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佐鸣】夜行者

配对:Sasuke/Naruto

梗概:交易炮。流血、暴力(半强迫)、瞎bb

<<<

他嗅到了血腥味,如同甘甜醇美的毒药,当风送着擦过他的鼻尖,全身的细胞猛然间都狂躁地战栗,他几乎发起抖来,身上的每一个毛孔、每一寸皮肤和每一滴流动的血都在兴奋地呐喊狂欢。

他真的成为了一个如同野兽般嗜血的夜行者。

佐助抬起腿时厌恶地看了一眼横地的尸体所在他裤腿上沾染的血,他能嗅出每个人血液中的差别,有些如生锈般惹人反胃的口感,有些是劣质的酒精,而更多是毫无味道的寡淡如白开水的味道。

但是这个人不同。

佐助的鞋底陷入柔软的青草与泥土中,脸上的表情冷淡到几乎没有变化,他看起来似乎已经快死了,奄奄一息,浑身都染着血,有些是别人的,但更多是自己的。它们是新鲜的、温热的、甜美的,他所踏入的这块区域,空气已完全像被浸泡在了其中——简直是令人发指的浓烈。佐助深深地呼吸着,压制住因被这道气味而产生的类似高圌潮般的快圌感。他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地准备看着生命的逝去,并不打算出手。他的呼吸很微弱,胸膛的起伏几乎没有,他的味道很好,非常干净,纯粹,是他闻到过独一无二的那一种,这种人是非常少有的。

但佐助并不打算出手。

救一个人类是非常冒险的行为,会打破夜行者的规则,不值得,得不偿失。他完全可以控制自己抵抗这个人血液的诱圌惑。

“呃……”

那双圌唇溢出了一声虚弱、无力、徒劳挣扎的呻圌吟。

佐助审视般地看着他,再抬头环目四周一圈,这是战场,小型战场。每天这种残酷的厮杀,为了生存的游戏在世界每处角落都在上演,每分每秒,无时无刻。显然,这里的厮杀刚结束不久,胜利的人已经离开了。

他的运气很好,但是这种苟圌延圌残圌喘可能反而会痛苦。

躺着的人发出一串折磨的低吟,缓缓睁开了眼睛,他几乎花了好长时间才让自己目光定焦。

他是到了天堂的某处的入口吗?他是真的在这场战斗中沦落成彻底的失败者吗?要不然,他怎么会看到长着羽翼的天使,他是真主的使徒吗?他是否来接他渡过地狱的黑色之河。

嗓子很甜,鸣人翻过身吐出几口血,他拽入手中的披风是湿圌润的,冰冷的,冷到他牙齿打颤,青草的和雨水的味道争先恐后吸入他的鼻腔,他还活着,天堂也好地狱也好,是不存在任何感觉的。

佐助站在这里也能听到他的心跳,那颗方才还微弱跳动的东西,现在又有力地充满节奏地重新跳动起来,佐助在诧异的同时被他猛然拽住披风,他惊慌地不由自主退后了一步,尔后反应过来又嘲笑起自己可笑的反应。

鸣人浑身冷到打颤,他能明显地感受到身体里的血液在快速流失,浑身都是伤口,他不禁曲起身体打成一团。

血蔓延到了佐助的脚边,淌在他的鞋底下,以极快的速度从那些被破坏的、崩裂的皮肤和伤口中涌圌出。

天哪。

它们犹如在他的舌尖上跳舞,浸满他的味蕾,在他的唇腔里逗留与回香,他已经很多年人从未这么渴望过一个人类的血,它们撬动着他的神经,佐助只觉得全身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热潮,理智的防线虚弱地如同被冲开了一处突破口。

“救……救我……”他的披风被拽紧,佐助冰冷地看着在挣扎的人。

这会付出代价。

他的眼睛像海洋的颜色,佐助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将自己的羽翼打开将人完整地包裹住,它是世上最温暖最抗寒的羽毛,身下的人立刻打了一个颤栗。

“告诉我……你的名字。”佐助的语速缓慢,唇圌间吐出的气息冷得像冰一样,这是全部夜行者的特征,他们避世,擅于站在高高在上的位置看着人类双败俱伤后再从中轻松地获利。

他的唇色灰白,双圌唇颤动半天才能吐出几个字来。

“鸣…鸣人……”

“好的。”佐助垂下脑袋,几乎就离鸣人的脸咫尺,他只要轻轻一低头,唇就能轻触到鸣人的额头。“好的,鸣人。”佐助笑起来,就像云流动了,风流动了,水流动了,它令一切美好的东西运作,散发着耀眼、魅力、诱圌惑的光芒,“我们来做个交易。”

刚被亲吻时,他先是被吻住了鼻尖,他瑟缩了一下,接着是唇。他尚未能从喉间发出一声,然后感受到了一条湿圌润的舌,他来不及惊讶,后面便是像麻痹住他的冰冷。多么冷!多么冷!像是地狱里恶灵所待之地的极寒,鸣人猛地退后,一只手插进他湿漉漉的短发中紧紧地扣着他的脑袋。那条灵活的、湿圌滑的舌头翻圌搅着他的唇齿,鸣人被冻着浑身哆嗦,胃部如饮冰般疼痛,但是身躯却是温暖,他在逐渐变得干燥、暖和。侵入者用力地舔shì着他的舌头,那并非是通常寻欢般的亲吻,鸣人只觉得舌头疼痛到发麻,血腥味逐步蔓延在他们的唇圌舌之间。

然后他听到了一声喟叹。

满足的、饥饿的、渴望的——一种尚待安抚的欲圌望。

鸣人情不自禁地扭动着,在紧紧箍着他的,结结实实压着他的男人身下近乎于放圌荡、失控地扭动着。

他感觉到身下有坚硬的东西抵住了他的下圌体,他惊愕地在对方离开他的唇时发出惊叹,然后那勃发的欲圌望便用力地撞击着他的会圌阴——麻,痛,恐惧,变圌态的快圌感,疯了!鸣人不知所措地瞪大眼睛,这是一种灭顶的恐惧,在他搏斗,遭遇袭圌击,甚面对死亡威胁时从没有过的。

点我进入,换个链接

 

 

 

评论是写文的一大动力,谢谢大

  260 31
评论(31)
热度(260)
  1. 奉为羽秀秃杉 转载了此文字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