志采访,不然这个暴脾气是有谁能够hold得住,其他工作人员是不用和他住在一起不知道,这个人人前人后表现都不一样,他才是在家里深受其害的那一个好吗?

卡卡西跟一些人打了声招呼才朝他们走过来,说在跨年快结束时还有一个Party,会有很多导演制片人和投资商,包括公司高层都会参加,他们现在就可以直接驱车过去。

“恕我拒绝。”佐助在听完之后立刻回答。

卡卡西看着他,这位金牌经纪人一直都懒懒散散的样子,认真的时候并不怎么多见,发飙的时候也很少,除了在面对佐助这倔死人的性格时大概才会发作。鸣人也认为这是个机会,毕竟要在娱乐圈发展这些社交不可避免,甚至越多越好。

“我们可以提早离开啊,只是转一圈,而且我听说……”鸣人也在旁边搭腔,话还没说完呢就被对方那种“你这个叛徒”的眼神戳得浑身烂洞了。

“你怎么站在他那边?”佐助真是满怀惊诧一脸地责问他,令鸣人真是觉得自己无辜惨了,讲点道理我难道还全不是为了你好啊大哥。

“少来了卡卡西,出道前我已经说服过自己无数次和你参加那些无聊的社交派对,真要说的话,这可能即使在我当上影帝后也不免还得应付,所以恕我拒绝,再多说几次也无妨,我很累,现在可以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了吗。”

卡卡西没说什么,只是悠悠地来了一句:“随你吧,只是听说Mr.4也来了。”

佐助嘴角一抽,那瞬间内心的挣扎已经明显得令鸣人都有些不忍看了,可是没过一会他又认真地再次拒绝了。卡卡西也不强求,反正公司高层是指明要求一定得带上那位新人,佐助现在也不缺资源,他倒不是非要逼人去。

“那就让重吾接你们回去,小A和其他工作人员和我们一车。”卡卡西说完又叮嘱了一句,“别乱跑,小心避开狗仔。”

 

鸣人直到坐上车都还不敢和人说话,主要是佐助瞪他的眼神太凶了,以至于让鸣人不仅自我反省了一番,刚刚说的那句话是否真有那么罪大恶极。而且,Mr.4啊,这个神秘的音乐人不是佐助的最爱之一么,到底是有什么值得放弃能和Mr.4见面的机会?重吾一向话不多,嘴巴很紧,所以用他做司机很安心,但是鸣人这会还真挺需要水月这种聒噪到可怕的造型师啊。

鸣人滑亮手机屏幕,明明没做亏心事这会也不免有点小打鼓,他打开某个音乐云App,新歌排行榜上的那首新单进入了月榜单,他将手机凑到佐助面前,忍不住那点小讨好地笑着说,“佐助你的新歌排进月总榜前三啦!”

佐助低头扫了一眼,显得有些漠不关心,反正这人喜不露色,不高兴的时候就全世界都能看得到。

“回去给你做面吧。”鸣人收回手机默默说了一句。

这句话里面其实是有个典故的,当初他刚做上佐助的助理,两人磨合不久难免在生活和工作中遇到很多细细小小的问题,基本上,佐助不朝他发火他都想打开窗户看看今天是不是下红雨,或者宇智波佐助是不是起床摔坏脑袋,或是终于睡眠不足没力气跟他生气了之类的种种假设。那时候不像现在,艰难多了,基本上佐助唱什么歌接什么片都有人反对,因为这莫名其妙出道的新人,在不久前有过一次在机场推粉丝的黑历史。明明还没火呢就甩大牌黑脸推粉丝,所以网络上对他的讨伐实际上比拥护要多得多,粉转黑的也不少。

何况有视频这个实锤,纵使有在场的粉丝发过另一段更完整的视频,都挡不住黑他的怒火。至今说起这个事鸣人还会为佐助喊冤,事实上当时是那位女粉丝疯了般举着那台“大炮”挤进来,不仅推倒了最近的几位粉丝不说,还差点把那台摄影机砸到小A的额头上。佐助在她又往前凑时便伸手挡住,谁知道一抬胳膊人就被推倒了,从视频上看还是被推得很凶那种。

至今那个视频还会时不时被黑粉拿出来遛一遛,告诫新人要看清楚宇智波佐助的真面目,别被那一层皮蒙蔽了。

 

那段时间可热闹了,瞬间就跌入低谷,尽管公司的公关做得不错,但佐助的一些商演,节目和活动都被停掉了。虽然平时和佐助斗嘴,有很多时候也几乎是被那个人的脾气弄得想杀人灭口,但窝在家里又气又委屈的样子,实在令人没法子坐视不管。不可否认,也是那时候鸣人才渐渐想要了解他的这个财主,性格是差了点,但是对他也从未做过什么过分的事。鸣人不会做饭,两人天天吃外卖,周边的酒店和小饭馆都吃腻了,鸣人就开始尝试自己煮东西,至今除了面条都没有哪怕一样是拿得出手的。

你看呀,虽然你脾气坏,但是我给你做了面条,你也别嫌弃我了。大概是抱着那样的意思吧,两人的关系有所好转。鸣人每次示好的时候就也只能来这一招,毕竟他钱没别人多,平时该维护的也在网络上上战场了,还真不知道有什么是他能够做的。

可是这话不说还不要紧,佐助反而还更生气了。鸣人是真懵逼,半天佐助才终于从那抿紧的嘴巴里来火地喊出一句:“不是说,从来没人陪你跨过年吗?”

“诶?”鸣人大脑瞬间当机了一下。

“我答应过的事情就不会反悔。”佐助托着下巴看着窗外,愈加地有越说越气的趋势。

 

“有人陪你跨年不好吗?有好多人都陪在你身边,很幸福哦!”前段时间放假时,两人无事可干,看了半天综艺节目,他好像是突然有感而发地就说了这么一句。

佐助就立刻吐槽他:“瞧你一副缺爱的样子。”说完还仔细地欣赏了他冒火的样子。

“很幸福吗?”之后还又嚣张地多问了次。

“当然啊,因为很热闹嘛,总比一个人待着好多了,一个人可是……”很寂寞的,这么多年的跨年夜,陪伴他的除了电视机就是外卖了。他也没说得多可怜,或者说他也不知道佐助为什么含笑看了他半天,以至于令他很想往那可疑的笑脸上揍一拳。

接着佐助就兀自说:“你那么可怜,那今年的跨年夜就委屈点陪你过好了,感恩戴德地收下吧吊车尾的。”

 

他不是没有上心,是因为他没想到佐助真的会上心。

 

而且他总是不知道在面对超出期待的事情时,该做什么表情,该说些什么话,便低头伤脑筋地想着该说些什么话补救才好。说实话,这感觉也还真的蛮不赖的,就好像忽然理解了水月为什么在兴奋的时候想唱歌一样。

“喂。”他听到佐助喊了一声,便抬起头去看。看到佐助有点古怪的表情,差不多类似便秘的那种,见他抬头还松了一口气。鸣人想了想,反应过来也不管人是不是还在生气,当着面就忍不住大笑了几声,这个人是以为他在哭吗?

他意识到现在就是示好和认错的大好时机。

“说真的,我只是想不到你还记得而已,毕竟你那么忙啊,还有那么多活动,而且……”他在佐助的刀眼下立刻就转过了话头,“超级谢谢佐助,佐助真是个大——好——人,我超级感动哦,不信你摸摸我的胸啦,我心跳好快的。”说完还真的伸手抓了一下佐助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上。

佐助被他抓住的那一瞬间,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只得忍无可忍地大喊:“你在耍我吗!”

鸣人只回应一串爽朗的哈哈哈。

 

说是一起跨年,其实也并没改变什么,不过是沙发上多出了一个人而已,不过鸣人还感觉挺满足的。途中他让重吾绕路去了夜市打包了一大堆夜宵,上车后佐助本来还想挑挑拣拣,不知道为什么触及到他的目光就很识相地避免了争吵,没有对此发表任何一个字。

茶几上堆满了吃的,包括鸣人一向禁止佐助喝的红酒和高酒精的威士忌,虽然喝酒不好,但是就一晚也没什么嘛,他想着。

“佐助真的喜欢演戏吗?”鸣人闲着无聊,问出了一个自己关心的问题。

“喜欢表演吗?会不会觉得这很累,毕竟你最开始只是想当个歌手而已。”

“难道我没有给你们带来很多快乐吗?在你们空闲时候,有了一个可以津津乐道的新闻。”佐助靠在沙发上懒洋洋地,嘴巴里却刻薄地反击着。

鸣人白了他一眼:“别那么敏感好吗,只是个单纯的问题而已,而且它是个出自于关心的话题呢!”

“最开始很抗拒,到现在也还觉得在大家面前表演很不自在,但你非要问的话——大概是喜欢的,它改变了我曾经对演员的一些看法,现在觉得能担当上‘演员’这个词的那些人真的很了不起。”佐助缓缓地说。“我没法保证一定会变好,如果我真的倾尽全力还是没有改变的话,大概那一天我就会放弃当一名演员吧,不再拍戏。”

“你是很了不起啊,会变好的。”鸣人说。

怎么听都只是随口的安慰而已,鸣人歪头思索片刻,也觉得好像不怎么有诚意啊,想起了某件事便摸向自己的包,找被他遗忘了好久的手机。

是几天前,好多粉丝一起拍摄的应援小短片,那会就发誓要让佐助看看的,但是工作太多便忘到脑后了,现在想起来,就找自己的微博翻了起来。

鸣人算是每天都在接触佐助的粉丝,这些粉丝基本渗透到了每个年龄层,里面更不乏在各个领域出色的人群。有时候鸣人在面对那些可爱的人时,都忍不住有点嫉妒了,尽管有那么多黑粉,但想到在佐助的背后有那么多人在支持,就觉得很温暖。

BGM是粉丝编曲填词的,视频还有很多佐助出活动时cut的片段,饭拍,很多图都没在网路上看见过。鸣人点开视频,当配乐出来的那瞬间,佐助就靠过来了,他喝了点酒,对常年不碰酒精的人来说,这么快上头是可以原谅的。

 

镜头微微晃动,佐助在镜头中走出来,那是某次半夜结束的在马来西亚的商演。粉丝还守在附近不肯离去,佐助下了车一个个收下了粉丝递过来的礼物和信件。

 

 

有人在低语,是声音在穿越

穿越那厚重冰冷的墙

有人在探索,是灵魂在挣脱

挣脱那坠入黑暗的夜

 

哦~我看见

哦~我看见

你万丈光芒

哦~我看见

哦~我看见

你在往前奔跑 

 

任时光变化如梭

 

    

佐助在听第一句的时候就静了,鸣人再次看这个还是会感到有些小震撼,主要是作曲写词的这位匿名人士太懂得佐助的喜好了。这种充满M83式的曲风,太高端也太迷人了,他相信佐助也完全被它迷住,因为怎么说呢,现在这个人已经靠在他肩膀上歪着头认真看了起来。

进度条进入到一半,非常普通的那一种,粉丝自己录的那种小视频,逐个举着小牌子真情告白。

 

有幸认识你。

你需要知道的是,你并不孤单。

很喜欢,很喜欢你,可以说上一万次。

来年也继续支持你。

希望你开心。

你值得最好的一切。

爱你。

 ……

 

最后比较出人意料,竟然是一位老奶奶在镜头前举着牌子,上面写着“你真的很棒”。

 

鸣人看了眼静静趴在自己身上的人,没过一会儿就看到特别关注的人新发了一条新微博,佐助转发了那个视频:

谢谢大家,你们也很棒。

 

这会爆炸的吧,鸣人笑着猜。佐助从他身上起来,坐回到自己刚才的位置上去,忽然说了一句:“我对得起她们这种喜欢和期待吗?”

鸣人没想到他会这么说:“那你认为呢?”

佐助整个人靠到了沙发上:“我希望对得起她们,我自己,包括你。”鸣人的心跳慢了点,而佐助还在补充,“卡卡西……任何觉得我值得的人。”

 

论坛很久没那么充满火药味过了,楼层也很少盖得那么快,管理员表示果然之前禁止谈及宇智波佐助是对的。

佐助粉丝的那一大段回复引来了大批路人,很快那下面又来了一层。

 

“旗木卡卡西是金牌经纪人,他捧的人基本没看到不红的,宇智波佐助拿到的资源也都是最好的。可能zz的粉丝还不知道我们真正嘲他的是什么,不用文替武替的确值得赞扬,在现今用替身泛滥的现象下,他在这方面算难得的。不管他唱功多好,或者在音乐这方面多有造诣,名牌大学出身再好,这都抵不过他没法真正地去进行表演。

作为一个演员,这是最差劲,最不够称职的一件事!

希望他的粉丝们知道,在你们帮他说这些加分题时,别忘了,作为观众我们是绝对有资格评论他好坏的。

《太空旅行者》还是能从中看出带土的野心,但也得承认为了票房考虑,他还选择了卖演员。ZZ一向被人笑称面瘫影帝,带土想必不是第一天知道,从这次的宣传看出带土确实也有违他之前的风格。我知道这有时候不该全归咎到演员的身上,但是当电影人都开始跟随起现在娱乐圈的这种畸形潮流,说实话就感到有些齿冷。

路人只想讲一句,只要ZZ依然在拍戏,只要他依然还无法改变,他肯定还是要面对这些评价。

ZZ需要的是进步,粉丝需要的则是放宽心。

By:一个吃瓜群众。”

 

这个走向,令帖子又涌进了一波黑,最后,某个看了全程的路人不禁回了一句:

为何今夜就不只谈风月呢?

 

已经接近零点了。

九、八、七、六……主持人和观众正在呐喊着倒数,然而要跟他庆贺跨年的人现在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鸣人看着一片狼藉的客厅,便提前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腰隐隐作痛,同时也有些哭笑不得。

五、四、三、二、一。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两个声音同时冒出来。佐助刚还在昏昏欲睡来着,这会也强撑着意志来朝鸣人祝福,他没有忘记这个夜晚是该陪一个寂寞的小助理度过的,或许已经不仅仅是助理了吧,是——朋友,早就是朋友了吧。他当然知道媒体和观众需要的是什么,是尴尬、伤疤、难堪,是任何博眼球的话题,所以他只得卯足了劲让自己不出错,偶有诽谤或他的坏新闻出现,鸣人就总当他是一个容易碎掉的玻璃人,他起初非常厌倦,后来放弃挣扎后却渐渐在其中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和触动。

也许他才是那位,他最该欠他一句谢谢的人。

 

鸣人看着某人强撑过了零点实在不容易,就稍微拍开沙发上的瓶瓶罐罐,把人扶到卧室里去,然而没想到喝醉的人却怎么都不配合。眼看一个趔趄,他差点跟着要一起摔跤,鸣人忍不住火起,骂了一声:“我靠,怎么喝多了还那么作,扬什么手,是想唱歌还是怎么啊。”

谁知摄入过多酒精现在眼睛带着醉意的人,走路都踉跄了,听闻这句,却笑了一下,说着就真的一跃站到了床上,那抬长腿跨大步的姿势还真是有点偶像巨星的风范:“鸣人,来一首《Superheroes》。”

鸣人忍不了,一下子笑出来:“你有病啊。”

 

佐助觉得自己现在肯定是有七八分醉了的,不然也不会觉得有些恍惚,时间都像慢了半拍,以至于感觉呼吸突然也都慢了一下。娱乐圈就像战场,它确实就是一场战役,但是他却忽然生出一股无所畏惧的骄傲与勇气来。人就是那么恃宠而骄,就像知道自己不是孤身奋战后就禁不住沾沾自喜,心满意足,他整个人就像飘上云端,脚下是绵的,目及一切都像蒙上一层隔着玻璃的朦胧感,心上却很快意。

但是《Superheroes》的歌词却像同他作对一般,仍是想不起来一句,它们曾经震耳发聩,它们曾在无数黑夜中冲他歌唱。佐助蹙着眉头试图抗争着酒精带来的偏头痛,还试图令不清醒的大脑忆起那些本应熟烂于心的歌词,未果,没过一会却又开豁地释然了,只好张口真情实意地就说:“鸣人,我很开心。”

鸣人默默地怔了一下,先是感觉被针扎了,又猛然觉得内心像渗透了股温暖的源泉一样,它们静静流淌过他的血管、四肢和嘴唇。

当然,你开心就好啦。

他没将这话脱口而出,因为逞强而站着的人差点没以头抢地扎下床,鸣人手忙脚乱地托住他的上半身。醉酒意识全无的人是沉啊,真沉,鸣人把人规规矩矩地安置在床上,今晚这身定制的成衣看来是真没法拯救了,领子和袖管完全皱巴成一团。鸣人将佐助的西装外套轻轻脱掉,再把里面的衬衫开了两个衣扣,把裤子剥掉还好奇心过剩地看了一眼躲在内裤中的那坨凸起,又暗自地咋了下舌。

“开心就有理穿鞋踩到床单上吗?万恶的公主。”鸣人替人把鞋子脱掉,又把被单抖了抖才给人盖上。

室内的温度刚好符合人的体温,睡美人正安静地沉睡着。其实他庆幸佐助喝醉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比如有些人动不动就逮着人亲,抱着人哭或是意识完全懵了可以往马路中间大小便。佐助还是很符合冰山美人的称号啊,鸣人又不由得发怔地看了他好一会儿,可能这样子睡个安稳的觉都有点奢侈吧,他帮人把额前的发拨到了一边去,五官更清晰了,只是睡梦中的人好像口渴般地滑动了下喉结。

鸣人只得认命地起身去倒了一杯温水,还从浴室拧开湿毛巾,回到床边喂了水,再顺带擦了一把脸才算完。

 

他当然不是公主,亦或说公主只是他对佐助的某个爱称而已。鸣人想即使就算迪士尼所有的公主中也找不到这么一个吧,他充满幼稚的求胜欲,有极为骄傲的自尊心,高贵又充满美丽的人格与灵魂;他有时就像是一面碧绿的湖,鸣人偶尔能从其中看到一部分世界的倒影,湖面纤尘不染却又无法探知深度,湖中又有何物,但是当微风吹皱它,鸣人总会得到新发现。

 

你知道你有多么好吗?你知道你正被多少人爱着吗?

鸣人站在床边看着他默默地想。

好梦,佐助。

他无声地笑着,熄掉了灯。

 

 

tbc

 

  138 18
评论(18)
热度(138)
  1. DERL-秃杉 转载了此文字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