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杉

唯有爱可写/做一个勤快的人

 

【佐鸣】Just a Kiss

配对:Sasuke/Naruto

简介:原著AU,17岁左右的年纪,佐助和鸣人出任务然后因为剧情需要他们理所当然地两只手被拷在了一起,就跟TV414差不多吧!任务结束的隔天就是情人节,所以他们在期间经历了各种心跳加速面红耳赤不可描述类的情节,但他们都认为自己直得不能再直了!哎,有时候基佬就是有这么的愚蠢!然后鹿丸小樱牙都很愤怒抓狂地对他们翻白眼,吐槽他们为什么还不快点去上床。鸣人和佐助真的很懵逼,是的,他们一再坚持自己都是直的,然后他们回家佐助说要不就做个实验啊。就是彼此对视三分钟!然后他们在过了三十秒就开始紧张地手心冒汗……

什么17岁,15岁吧,不能再多了。

一看就知道是不正经,非常神经和SB的文对吧,深夜梦游不知道写了什么。正文并不如简介好看,真。


祝我们小可爱栗子,生日快乐!爱你~

 

<<<

佐助明白,当然明白这一点:在面对自己的猪队友时,深呼吸,保持冷静,绝对不能因为漩涡鸣人这个宇宙级的笨蛋,就失去自己引以为豪的自制力,但是——

“混蛋佐助!我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在五年前跟你分配到了一个组呢!如果不是因为……混蛋,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等……”鸣人还有一肚子的气还没撒完,就被佐助用一股难以形容的巨力拉走了,惯性令他的脑袋狠狠地撞到了佐助的后脑勺上,两个人同时发出了“嘶”的抽气声。

他的鼻子火辣辣地疼,闻到一点腥味,就像流鼻血。鸣人刚刚这么想,一道温热的液体便沿着鼻腔里流了出来。

“呜!”他尚未反应过来之时,一只手先伸了过来,两根修长而白皙的手指在他眼前一晃,精准地捏了他的下巴抬

了起来,两秒钟之后,那冰凉凉的手指拿着一段绷带划过了他的脸颊。佐助帮他擦掉血,嘴巴里也并没有闲着,十分刻薄地张开口说:“捏紧鼻梁。”

命令式的语气,好的,忍,毕竟他真的有在帮忙。

“捏紧鼻梁,白痴。”但结束的后面那个词就不行了!由谁说出来都没有宇智波佐助这个混蛋说得有杀伤力,充满鄙视轻蔑取笑超级无敌混蛋的口吻,他已经听了快十年了。

他想说点什么,可是无奈一开口说出话,鼻血就会又开始狂流个不停,老天都不帮他!他泄气地仰着脖子,这个角度使他能清晰无比地看到,佐助完美的下巴线条和那双欠扁而刻薄的嘴唇。他先是听到很低的一道怪声,佐助缓缓地噙起嘴角笑了一下,重重地帮他擦了一下嘴唇边上的血痕,淡淡地闷笑:

“在做蠢事的天分上,你可真是个天才。”

鸣人只能乖乖地任由他笑,一边不服气一边觉得是不是失血过多了,不然他怎么会感到一阵阵奇幻的晕眩感呢。

我不跟你计较好吗!谁让你只有我这么一个交心的朋友呢!要多包容。他只好在心里宽容地想着,毕竟大家都早就知道宇智波佐助有多么的混蛋了。

 

这是这件操蛋事的起因。

 

 

“就……”鸣人突然脸都红了起来,“他们干嘛要那么说啊。”他底气不足只好故意粗声粗气地大喊出来。

“唔……”佐助显然却根本对此事毫不在意,只是敷衍地从鼻子里哼出那一声鼻音而已!

他干嘛总是那么混蛋,鸣人几乎要跳起来打他。

“别动,白痴。”佐助对他即将陷入狂躁的情绪不为所动,因为他的动静太大了,牵扯到了他们那个因为意外而相互连在一起的手,影响到了他看卷轴,还不太高兴地哼了一声,对他下达命令,“安静,鸣人。”

他就不!鸣人泄气地一屁股坐在床上,床垫很是明显地下陷了,佐助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可是早就习惯了他锐利目光的鸣人,对这种注视可谓是不痛不痒了!再说,他现在在不高兴呢!怎么也不能让佐助高兴!他现在就是需要人陪着,就是需要跟人分享一下他的烦恼。

过了片刻,佐助终于看完了那个忍术的详细资料,才抬起头来看他一眼,语气十分的平淡:“你干嘛要那么在意呢?谣言止于智者,只有白痴才会真的那么当一回事。”

鸣人被他这句说得几乎都要跳脚了,为啥这个家伙能那么淡定啊!他难道不知道现在外面正有着些什么传闻吗?他难道不知道每次他们一起出去的时候,就有许多过于热切的目光在注视着吗?他难道真的不在乎他们被大家误认为是基佬吗!

这可真的是太难以置信了!

“当然,这可是关乎于我的名誉!”他义正言辞地声明。

佐助立刻不给面子地笑出一声来,他可是很少那么笑的,是吧?他可是非常高冷的人设,是个酷哥,从来笑不露齿,口头上也只是经常地“哼”那么几声。

“你为什么要笑?!”鸣人真是气死了,“我哪儿说得不对了!”这可是非常影响他找女朋友的!

 

他们这些天总是去同一个地方解决伙食问题,是的,就像昨天和前天一样,他们必须出门填饱自己的肚子,他们又一次地去了一乐。因为佐助在这次划拳的赌注中又输了。从来没有人能从鸣人这边赢过这个呢。

佐助对此的评价是,因为蠢货们都太笨了,上帝必须要在好运这方面上帮个忙,不然笨蛋们的人生就实在是太悲惨了。

鸣人听着就想打人。

然后他们再一次地在那个时间点里见到了木叶小强众人,鸣人都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那么爱吃一乐了呢!在他们进去之后,大伙都跟他们打了一声招呼,佐助当然是不咸不淡地应着,鸣人还从来没见过他充满热情的时候咧!

就因为上次的任务,他们的手被拷在了一起,行动非常不方便。佐助只有右手是自由的,而他是左手,这就很难办了,他并不擅长用左手吃面啊!因为这个麻烦事,佐助早就提醒过他必须要找个可以使用勺子的食物。

可是……他就是爱一乐呀。

“你的右手不是空着的吗?”他都没发觉这句话哪里有什么问题。而佐助在初次听到他说这话时还有些吃惊地看了他一眼。

“我不会喂你的。”佐助干脆地拒绝了他。

“好吧……”他也早就猜到是这样,虽然左手使用筷子非常不方便,但是为了拉面,他依然认为可以值得试试的。最终证明,他果然是高估了自己,第一次开始尝试时,鸣人就被拉面的热汤溅了满脸,面条基本都掉出碗外边去了。佐助对此无动于衷,是的,这个混蛋,即使是看到他这样也依然泰然不动!

在佐助即将要吃完他那份的时候,鸣人忍不住了,他早就忍不住了,他可是饿死了。这么一大碗的拉面在眼前,却无法将它们送入口中的感觉,简直就是地狱!于是,他讨好地拉了拉佐助的袖子,在对方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看他之时:

“拜托!佐助——”

“没门。”然而佐助却如是说。

他真的很坏!他应该在对方晚上睡觉的时候在他脸上画乌龟,画最丑的那一只!他应该在他熟睡的时候用枕头将他捂死,或者是扒光他的内裤,拍下他的遛鸟照贴在火影岩上,让全木叶的人都看看他宇智波佐助的小鸟!

 

在他想这些有的没的时候,也许是他此刻脸上的表情太过可怜了,佐助欣赏了那么一会,才冲他笑了一声。

“你知道我从来没伺候过谁吃饭对吗?”佐助循循善诱地说。

“是的。”鸣人有点犹豫了,他发誓在佐助的眼睛里看到了小恶魔的光芒。

“所以你得知道我是不会免费地为你服务的,对吗?”佐助说。

“说出你的条件!”鸣人拍上桌子。

佐助微微一笑,凑到他的耳边来,轻声地说:“鸣人……说我是最强的。”

鸣人傻了。

然而佐助却还没完,他依然贴在他的耳朵边继续地说着:“而且,你还要当着木叶小强们的面大声说出来。”

鸣人顷刻间瞪大双眼,用看变态的眼神狠狠地瞪着他,理解了佐助的话后,他又气又恼,简直啥都说不出来。最终他只能狠狠地推了一下佐助的胸口,让对方离他远点,才感觉到自己重新能够呼吸。

他气恼地看着混蛋,对,就是佐助,那个家伙正露出恶魔般的微笑,用那种最欠扁的获得胜利的微笑看着他。他才不会上那人的当呢!就算不吃一乐拉面他也可以很好,他也不会被饿死……

他凶神恶煞地凑近佐助,低低地对着佐助咒骂着:“佐助,你就是个混蛋!”

“是的,我一直是。”佐助很愉快地接受了这个称号。

鸣人有点没撤了,拉面可真香呢,他垂着头坐在那儿,显然内心正在进行着一番非常激烈的挣扎。因为渐渐地,他的双颊就开始慢慢地涨得通红,不仅如此,就连脖子和耳朵都晕开了一层粉红色。佐助有点儿惊讶地看着他,然后,鸣人就在他的目光中抬起头来。

鸣人冲着对面的木叶小强们问好,便气沉丹田地使足了一股劲,通红着脸大声地说:“佐、佐助……”

鸣人忍了忍,快点吧!愿所有的火影大人都助他一臂之力,让他顺顺利利、痛痛快快地大声说出来!

佐助被他忽然的一声吓了一跳,大家显然也是。鸣人不知所措着,佐助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突然冲着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还鼓励了他一下,他的眼神仿佛在说“你行的”。鸣人真的最讨厌他了,宇智波佐助是捉弄过他最多次的人,可是多难以置信,他居然也顺利的被他安抚了。他感觉双颊热得要爆炸了,脸红得像要滴血,他豁出去了,这一刻,他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他饿!他想要吃拉面!他最爱的、宇宙一级棒的拉面!

“佐助是木叶最强的!”

——噗呲。

 

佐助最先笑了出来,尽管他很快就用手挡住了唇,可是肩膀上的抖动却出卖了他。然后,接着过了两秒钟,木叶小强们顿时也一起发出了一阵爆笑声,他们开始纷纷打趣:

“鸣人你终于承认佐助了吗?”牙的。

“你们今天这个是什么造型啊,SM的新玩法吗?”井野。

“鸣人君脸好红呢……”雏田。

“谢天谢地,第七班能够正常地出任务了!”这是小樱。

“又何必说那么大声。”这是鹿丸对他充满同情的总结。

鸣人说完才觉得太耻了,真的是太耻了!!!他迅速地扭过头去,最可恶的是佐助居然还在笑,这个恶劣的人!最后,佐助才像是良心发现般,拍了拍他的脸,声音超级正常,一点笑意也没有了。

“好了,现在该到我来兑现承诺了。”

“你不准再睡我的床了!”鸣人转过头来凶巴巴地对他低吼。

“那我就回宇智波大宅去。”佐助反应倒是很平淡。

鸣人是不会跟他一起回去的,毕竟佐助的父亲有些太过于严肃了呢,他在那里呆着只会浑身都不自在。

佐助用筷子卷了一大口的面条,然后看着他。

鸣人的火气顿时就下去那么一点点点了,可是想想自己作出了那么大的牺牲,就为了这么一次太不公平了,这个玩意可是三天才会消失呢!

“你要每次都这么喂我。”

“为什么。”

“因为我够不着!因为你是个混蛋,行吗!”鸣人没好气地说。

佐助挑了一下眉,显然是不想接受这个理由,看到他怒视的目光后才非常勉强地点头同意了一下,拜托,他干嘛非得要露出这么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他想说点什么,然而,佐助却将面送进了他的嘴巴里,鸣人吸溜着面条,很快也就忘了自己想要说的是什么了!

他太好哄了,某一个瞬间,他自己在脑海中闪过了这么一个想法。

 

佐助喂完他吃了一整碗的拉面,因为他太生气了,最后不得不是佐助做出补偿买了单,鸣人决定下次来的时候要吃多两碗!

然后,噩梦就是从那之后开始发生的。

第一天还是风平浪静的,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他和佐助的照片被刊登了在木叶的八卦报纸上,你瞧,木叶现在就是这么的闲,忍者就是这么的没有尊严!怎么能不通知一声就上报呢!报纸里是佐助喂他吃拉面的照片,还有他们的手被困在一起走在路上的照片,更甚的是,小樱和井野也拍下了那些照片,它们可比在报纸上的看起来清晰多了!鸣人和佐助在第二天出门的时候,都能在路上看到有小姑娘们排队要买这些合照!鸣人非常费解,因为佐助很受欢迎,所以他的照片很热销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可是,这是他和佐助的合照呀!

他们第二天的中午依然是去了一乐拉面,那时候他们都还没有发觉哪儿不对劲,顶多就是,他们被拍了他们被上报了他们的照片被卖出去了,除此之外,他们都单纯的一无所知。然而在佐助再次喂他吃面之时,鸣人感觉到了木叶小强们热切的目光,以至于令他都不太好意思把拉面吸溜得那么大声了。

而那天,直到回去的时候,鸣人才从大家的嘴里听到了,他和佐助被认定是基佬的事情,在大家眼中他们俨然已经是一对了!为什么?!这事佐助他的爸妈知道吗!

以上就是全部的发展经过,正是因为发生了这些事情,所以开头的鸣人才会对佐助的淡定发出那些恼火的疑问。

 

现在,是第三天,他们依然坐在一乐的店面里。

“你知道如果不想再惹人非议,你就不要再来这个地方?”佐助说这些的时候不无对他的鄙视。

鸣人很是语塞,但是……难道因为这些原因,他就要和佐助在家一起吃泡面吗?佐助这个人可是一丁点也不喜欢吃那个东西的。

“你们为什么还不去上床?”小樱突然用了一种非常忍无可忍的语气夸张地说,她脸上的表情表示着她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了。

“我的包里有保险套和润滑剂,有五种口味的,如果你们需要可以随时找我,我会很乐意给你们送上门去的。”好的,井野也不甘示弱。

“这消息确实令人震惊,但是我还是祝福你们,鸣人,佐助,希望你们要幸福!”是的,李,没错。

“鸣……鸣人君,开,开心就好呢。”显然是雏田。

“真是麻烦死了。”鹿丸被夹在中间,一脸的很想死。

鸣人对此表示真的很崩溃,他看了看佐助,对方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根本不在乎这些流言,这对于他来说一点伤害都没有!可是,鸣人就不行了,为什么要和他传出八卦的是这个家伙呢!他可是绝对不允许的。

“为什么?”他是真的茫然极了,他虚心请教,“为什么你们会觉得我和佐助是一对?”

对面顿时迎来了非常整齐的抽气声。

佐助对此简直不忍直视。

“难道你们不是一对吗?”小樱不服气地说,“你们就差直接在脸上写了,我他妈喜欢你,我也真他妈喜欢你。”

井野附议。

“你们难道是真的在认真地询问这事吗?”她不可思议状,“我们不是第一次看到佐助摸你的屁股了好吗?而你,鸣人,你也不是第一次对着佐助脸红了,你知道吗?你每次看佐助君的眼神都像是在谈恋爱!”井野严肃地指出。

鸣人和佐助简直目瞪口呆,他们看了彼此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同一个疑问:我们有吗?

“是的!而且鸣人君非常喜欢追着佐助君跑,鸣人君骂佐助君就行,但是别人不允许。”李陷入了回忆中。

雏田则脸红地看着他们,鸣人热切地盼望她能说些什么,最终她却只是脸红地低下了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她犹如蚊子般细小的声音,仍然成功地传进了鸣人的耳朵。

最后一个,鹿丸。

鹿丸非常不耐烦,他抬头瞥了他们一眼,犹如在看两个傻瓜,他总结道:“你觉得你们现在的姿势非常有说服力吗?”

 

在夕阳快西沉的时候,他们回到了鸣人的家中,鸣人困惑极了,然而他不太敢跟佐助提这件事,因为佐助这个天才似乎也犯了难,对方可是从刚才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呢,他看起来就像在思考,困惑而认真地在思考。

哎……鸣人打开门口,忍不住唉声叹气了一把。

“你觉得……”佐助在他旁边说。

“什么?”鸣人拍上门,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刚才同伴们对他们下了一大堆的判断后,现在他对着佐助都有些不自在了,仿佛他真的就对佐助心怀不轨,仿佛他真的就对佐助充满了自己都不察觉的爱意。

鸣人对上佐助的眼睛,佐助显然也和他有同样的想法,因为他们在对视的那一瞬间,两人同时都脸红了。鸣人脸直发烫,感觉胸口怦怦直跳,这种感觉简直太陌生了,他竟然面对着佐助感觉到了难为情!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想要知道真相吗?”佐助忽然说。

“什么?”鸣人转头看着他。

“证明这谣言到底是不是真的。”佐助酷酷地说。

这句话显然是非常有吸引力的,鸣人为此不得不点头。

 

坊间传言,当判断自己是不是喜欢一个人的时候,那就玩个游戏吧!三分钟的对视游戏!两个人要互相看着对方,目不转睛,不许有任何的分心。

佐助和鸣人坐到了床上去,他们彼此都面对面地坐着,鸣人对这个游戏表示了疑问,因为对视这有什么稀奇的呀,他难道没有和佐助对视过吗?所以对这个游戏,他可是有些不放在心上的。但是佐助很认真,他就像是一个积极的努力的、在试图解出这个难题的小科学家。

鸣人被他这股严肃的劲牵连,不免得也有点紧张了起来。

 

他们对上彼此的双眼,这有点好笑对吧?鸣人呆呆地看着佐助,佐助也在认认真真地看着他,好吧,这确实有些傻。然后两人都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鸣人看着佐助的笑颜,他注视着佐助漆黑的双眼,佐助也同样地正看着他,鸣人能感受得到那一道锐利而热切的目光。好吧,这是他们彼此都非常熟悉的脸,他们认识了17年,是的,从一出生他们就认识了,除开家人外,他们第一个学会叫的名字,就是对方的。这确实是挺感人的了?

鸣人看着佐助的五官,不得不承认,他的这个混蛋朋友有着一张非常俊俏的脸。

但是,这为什么会那么尴尬、为什么会那么感到不自在、为什么这么的……

才过了十五秒,鸣人就忽然想要低下头去了,因为他居然开始慢慢地在佐助的注视中脸红了起来,脸颊烫的感觉太明显,所以他知道自己脸红了。然而没过一会,似乎被他影响,佐助竟也有些不自在了。佐助有点狐疑地看着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也在闪烁着,表皮层下的皮肤竟也开始有点微微地红了起来。

鸣人的心跳老快了,毕竟面对着这个脸红的佐助,感觉实在太过于新奇了。而且!佐助这个混蛋为什么不说话!这……这只会令他越来越紧张。所以,他便在这种奇怪的氛围中,不禁抓了抓床单,还咽了咽口水。佐助的脸很近,鸣人忍不住想往后仰去。

他们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最终,像是到达了某种极限般,两人都忍不住同时地扭过了头去,鸣人脸涨得通红,他连脖子都红了。而佐助抿着唇,白白净净的脸上依然能看到那层粉红。

所以……

这个游戏是有效的,对吗?

他们都同时地想到了这个,偷偷地都看了彼此一眼,结果目光撞了个正着。

    

鸣人使劲地推搡着佐助的胸膛,他极度紧张的时候总是会犯口吃,这回也不例外。

“佐、佐助、你……你干干干嘛呢!”

佐助朝他扑过来,整个人抱住了他,他笑了笑,用确信了某件事的快乐的口吻说:

“好了,现在新郎要亲吻新娘了。”

 

 

 

 

 

 

 

彩蛋一:

再强大的忍者也得接任务,这些任务从D——S级不等。鸣人和佐助这次两人小队的任务是强度并不高的B级,目标是抢回雨忍村从火影塔偷走的卷轴,事到如今,卷轴是已经到手了,然而他们并不能说完美地完成了任务。

他脑子里闪回了刚刚和卡卡西聊天的那一幕,卡卡西对此也束手无策,暂时令他们待在一起,直到找到解决的方法为止。

不是说,鸣人抗拒和佐助相处,留宿这种事在他们一起出了那么多的任务后实际上已经变得非常稀松平常。只是只有一只手可单独活动的感觉真的不是那么爽。鸣人抬起胳膊用力地拉了拉,佐助立刻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你还真是不肯死心啊。”

“佐助都不会不习惯吗?”鸣人撇了一下嘴。

“感谢你不厌其烦地一直活动着我这条胳膊,说实话,现在我已经相当习惯了。”佐助说,鸣人真讨厌对方总是能这么面无表情地说出暗藏讽刺他的话来。

“那……”他有些不大好意思了,“那现在,住谁家呢。”鸣人说。

你看,他们现在被拷到了一起是吧?而且目前连卡卡西老师都束手无策,只能等着了。他和佐助现在就像连体婴一样,谁也离不开谁,自然得先说清楚晚上到底该回谁的家。佐助家么,他也去过好多回了,可是……思及此他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尖,有些近乎于口吃地说:“鼬,鼬哥……”

“不在家。”佐助说。

鸣人抬起头去看着那人,果然佐助坏死了,已经噙着嘴角正用着非常欠揍的表情取笑他呢。

“那就去我家吧!”

佐助当然只能点头同意了,因为每当吊车尾的去他家,而他家里只有自己的父母的时候,鸣人就害羞。

月色真好。银色的月光薄薄地笼罩在这片大地上,木叶的风永远是最温柔的。

“佐助。”

“嗯?”

鸣人忽然就那么在路上停了下来,佐助疑惑地跟着顿住脚步,侧过头去看他。鸣人被佐助过于锐利的目光看得有点面红耳赤,当然啦,这可是他一路都在想的问题呢!这可真的是太重要了,他从火影塔走回来的第一步就已经开始在想了,然而他们已经走过了两条街,眼看着就要到了那间24小时便利店,如果他再这么磨磨蹭蹭的,那就没有机会了!

鸣人轻轻地咳嗽了一下,脸上浮出浅浅一层的红晕:“我,我可没有能给佐助穿的内裤。”

佐助瞪大眼睛看着他说出那句天才般的发言,伸手弹了一下他的额间,轻松地拉着人走起来,“买就是了。”

“你为什么能这么直白地说出来啊混蛋!”

“那是因为你一直都过于害羞了吧。”佐助咬唇反击道。

“才没有!”鸣人涨红了脸,最重要的是佐助还不明白吗?这真的非常像好色仙人在某本亲热天堂的写的一段情节。可那!完全是一本色情小说啊。真尴尬呀,为什么好色仙人就不能靠点谱,为什么还不禁止他这个未成年人翻阅,鸣人发誓,下次绝对不要再看那些三流小说了! 

 

 

彩蛋二:

“佐助。”

“什么?”

“会和鼬哥比JJ的大小吗?”

“你脑子里都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是说兄弟!兄弟之间洗澡的时候不就是会比这个吗?”

“噗呲。”佐助终于破功地笑出声。他在花洒喷出水花的那一刻转过身来,两人坦然地全身赤裸地面对着。

“你想怎么比?”佐助含笑看着他,脸上全是忍俊不禁的笑意。热水氤氲地升腾在空气中,佐助的身躯是矫健的,肌肉恰到好处,有性感的人鱼线,皮肤很白,所以很容易就会被刺激得变成粉红。佐助欺身地压过来了一下,鸣人连忙退后了一步,后背贴到墙壁上,一道黑影笼罩在自己前方。

“干什么总对兄弟间的相处这么感兴趣啊。”佐助说。

“因为我没有啊!好奇行不行,好色仙人……”鸣人不服气地嚷嚷,话没说完就被佐助打断。

“少看那些不正经的低俗小说,去阅读忍者手册不更好?”佐助说。

“谁会看那些啊。”

“不会比啊。”

“什么?”

“谁会比那么无聊的东西,而且……”佐助低下头去真的很认真地打量着他的下体,鸣人感受到他视线的那一瞬间只觉得菊花一紧,心都要跳出喉咙了,手掌不自觉地伸到裸露的下体前遮挡着。拜托!佐助你可真是个天才?!

佐助被他猛然间的遮掩愣了一下,随后不爽地拍掉了他的手,撇了一下嘴,嫌弃地表示了一下。

“谁会看啊。”

那就不要一直盯着看好吗!会再也硬不起来的!鸣人无声地在内心尖叫起来。他缩回被拍得火辣辣的手,把佐助连推带挤地拉到喷头底下去。

佐助仰着脖子任由水流冲刷着额头,对他隐约笑了一下。鸣人怔了怔,傻乎乎地任由佐助隔着水花静静地看过来,那道目光既不含带着往常的取笑,也不是任何打量的视线,就只是——看着而已。鸣人在快被他看得莫名其妙到不知所措时,佐助却转过身去了!

 

 

彩蛋三:

佐助:亲我一下。

鸣人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脸红了。

佐助:快亲我一下。

鸣人傻乎乎的,便脸红红地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佐助(微笑):好了,现在新娘也亲吻新郎了。

 


 

 完

  458 20
评论(20)
热度(458)

© 秃杉 | Powered by LOFTER